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丢了

    “啊,刘掌柜的,刘掌柜的好啊。”一人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裳,站直身子问好道。

    “咦,刘掌柜的你回来了。”

    “是我啊,赵异啊,隔壁街,家父赵铎是个商人。”

    堂下进来几人,七嘴八舌的说道,刘元顶着个黑眼圈,眨了眨眼才醒过神来,眼前这些人他确实是认识,显然不是来打劫的。

    就这才奇怪,刘元傻傻的开口说道:“啊,认识认识,不过你们这么早是为了?”

    “吃饭呐!”七八个人异口同声,说完竟不再搭理刘元,而是围到了丹橘身边,继续七嘴八舌。

    刘元依稀听得,他们说了芝霖包子,甜浆小粥,玉米面坨等词语。

    “好好好,慢慢来,大家先坐下,一个一个说,都有都有。”丹橘十分温柔的笑了笑,笑的心都化了。

    一时之间刘元竟觉得多了几分不真实,现在他的客栈生意好到都有人大早上的来用早餐了?

    这可是当初他在洪福来时,极其羡慕的状态啊,虽然人数上没法和当初的洪福来比,但已经是了不得了。

    也不管掌柜的在那儿傻愣着,说着,李兰心和郑东西二人上前招呼客人。

    众人陆续找桌子坐下,结果就在这时,其中一位客人转过柱头的时候,不小心脚尖勾到了郑东西靠在柱子上的门板。

    门板转了一圈,歪歪斜斜的就朝着冬竹姑娘后背倒了过去,这厚重的门板砸在冬竹那小身板上还有好?刘元当即大吼一声:“小心。”说着已经冲了上去。

    还是郑东西眼疾手快,一掌劈在了门板上,缓住了它下落的势头,顺势抱在了怀里,冬竹赶紧跑开,转身看着门板心有余悸。

    之后那个客人不住的抱歉,小姑娘笑了笑说没事,郑东西将门板放到一边搁好,无奈一笑。

    “这也太……太倒霉了。”刘元看了看那块门板,又看了眼冬竹有些心疼的说道:“你能长这么大真是不容易,辛苦你了。”

    回想起昨儿这小姑娘出来迎自己,结果在门槛前跌倒的事情,还有后来李兰心两人的反应,再加上刚刚的事儿。

    刘元大致得出一个结论,这姑娘多半就是传闻中那种特倒霉,就像衰神附体一般的那类人。

    闻言冬竹竟然回给刘元一个甜甜的笑容,说道:“还行呀,日子过的不无趣。”看着冬竹眼睛里发自心底的笑意,刘元一时间怔住了。

    姐姐丹橘走上来,揉了揉冬竹的头发,什么也没说便往后厨走去。

    之后刘元是真正见识到了丹橘的能力,什么也会做,仿佛什么也难不倒她。

    一顿早饭吃的众人香甜无比,总算是知道先前他的满意值为何涨的那么快了。

    也因此他发现,应该是只要在他的客栈内,客人觉得满意,就会有满意值产生,即使先前丹橘冬竹还不是他的伙计。

    往椅子里一坐,刘元拿起桌上的账本开始算账,翻到账本上自己离开时的那一页,往后看去,看的刘元直皱眉头。

    李兰心只管往上记,写的毫无章法脉络可言,拿着个算盘拨的啪啪响,算的刘元头都大了。

    算到客人都离开了,刘元还在拨弄着,只来得及给他们说了一句中午开始会有七香水煮鱼卖,让大家伙多宣传宣传。

    全部收拾完了之后,几人围在桌边闲聊。

    “呼……”刘元抬起头来,揉了揉脖子长出一口气,终于把账算清楚了。

    环视桌边,刘元疑惑说道:“东西,你怎么还不去买菜,对了,丹橘呢?”

    众人闻言相视一眼,李兰心突然一拍桌子说道:“坏了,这姑娘不是从后院离开去买菜去了吧。”

    这话说完,郑东西神色一动,起身就往外跑,撂下一句:“我去找她。”

    刘元刚招了招手,还没来得及问出口郑东西便已经跑远了。

    只得看着李兰心说道:“就算丹橘是买菜去了,你们也不用如此着急吧,咱们县现在治安这般差了吗?不应该啊,在林捕头巡视下,咱们县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

    说着刘元又突然紧张兮兮的,贴近了李兰心问道:“难不成我走的这段时间,又来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人?”

    听掌柜的叭叭的在那儿胡乱猜测,冬竹捂嘴笑呵呵的说道:“我姐姐她是路痴。”

    “路痴?”刘元扁了扁嘴,路痴有什么好担心的,并不放在心上。

    然而这一等,就等到了正午时分,之前的老顾客陆陆续续的来了。

    进门就和刘掌柜的热情的打着招呼,但规矩还是不会变,水煮鱼一天三份,滑蛋豆腐一天五份。

    面上一边回应着,刘元心里其实焦急不已,都这会儿了,怎么还不回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鱼都没有,他做的哪门子的水煮鱼啊。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对诸位顾客告罪一声,说是没有食材,只能做做滑蛋豆腐了。

    “唉,小事,刘掌柜的客栈里来了一位小仙女似的大厨,我们都是知道的,咱们吃吃别的菜一样的。”

    “那位大厨买菜出去了,至今未归。”刘元拱手无奈一笑。

    这就没办法了,众人只能表示遗憾。

    未时,刘元送走了客栈里最后一个客人,站在门槛边望眼欲穿。

    来来往往的人,就是没有丹橘的身影,不由得冲着一旁的李兰心嘀咕道:“你说咱晴川县就这么点大个地方,怎么就能丢这么久呢?”

    李兰心双眼深邃,一脸唏嘘的回答道:“你永远不懂在一位路痴的眼里,世界是什么样的,尤其丹橘姑娘还是路痴中的佼佼者,特别痴……”

    不知道李兰心想起了之前的什么事情,还心有余悸。

    “……”好吧,刘元也只得认了。

    突然,两人的眼睛同时一亮,只见郑东西从不远处跑了回来。

    “怎么样了?”刘元三人同时迎了上去。

    郑东西摇了摇头,从桌上拿起茶壶灌了一肚子水后才道:“别说了,这次也不知迷哪儿去了,几大菜场,各大街都问过了,是有人说看见过丹橘,但就愣是没找着。”

    “我路过回来喝点水再走。”说完郑东西就又往外走。

    等啊等,直等到天色将黑,这下三人是真的急了。

    恰于此时,腰佩官刀的林捕头,神色十分凝重的从拐角处朝着客栈走来。

    几人一拍额头,对啊,凭他们这关系,让衙门的人帮着找找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