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章 出来

    刚才被定住的那短短时间内,反倒是让刘元清醒了几分,知道眼下这几人是消耗了不少内力,但明显的实力都比他强出太多。

    靠他自己兴许能周旋个一时半会,但绝对打不过,更别说远处太极道场上的那么多人,目的都是三千道藏,如果僵持下去,败亡是必然的结局。

    三叔的出现给了刘元相当的震撼,愣神的一瞬间,才发现他可能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认识过三叔。

    不论三叔最后与那炼丹道士的结局如何,刘元都知道自己得跑了,再不跑小命都没了。

    纵身跳下这道地坑,是刘元刚才就想好的逃跑办法,此乃一线生机。耳两旁是呼呼的风声,双脚双手并用,在两侧的山壁上连点,以求降下自己下落的速度。

    刚才从下面飞上来,刘元清楚这个地坑的高度,知道即使不降速也摔不死自己,但尽量保持自己全力的状态,毕竟还要应付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各种状况。

    也得亏是他练了纯阳霸体的身子结实,运力将左右手连环插入山石之内,速度极快插的不深,就犹如插入豆腐里一般,留下四个指洞。

    脑子里想着先前的事情,那位炼丹的道士,他是见过的,便是那夜在小院子里,不过区区几步路,便将元御阁一位年轻的玄级御使,给压制的死死的。

    此时再回忆起那太极道场上的情形,与三叔的对话,刘元双目瞬间一闪,嘴里呢喃道:“乖乖,那长臂道士莫不是紫薇山的山主吧。”

    咚——一声轻响,刘元双脚落在了地上,微微屈膝,踩起满地的灰尘,也清空了他的思绪,没再多想,也来不及看那三千道藏,装进怀里打开地图便往前跑去。

    从上往下俯视,这地坑黑漆漆的显得幽深无比,除开那三个人以外,余下台阶上的包括空乐派的康珊衣等人在内,都围在这地坑四周。

    “怎么办,就这么让那小子死了或是跑了?”铁山帮林顶阳皱着眉头看着洞底说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双腿一迈也跟着从上方跳了下去。

    在场的人皆是艺高人胆大,刚才那鬼面男子都敢往下跳,他们如何不敢。而且在场几人还清晰的记得,那鬼面男子是从上面飞上来的,说明此坑也许并没有多深。

    岂能屈居人后,眼看着别人跳了,铁山帮林顶阳二话不说,也跟着纵身落了下去,两个三个四个,接连又跳下去了十来个人。

    看来是不抓住那鬼面男子,誓不罢休。为了不摔死自己,众人于地坑之中各显神通,咚咚咚的声音接连响起。

    “这是甬道?”有人疑惑出声,借着山壁上嵌着的荧光石,众人看清楚了地坑下的情况。

    谁也没有想到道宗下还会有这么一个地方,此刻大家都显得格外和平,毕竟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没理由再在无关之人的身上浪费气力。

    “走吧。”说着,康珊衣率先朝前走了出去。

    但是没过多久,摆着这些各门各派弟子眼前的问题是不断出现的岔道口,每出现一个岔道口,他们都不得不做出选择。

    经过第三个岔道口的时候,眼下只有五人,其余人早便与他们分道扬镳,到的这个时候,众人的心底已然认为,找到那位鬼面男子的希望十分渺茫了。

    那鬼面男子明显的比他们要熟悉这个地底,各大帮派的精英齐聚于太清山山巅之上,最后损失惨重不说,还落得这么一个结局,被别人夺了三千道藏去。

    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只要想想就会觉得颜面无光。尤其是那位铁山帮的林顶阳,走了有半个时辰,气的以手擂山壁:“混蛋,别让我碰上你,否则非撕了你不可。”

    咬了咬牙,又继续前行数步。心头打定主意,半个时辰之后,若还是连那人的影子都没看着,就得往回走了。

    这里是太清山,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拖得时间越久越麻烦,鬼知道会不会招来元御阁的人。

    以防到时候被困山底出不去,他们开始会沿途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走到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已经是独自一人前行。

    静悄悄的山道内,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刘元由于熟悉,一路上都是用跑的,早就远远的将那些帮派弟子甩在身后。

    可同样也有问题摆在他的面前,现在走的是他先前走过的路还好,但他在这山底困了那么多天,并没有找到地图上所绘的出口。

    眼下也只能试探着来了,首先将自己熟悉的一些地方给排除,从剩下的路线中挑选。

    就这样兜兜转转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之后,刘元站在了一处长道的尽头,看着被封的严严实实的头顶,收起了手中的地图,搓着双手后退了几步。

    突的加速冲了上来,犹如奔马一般,双拳紧握狠狠的锤在了头顶的山壁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头顶裂开了数道缝隙,山石簌簌下落,有门!刘元心头暗呼一声,继续一拳又一拳锤了上去。

    连着锤了十来拳,一丝光明从岩壁后透了出来。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刘元心头狂喜,脸上露出笑容,眼看着就要逃出生天,更是铆足了力气。

    动静自然也闹的越来越大,在地底传了开去,空乐派的康珊衣将耳朵贴在了岩壁上,眼神一亮,顺着动静飞快的跑了过去。

    类似于她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同时朝着动荡传来的方向前去。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刘元终于将头顶砸出了个可容一人通过大洞,双手掰在出口位置,双臂一使力便跃了上去。

    双脚落地,刘元双目环视四周,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个池子里。

    “这地方咋这么眼熟呢?”刘元皱着眉头,神情疑惑,往前几步跨出了池子,回过头才发现他刚才连带着假山一起打碎了。

    假山,池子,乖乖这是!这是先前他找孙木匠结果找到了赵长镜的那处院子,心底再次浮现了当初三叔给他编的那个故事,现在看来那事多半得是真的。

    “唔,想不到还挺快啊。”一个声音突然在刘元耳边响起,骇的他豁然转过身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