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年那日

    一身简单黑衣的男子,名为应泉,乃是如今整个元御阁内最年轻的天级御使。

    收集整理来自于各个地方的消息,然后从中提出有用的,重要的,当下最着急解决的问题。

    大概一直以来他处理起这些事儿来都显得游刃有余,无论是对上还是对下,也因此破格成为的天级。

    可眼下他只感到十分的烦闷,手中这张纸上便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却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没有多做耽搁,应泉当即捏着纸便朝外走去。

    不出多时,仍旧是上次的那间小屋内,人却是比上次少了些。应泉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屋子里便陷入了沉默。

    消息的内容十分简短,乃是有人放出了太清山上,三千道藏将会现世的消息。

    这消息的真假其实有待怀疑,当年灭掉道宗的道统时,并未找到道宗宝贵的三千道藏。

    元御阁内一直以为,是被跑掉的那几位给带走了,毕竟是如此重要的物件儿,人都跑了,没理由还留在山上不是。

    所以不大可能在山上现世,但也只是怀疑,毕竟道宗小莲花山这些个问道求佛的人,都古里古怪的,讲究个机缘与因果,自是不可以常理度之。

    万一这传出来的消息是真,岂非是白白错过,只敢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但这坏也就坏在这儿了!

    好一会儿之后,古分宗轻声开口说道:“怎么都这个时候了,我们元御阁才收到消息。”

    “如今的情况,诸位可能还不太清楚。”应泉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自两年多前,被圣上雪藏起来之后,咱们当年遍布天下的‘触手’已经断了一多半,再加上遣散了不少人员,又是雪上加霜,元御阁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眼线遍布天下的元御阁了。”

    “能在今天得到手里这个消息,虽然晚是晚了点,但已经是鄙人努力之下最好的结果了。”应泉说完静静的看着其余几人。

    这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他坐在这个位置上并不轻松。

    其实应泉他心里一直还有句话没说,当年断掉的‘触手’眼线,很有可能并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被别人所接手,圣上找到了替代品。

    亦或是当今圣上早有了将武力执行与情报收集分开的打算,这一点从圣上牢牢的将六尾隼控制在手里便能看出。

    而且生杏多疑的圣上,即使没有发生两年前的事情,也定然不会坐视元御阁日益壮大。

    “也就是说,如今这事儿是都知道了,就我元御阁不知道了?”一把白胡子留到了胸口的老者微眯着眼说道。

    “传出这个消息的人,应该对江湖十分了解,只在特定的人群里传播,这一点从我得到消息的渠道可以证实。”应泉点了点头又道:“在这些人中传开了,和都知道了倒也没差,毕竟旁人知道了也无用。”

    “哈哈,也不要太过悲观嘛,换个角度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肥头大耳笑起来眯眯眼的男子说道。

    “倒也的确可以是好事。”古分宗思索着点了点头,又轻声说道:“消息来的也不算晚,咱们继续当做不知道,只要在合适的时候出现,他就是好事。”肩头‘霜雪’微微吐着信子。

    “哦?什么时候是合适的时候。”应泉眉梢一动问道。

    “收尾。”缓缓说了两字,这一刻的古分宗像极了他肩头的青蛇,隐在暗处伺机而动。

    短短两字,让应泉双目一亮跟着便在心里想清楚了所有的细节,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说道:“我去拟信送到山上。”

    屋内再次陷入沉寂,余下的人相继离去,长的肥头大耳的男子站起身来,笑看着仍旧坐着没动的古分宗。

    “这收尾的人还没说呢,怎的都走了。”古分宗抬起头来看着那痴肥男子。

    “我不是还在吗。”男子说着又道:“这个收尾太厉害了不行,容易斩草除根,弱点也不行,控不住局面,你分寸拿捏的最好,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还需要说什么呢。”

    “既然由你提出来,便由分宗你去吧。”话落痴肥男子便转身离去,还未跨出门槛又多说了一句:“歧初也是你带出来的,正好。”

    一颗青悠悠的大树之上,茂密翠绿的树叶里藏着两个道士,三叔师兄弟两人同时望着远处太极道场的方向。

    有些事情真被三叔料定了,没想到的是方式,没想到那位楚山主会用炼丹这样的方式。

    “师兄,你说你守着咱们的三千道藏,守就守吧,何须将自己弄成这副模样,疯疯癫癫邋里邋遢。”三叔一脸嬉笑的问道。

    “若不如此,你当这太清山怎会如此热闹?”疯男子冷哼一声又道:“人聚运聚,人散则气运消散,咱道宗被灭了道统,为了让最后这点香火不绝,我总是要做些事情,才能尽快促成此事。”

    这些年来,太清山上传出的各种诡异事件几乎都有他的影子,每每吹起那妖风时,他都会装疯扮傻的在山下村子里出现。

    不过起初疯男子的确是抱着这个目的,装完了还会清理干净自己,可后来觉得实在是麻烦,索杏不再理会。

    疯傻扮的久了,倒还喜欢上了,乐的随心所欲,顺其自然也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不过那绿光却是与他无关,乃是天地自然的演变。

    当年死了那么多的人,又是死在太清山上,怎能不生出点古怪,说成是残余的怨念也对,是能让人神志不清的毒素也行。

    用心良苦至此,三叔心头感慨,可能还不止是为了引起那些人的注意,也有吸引他的意思吧。

    不知是不是两人同时想起了当年事,一时间有些沉默,清风吹拂一如那年那日。

    道宗宗主名下不过两名弟子,那年二人正当俊逸倜傥,山巅上的太清殿内,年轻的三叔看着正前方面容清古却已满是皱纹的老者,一脸严肃正色的取下了顶上三星冠,一头黑发落于双肩后背。

    “弟子明错,自愿取下这宗主继承人之位,请求去红尘里涤荡二十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