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八章 杀猪刀

    都不等林捕头从拐角走过来,刘元等三人主动迎了上去,“林捕头……”开口刚说了个名字。

    三个人齐齐愣住了,只见丹橘这丫头从林捕头背后的房檐阴影下走了出来,笑呵呵的提起手里的菜篮子晃了晃说道:“我买菜回来啦。”

    颗颗晶莹的水珠从篮子里往下滴,半截鱼尾从孔里倔强的钻了出来。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林捕头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这姑娘是你们客栈的厨子吧,我路上偶遇,便带着她一起过来了。”

    “走,别傻站着了,回客栈再说。”林捕头往前走了几步又扭头说道。

    几人从丹橘的手里接过了篮子,李兰心还不忘叮嘱一遍下次不用她出门买菜,“知道了。”丹橘吐了吐舌头乖巧答道。

    从林捕头的神色上,刘元等人已经看出来,林捕头一定是有事要说。

    几人快走数步进了客栈,分别落座之后,林捕头取下腰间佩刀搁在桌上,双掌贴着桌面往前凑近几分,才压低了嗓音说道:“咱附近那个太清山,你们都知道吧?”

    “知道。”众人齐齐点头应声,唯有刘元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圣上在此修建天子行宫,那哪能不知道啊,叔你直接说正题吧。”李兰心看着林捕头的眼睛说道。

    “就是这个太清山,出事儿了!”林捕头神神秘秘的话音刚落,门口响起一声惊呼:“啥?出事了!出啥事了,是不是丹橘找不着,莫不成是被绑架了?咦,丹橘你啥时候回来的?”

    郑东西一回来入眼便是林捕头坐那儿,紧接着就听见他说出事了,由不得他不多想啊。

    其实郑东西一晃眼也看见丹橘了,但他以为是冬竹呢,直到冬竹抬起头来差异的看着他,东西才反应过来。

    没办法,姐妹两堪称一模一样,分开看还真是很难辨识出来。

    “别吵吵,大惊小怪的,过来,坐下。”正听到关键地方就被打断了,李兰心一拍桌子,一指凳子说道。

    “诶。”郑东西听话的走过去坐着。

    “喝水。”李兰心又十分豪气的将桌上的茶杯往东西身前一推,郑东西端起茶杯就喝,别说他还真的是渴了。

    一看这动静,刘元心里觉着不对啊,怎么就去了太清山一趟,回来发现这二人关系这么好了。

    “你小子耳力不错啊。”林捕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郑东西说道,刚才他已经压低声音在说话了,想不到还是被其听见了。

    “呵呵,天生的。”郑东西放下茶杯说道,暗自心虚。

    看这般模样,刘元心底发笑,神偷门的弟子,那耳力能不好吗。

    众人安静下来,背后天色越加昏暗,只听林捕头继续说道:“有快马来报,两三年前的江湖门派余孽于太清山上大闹一场,据说还破坏了圣上的大事。”

    “元御阁一众御使极力阻拦,最终还是让不少人跑掉。”

    “由于晴川县距离太近,着令咱们衙门的人配合元御阁的大人们,歼灭这些余孽,这段时间你们可要小心了。”

    林捕头说到最后语气重了几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也是由于这天下第一客栈,不知是不是名字取的太大了,有招惹那些人的先例在,所以林捕头才刻意提醒到。

    等到林捕头说完,几人久久没有动静,实在是心里太过惊讶,需要他们缓冲一会儿。

    想不到这才过去几年,那些残余势力这么快就开始反弹了吗。

    有人能逃掉是刘元预计之中的事情,毕竟在山巅上的那些人实力不弱,既然他都能从那山壁上下来,别人自然也可以。

    “一定一定,我们会小心的。”刘元率先开口说道。

    这事他还真放在了心上,如今他客栈的人气值翻了一倍,鬼知道会不会真把这些人招来。

    “那就好,我回去睡觉了。”林捕头提上刀就往外走,挥了挥手示意不用送了。

    目送着林捕头离开,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顾无言,还是睡觉吧。

    等到两个新来的伙计睡下之后,刘元又悄悄的溜出了屋子,来到了后院,冲着刘窜风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自去推开厨房挑了一把尖头弯刀出来,这刀沉刀背厚实,足足有二尺来长,搁在屠宰场就是把杀猪刀。

    说起来也确实是杀猪刀,只不过很少用的到罢了,客栈也没有武器,只能拿这刀先凑活凑活了。

    至于拿刀干嘛,显然不是杀人,而是练刀法。

    月黑风高夜,刘元架起刀在胳膊上,双眼入神,挽了个简单的刀花便练起了山刀第一式——开门见山。

    脑海里自然而然的回想起当夜的口诀,那个金色的小人又在脑子里舞动了。

    ‘山荒’可不是当初基础的七式拳,可以直接让刘元学会,而是要靠他自己习练和体悟的。

    好在有金色小人,就好比有人指点一般,能轻松一些。

    就是这个感觉,双眉一皱刘元悍然出刀,月光之下杀猪刀泛着凛冽光芒。

    只听得哐啷一声大响,了不得了,刘元手中的杀猪刀脱手而出,飞出一丈开外掉在了地上。

    尴尬,太尴尬了,还好没人瞧见,刘元赶紧快走两步将刀给捡了起来。

    不是拿把刀随便一挥就是刀法了,即使有印在脑子里的金色小人的指点,刘元第一次没掌握好挥刀的力量和诀窍,竟连刀都拿不稳。

    刚将刀握在了手里,顺势一刀就要再劈出去,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惊呼:“谁在那儿?!”

    吓的刘元手臂一抖,刷的一下,杀猪刀再次脱手而出,这次撞翻了木架子上装玉米面的簸箕,黄黄的粉扑了一地。

    转过身来,正看见郑东西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刘元以手扶额,心头暗呼:完了,面子又丢光了。

    “掌柜的?你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这是?”郑东西放松下来,下意识的朝前走了几步说道,正踩在玉米面上。

    意识到脚下软软的不对,赶紧跳开。刘元刚要开口解释,双目看着印在玉米面上的脚印,眼神瞬间一变,抬起头来看着郑东西,该后者给他个解释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