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清风两道

    刘元转过身来才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人,眼前男子一头脏发,邋里邋遢,正是当日抢了他那道七香水煮鱼的疯男人。

    他可是清晰的记得,当日以那铁牛的实力,连这疯男人的衣角都摸不到,就凭他自然更不是对手。

    心里还在咂摸着,这疯男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冲着他来的还是只是巧合,疯男人刚好路过?

    走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前辈”谁知刚说了两个字,就见那疯男人脸上的神色一变,双目里的神色有些吓人。

    刘元还没来得及做出丝毫反应,那疯男人便抬起手来五指成爪,朝着他脸上的面具遥遥一吸。

    实力相差太多,压根儿没有反抗的机会,刷的一下,面具便从脸上飞了出去,被疯男人捏在了手里。

    真面目示人,刘元顿时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心头暗呼一声:来者不善!

    谁知他刚要准备跑路,只听得那疯男人捏着鬼脸面具,仰头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一般,笑的刘元一阵恶寒,他知道自己长的好看,也不用看了之后这么开心吧?

    疯男人险些笑岔了气,笑声落下后看着刘元轻声叹道:“机缘二字,真真是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呐。”他似乎到此时才明白,当年师尊的一些话语是何意。

    “呵,呵呵,前辈您好。”这是个疯子,完全捉摸不透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刘元只得是干笑两声,又行礼说道。

    “许你一炷香的时间,体悟三千道藏,能收获多少便看你自身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我会收回。”疯男人竖起一根手指轻声说道,看守三千道藏是他的职责,一炷香的时间便是眼前这小子的机缘。

    换了一个人,无论是谁,今日都不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翻阅三千道藏,更别说带走了,刘元突然从那地底冒出来的出场方式,也是他没想到的。

    话语说罢,顺手又将那面具扔了回去。刘元伸手接过,重新盖在脸上,眼里却满是疑惑。

    貌似眼前这位又不是真疯啊,出声问道:“为什么?”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容貌暴露前后,疯男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态度。

    “就当是我还你当日那份水煮鱼的人情好了,开始吧。”疯男人摇了摇头没有多言,也并没有说出自己与他三叔的关系。

    说来也没什么关系,疯男人嘴里悠悠一叹,转身望着远处太极道场之上,当年师尊既然说师徒缘分断了,那师兄弟的缘分也在那日断了又有什么好与晚辈说的呢。

    双目悠然,犹如一汪清泉,这双眼搁在疯男人如今的身上,有些格格不入。

    视线穿过了重重屋舍,依稀看到了远处景象。

    古里古怪,刘元看了眼疯男人的背影低下头念叨着,不敢耽搁,当即将怀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拿到这玩意儿这么久,刘元还是第一次认真打量,此物是一本书页都泛黄了的古籍,没了先前的淡淡金光,显得十分普通,封面墨蓝无一字。

    翻开第一页,一段段的蝇头小字入目而来,句子晦涩难懂,但机会难得,刘元强迫自己记下,慢慢的思绪已然沉浸进去。

    皱着眉头不过翻了七页,手中古书便飞了出去,刘元抬起头来,眼神从迷茫逐渐恢复神采。

    “一柱香时间已到,你下山去吧。”疯男人不知将三千道藏放到了哪儿,看着刘元认真说道。

    “诶。”刘元傻傻的答应一声,捏了捏眉心,感觉脑仁生疼,还好只看了一柱香的时间,若是一直沉入进去,他都怀疑自己可能变成白痴。

    迈步就打算从院内出去,突然心头一动,三叔呢,虽然神仙打架他帮不上忙,但看不到三叔最后的结果,他不打算离去。

    “那个,前辈,晚辈还有不得不留在这山上的理由,暂时还不能下山。”刘元恭敬又略带几分迟疑的说道。

    “晚了,可就下不去了。”疯男人意有所指的说道。

    这话刘元能听明白,太清山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不引来朝廷。

    心里略一思索,他仍旧是坚持的说道:“晚辈想再等等。”

    疯男人明白他等的是什么,闻言不再多说,而是身子一闪从刘元眼前消失。

    下一刻刘元便发现自己被疯男人夹于腋下,飞了起来,呼呼的风声吹着那一股股的味,直往他鼻孔里钻。

    在屋顶上几个起落,飘摇落在了一颗大树之上。

    将刘元挂在一杆十分粗壮的树枝上,自己立在一旁望着远方。

    终于落下来了,刘元面朝下张嘴不住的发出干呕之声。

    “飞的急了些。”疯男人轻声说道,刘元翻了个白眼,那是轻功的事儿吗?是味儿太冲啊。

    这话没敢说出来,同时心头好奇怪人带他来这儿干嘛。

    感觉身子舒服了些,刘元也学着怪人的模样站在了树枝上,双目远望,便再也动不了了。

    太极道场上空,两个一袭长衫的男子已经战在了一起。

    速度太快,完全看不清是如何交手,只传出一阵阵剧烈的爆响,下方众人一退再退,只敢远远观望。

    一掌落下,二人错身而过,楚山主怒目言道:“当年偷窥我紫薇山浮图录的人也是你。”

    “是贫道。”三叔笑着,直接认了下来。

    “无耻至极。”楚山主语罢右手高抬,至上而下的狠狠落下。

    高山之巅,万千云气汇聚,凝如实质的巨大手掌架在三叔头顶。

    缓缓下落,白玉地板寸寸破裂,三叔合上双目,于灭顶之势下垂手而立。

    一身布衣飘摇,颌下长须抖动,双唇轻启念道:“不修神仙,不入佛流,非是道宗门下,也非世外高人,贫道本俗人,嘻笑怒骂,一身正气!”

    声音越来越大,语至最后已响彻山巅,眼帘一掀,双目大睁。

    “老头儿,我欠你的愧疚,今朝尽数还了去。”双掌从两侧徐徐抬起,“贫道经年红尘打滚,得这大袖清风两道,领教你紫薇山青云垂天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