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骄傲

    “哦?”一声惊疑响起。

    随着那把长剑出鞘一线,露出些微寒芒,像是努力从墙缝中钻出的小草。

    刘元清晰的看到那位道士平静的面容上,也荡起一丝波澜。

    “竟想不到犹如黄昏夕阳般的元御阁,也还有后起之秀。”道士神色归于平静,看着窦歧初轻声说道。

    这么会动静刘元也看明白了,来者与元御阁不对付,而且实力颇高,担得起一句大高手。

    再看这身打扮,多半是紫薇山人了。

    若眼前这位道士以力压人,恐那个玄级御使早就死了,即使是加上那八位黄级御使也不够看的。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在太清山上,也不允许紫薇山的对元御阁这样。

    道士选择了以势压人,以力破的是身,以势破的是心。心境若是破了,也等同于废了,不过很明显窦歧初的剑足够锋锐,给了道士一丝惊讶。

    “天子行宫一事,事关圣上与江山社稷,不知小友你可愿退上一步?”道士一共走了五步,停下之后,便没有淤挪动脚步,此时站定双目看着窦歧初轻声说道。

    场间一共十一人,除开窦歧初以外,其他人都没有感受到什么。

    可即使是这样,那八位黄级御使,也没有分毫异动,只在心里默默骂道:道士以大欺小,好不知羞。明明知道被压的开不了口,竟还问这样的问题。

    下一刻听那道士又道:“啊,小友你若是不说话,我便当你是同意了。”

    闻言,众位黄级御使对道士怒目而视。

    话语说完,却见窦歧的双唇剧烈颤抖起来,眼神坚毅,竟是缓缓张开了嘴,牙齿咬的卡卡作响,舌尖在嘴里不住抖动,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休……想!”

    声音小,语气重。

    这次道士没有淤惊讶,而是右手袖袍一挥,好似春风解冻了湖面。

    窦歧初闷哼一声,蹦的直直的身子瞬间放松下来,颗颗豆大的汗珠顺着头发丝太阳穴鬓角往下流淌,湿了白袍。

    双腿还站的笔直,没有屈膝也没有后退半步,出鞘的剑轻轻落了下去。

    “刚即易折,练剑的可不该如此。”道士轻声说道,道是说剑又像是人。

    “你就是个道士,玩的是虚无缥缈,懂的什么练剑?”窦歧初双眉一挑,嘴上也没有退让。

    这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刘元在心里感叹着。

    没有就这个事情多言,道士继续说道:“太清山上的风水格局是大势,划出禁区也于事无补,只有天子行宫按计划落成,才能起到根本作用。”

    “我不懂什么风水格局,我只知道亡羊补牢。”窦歧初说着又道:“等您的大势落成,可不知已疯了多少了,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按时落成,圣上金口玉诺,到时违期的罪责是您来抗呢,还是这些匠人抗,亦或是我们?”

    言下之意便是他的亡羊补牢是行得通的,划出禁区,有效的避免疯癫,犹时未晚。

    “天子行宫如何建,圣上交给了贫道,你是个聪明人。”道士轻声说着,已经转身踏步朝外走去,看着道士的背影,堪堪到了门前时,又悠悠传来一句:“当初贫道为你们元御阁题匾署名,可懂圣上心意?”

    说完这些,道士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

    刘元再朝那位玄级御使看去,只见他双拳紧握,道士的话刘元听不大懂,但看来是戳进了那位玄级御使的心里。

    即使他也曾经是元御阁的一员,却也完全无法感同身受。

    “大人。”一位黄级御使上前轻声唤道。

    “走吧,人都亲自来了,咱们便看看那位如何解决根本问题。”窦歧初说着当先往外走去。

    至始至终,无论是先来的元御阁,还是后来的道士都当刘元不存在。

    大概类似于两个人说话,不会去刻意的踩死脚下的蚂蚁,害怕它听懂什么秘密。

    此刻刘元上前一步,遥遥的在后面喊到:“大人,那个我们还搬不搬呐。”

    “随意,你看着办吧。”回应刘元的是一位黄级御使,几个眨眼时间,那几位元御阁人便也消失不见。

    看着办?我看着什么办啊?***,元御阁都这样了,还装大尾巴狼呢,刘元嘴里轻呸一声。

    迈步将门关上以后,又走回了院子里,垂头看着地面思索着,心里总有些惴惴。

    虽然好多都听不懂,但有一个情况他明白的,就是他这院子后有一片地方不怎么安全,极有可能是让那些人疯了的罪魁祸首。

    走还是不走?刘元思虑再三,一个转身撞向了院墙,先练会儿,等如今还留在太清山上的惊灵帮人回来商量后再说。

    过去不到半个时辰,那些人便从外回来,在刘元的屋子内,对面坐着如今惊灵帮的负责人。

    将详细的情况告诉对方,等其拿个主意,如今他算是这院子里的外人,自然不能帮别人做主。

    听完刘元的描述,那人没怎么思索,就开口说道:“我决定还是搬了,毕竟宁可信其有,我得对手底下的匠人弟兄们负责。”

    “也好。”刘元点了点头。

    “刘掌柜的,和我们一起走吗?”那人又问道。

    “啊,行啊。”

    翌日清晨时分,距离吊坠上的时间,还剩下六天,众人收拾好了东西往外走,临了刘元竟然又迟疑了,不打算离开了。

    告罪一声,刘元拿着他那个小包袱回去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秘密太多,这个时候只有他一个人不是正方便吗,为什么要离开。

    至于那什么诡异阵势,发疯中邪什么的,他不是特别在乎,就躲在院子里也能着了道不成?

    同时他还正想一个人在太清山上走走,用新的身份。

    说着刘元坐在屋里,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怪笑,从包袱里掏出了一张鬼脸面具。

    面具红蓝二色,嘴角下还有两颗獠牙,他私以为看上去恐怖异常。

    行走江湖怎么能少了这种东西呢,避免给自己下山之后惹来麻烦,现在看来这面具正用得上。

    同时他还给自己的新身份想了一个霸气的外号——鬼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