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八章 谁赢

    虽然那位刘掌柜的确是个连内力都没有的普通人,但自那日分别之后,他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赶紧摇了摇头,把脑海里那张嘻嘻哈哈的笑脸驱逐了出去。往其它地方看了过去,之后赵长镜又看出了好几家的路数。

    余下的还有好些出彩的人,却是看不明白,武功高深又刁钻,与沈兄一合计,猜测着,也许是那些隐秘势力门下。

    倏忽间,一个黑影犹如蛇儿泥鳅一般从人群中滑了出去,速度极快,眨眼间的功夫竟然就脱离了战圈,朝着石阶而去。

    还沉浸在战斗中的大多数人都没反应过来,那人便已经跑出了十来步之远。

    “好轻功,好身法!”赵长境眼神一亮,直接赞叹出声,紧接着却是摇头叹息:“真是可惜了。”

    果然,就在赵长境这句话说完之后,不过两个眨眼的功夫,一道寒芒电射而出,从后背穿过了前胸,洞穿而去,叮铃一声落在地上,银色的飞刀上还带着鲜血。

    那身法如此之好的人都没能躲过,不过是在死前似有所觉的回过头来,可也仅仅是如此了,身子晃动一下,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回峰派!”沈兄脱口而出,先前那三道毫芒已经让他们心有所觉,此刻看见这银色飞刀,才彻底的确认下来。

    赵长境自认也是会玩两手暗器的人,可和回峰派的比起来,那就小巫见大巫了。

    不,或者说他那压根就连暗器也算不上,顶多算是街头杂耍卖艺的。

    一刀出手,众人寻着轨迹望去,又哪里找得到那使暗器之人的踪迹,这也是回峰派厉害之处。

    “想不到在被灭之后,回峰派的暗器,还有人能继承到这种程度。”沈兄皱了皱眉,只是站在一旁观战,他二人便知此次没白来,大致明悟了各门派如今的实力。

    自那人死在前边之后,再也没人敢仗着自己身法轻功好,当那只出头鸟了。

    不过打来打去,死的最快的还是跑在最前边的那些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眼下的局面越来越清晰起来。本来混乱的战圈,被划分成了一块一块。

    玲珑石阶前,已然横七竖八的倒了好些尸体,玉石再次被鲜血染就。那石阶便犹如一条天堑,无论是谁想要逾越,都会变成一具尸体。

    当死的人逐渐变多,他们也理智了下来,有那些觉得自己实力不够,没必要继续趟这浑水的人,自觉的退了出去。

    还余下的人,都仍旧是不舍放弃,还打算行险一搏的人。

    在所有人都关注着场间情况时,没人注意到地板上的血迹,竟然缓缓朝着楚山主身前的炉鼎流去。

    水往低处流,可这明明是平整的地面,若无什么吸力,断不会如此。

    “快了。”楚山主双目睁开看着丹炉,大袖一挥站起身来轻声说道。身后一众道士,尽皆面露喜色。

    停手之后,以赵长境先前看到的那些佼佼者为中心,众人拉开了距离。

    但赵长境知道,这短暂的和平只是暂时的。在场的人中谁也不认识谁,都为了自己身后的势力各自为战,有这个前提在,便不可能达成合作,谁也信不过谁。

    “那大个,这三千道藏就让了小妹如何?”一袭水绿青衫的女子康珊衣,笑靥如花的看着那铁山帮的弟子,白皙的右手撩起耳后被风拂乱的发丝。

    “哈哈那可不行,此物哥哥我是势在必得。”铁山帮弟子林顶阳豪迈一笑。

    其余诸人也是一样的打算,眼看便谈不拢,几方势力再次战在一起。

    不同于先前的混战,而是两两相对。

    金精功对上了灵鹭飞仙手,两人内力不分伯仲,就以现在的情况看来,暂时是分不出胜负。

    而且双方武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金精功胜在防御极强,但速度身法弱项,康珊衣却又擅长的风袖鸳鸯步,胜机就在于谁先露出破绽。

    众人一边打,一边往石阶的位置挪去,时不时的又有暗器在旁偷袭,到的这个时候,他们竟然仍旧没有发现那回峰帮使暗器的弟子是谁。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又有两人重伤退下,十来个人同时上了台阶,稍微有一个人要跑的快一点,便会被余下的人联手轰击。

    一时间众人在前几个阶梯之上辗转腾挪,相互交手,僵持了下来。

    又足足打了小半个时辰,十来个人只余下了七位,相互之间仍旧是毫不相让,反而更是打出了真火,招招要置人于死地。

    “真是有够凶险的,还好你反应及时,拉我出来。”沈兄看着赵长境的侧脸说道。

    “沈兄,咱两打个赌如何?”看热闹的总是这样,赵长镜笑眯眯的问道。

    “赌什么?”

    “就赌最后谁会拿到那三千道藏。”

    “哦,有点意思,我猜那空乐派的姑娘。”沈兄看着前方点了点头又道:“毕竟那女子身法占优,倒极有可能夺取成功。”

    “好,那我就赌那铁山帮的汉子了。”赵长镜一拍手掌说道。

    其实最凶险的时刻还远没有到来,最终不论是谁得到了这三千道藏,都定然会面对所有人的围攻,除此还不算,还得想好如何应对山巅上元御阁朝廷的人。

    有本事活着离开下山的人,才是最后的赢家。

    就在两人打着赌的瞬间,胜负顷刻间揭晓,台阶之上不过余下三人还能站着,其中便有那铁山帮的弟子,最终那姑娘是输了一招。

    但也是气喘吁吁,消耗不小,三人相视一眼,同时伸出右手往前奔去。第四第五第十台阶,眼看着那金光近在咫尺,伸手可握,三人谁也不让,挥拳就朝身侧打了出去。

    两两互拼一击,在金光下分三个方向跌出几步。

    兜兜转转的在地底走了不知多久,唯一的好消息便是刘元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是一路往上走的,而不是越走越深入地底。

    就在刘元都快要崩溃的时候,突然感到上方一阵金色亮光,这都多久了!他终于看见了光明,身子一窜双脚在山壁上连点,便朝着那处飞身而上。

    “他***!我终于出来了。”随着这个说话声,一道黑影从地缝里飞了出来,右手一把将那光芒给攥在了手里。

    在场众人无不是惊掉下巴,刘元落地之后转过身来,看着场间情形心里咯噔一下,结结巴巴的道:“我我说我是路过的,你们信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