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是你

    这几句话说完,余下几人面面相觑,神色间都有些凝重。

    “如果真的是这样,只咱们这几个人,恐怕控不住局面啊。”站着的人,略微有些担忧的说道。

    “几日前传信回去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新的御使过来。”另一人接口说道。

    “也不知是谁。”

    “应该会来好几个吧,估计得有那位。”

    “哪位?”

    “就那位啊。”

    ……

    刘元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一天会发现一张男人的脸,令他如此惊心动魄,看着眼前这微微一笑,他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脏都不跳了。

    更是呼吸一窒,双目瞪大,脱口而出道:“是你!?”

    “是你???”探头看着床下藏着的人,赵长镜连说话的音调语气都变了。

    所以?到底是谁啊?站在赵长镜身边的男子,右手握拳都举起来了,就打算给床下的人来个致命一击。

    却听得这么没头没脑的两句话,顿时满面疑惑的把赵长镜看着。

    赵长镜又何尝不是没有想到,在这里看见了刘掌柜的,往后退了两步,开口道:“刘掌柜的,先出来再说吧。”

    待刘元从床底下狼狈的爬出来以后,面上有些尴尬的笑笑把两人看着。赵长镜脸上诡秘莫测的表情,看的他一阵阵的发虚。

    摆了摆手随口说道:“哈哈今夜月色不错啊,那个,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出去赏月去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刘元说着已然迈动脚步往门口,试探着一步步的往门口走去。

    “站住。”赵长镜站在屏风前,转过身来看着刘元的背影一声断呵,又道:“刘掌柜的,你就想这么走了,是不是有点太简单了。”

    “你就不准备,对我这个昔日老顾客交待点什么?”

    “呃……”刘元急的汗都快出来了,这个时候了,他怎么可能还看不出来赵长镜不一般。

    突然急中生智,长叹一声摇了摇头然后道:“赵兄我就直说了吧,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赵长镜紧跟着就道,双目牢牢的盯住刘元的眼睛。

    “找一位木匠……”接着刘元一点隐瞒都没有,只说是那位孙木匠是与他同县的人,想来看看。

    “真的就只是这样?没听见我们说……”赵长镜说道。

    “没听见,我一句话都没听见。我又不是武者,没那么耳聪目明。”都不待赵长镜说完,刘元就忙不迭的摆手。

    相处了那么多天,对于这位刘掌柜的是不是武者,有没有内力,赵长镜还可以判断的。

    所以对于先前他们刻意隐瞒的谈话,他敢保证刘元的确不可能听到。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赵长镜一个眼神,站在门边的男子立刻会意,迅疾的一个闪身过去,抬手抓住了刘元的手腕。

    刘元忍不住眉头一动,心头暗呼速度好快,硬生生的压下了自己的反应,老老实实的被握住手腕。

    同时一脸震惊又害怕的吼道:“赵长镜你要干什么,恩将仇报吗,莫忘了我当初怎么让你蹭饭的。”

    他知道自己此时只要稍微反应错一点,便免不了一场恶战,所以小心谨慎。

    被突然吼了一句,赵长镜神色还有些愕然,结果听到刘元后面的话,顿时变愕然为尴尬,竟然破天荒的不好意思起来。

    如果换了个人,赵长镜不会废话,直接杀了了事。

    可眼前这位是刘元,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当初吃了那么多好吃的水煮鱼,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如今再把人给杀了,他赵长镜办不到,再说,把这厨子杀了,以后再也吃不到水煮鱼和滑蛋豆腐了岂不可惜。

    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那男子将手从刘元的腕子上放了下来,冲着赵长镜微微摇了摇头。

    “咋样,我可以走了吧。”刘元色厉内荏的说道。

    “最后一个问题。”

    “恩?”刘元偏了偏头。

    “你不好好的开你的客栈,上这山上来干嘛?”

    呼,刘元站在屋门外的院子里,望着院中的假山池长长吐出一口气,不敢在这是非之地多做耽搁。

    迅速离去,在路上的时候没花什么功夫便问清楚了孙木匠的住处。

    至于刚才那个问题,刘元压根儿不敢想的时间过多,于是三分真七分假的说自己是跟着上山来做饭的。

    不管那姓赵的信还是不信,反正他这一劫算是躲过去了。

    从来了这山上以后,经历的一系列事情,都有可能成为那个试炼任务的线索。

    零零碎碎的又十分纷乱,还没理清思路呢,人已经走到了孙木匠的住处门口。

    由于孙木匠做的都是技术活儿,地位在匠人里算是高的,所有他独自一人住的小单屋。

    还算不错,四下灯都熄了睡下了,刘元轻轻叩响了屋门。

    屋内果然响起了孙木匠的声音,刘元没说两句,一听竟然是刘掌柜,孙木匠颇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进得屋来,二人黑灯瞎火的在桌边坐下,不敢点蜡又把督兵招来。

    叙了两句闲话之后,刘元开门见山的问起了昨夜那个疯了的木匠的事情。

    只听得孙木匠叹息一声又锤着膝盖,然后开口说道:“具体什么的我也不知,就是上山的那一夜啊,他听着风声走了出去……”

    “之后,听说那一晚的督兵都疯了,然后便是昨夜……”好不容易遇到个亲切的人,孙木匠絮絮叨叨的多说了几句。

    听到最后刘元皱了皱眉,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只知道那位木匠疯了的原因,应该与那些督兵有关。

    “唉,也不知道老韩他被带走以后怎么样了。”孙木匠又自言自语道。

    刘元没回答,但心里知道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突然想起一事,刘元又道:“对了,我看你们最近好像特别的忙呢,督兵也严格了不少是怎么回事?”问出了自己心头的疑惑。

    “别提了。”说到这个,孙木匠咬牙切齿,然后才悄声说道:“朝廷颁布了一年之期,一年之内必须落成天子行宫。”

    “什么!一年?”刘元眼神震惊。

    恰好也是此刻,夜深露重,律的一声,两骑快马分前后停在了太清山山脚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