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没有

    人去楼空,整座院子瞬间空了不少,刘元转回了自己的屋。

    盘膝坐在了床上,开始认真调理身体,发现真的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之后才睁开眼来。

    双手摊开在眼前,用力握了握拳,感受着自己体魄的强大,越来越觉得当初选择纯阳霸体,真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

    真男人就应该用霸气的刀,或者拳拳到肉的对拼,他对现在自己的状态十分满意。

    这五万满意值来的虽说不容易,但是花的值。

    想到这儿,刘元顺手摸到了自己手腕上那个如今已经是个空壳的袖里箭。

    说来这东西能一发弄死陈立泉,也算是花的值,可想想只有一发,刘元还是有些心痛。

    突然刘元眼神亮了起来,再次确认门是锁好的之后,掏出了包袱里的吊坠。

    就是怕出了什么意外,刘元出门的时候没有淤把吊坠挂在脖子上。

    此时拿在手里,他皱了皱眉,这始终是个麻烦事,于是悄声问道:“这吊坠能不能像这个袖里箭一样,箍在身上?”

    他知道舱舱能听得懂他的意思,果然跟着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道:“玩家才想到这个情况,算是十分的蠢笨了。”

    恩,这个说话风格,还是没有变,刘元嘴角抽搐,只能是装作没听见。

    若是什么时候舱舱不是这个说话风格了,他都得怀疑是不是换人了。

    “办法自然是有的,消耗五千满意值,可以做到。”

    “五千!!!”刘元忍不住嘶吼出声,又道:“怎么不去抢啊。”五千满意值,等于半个袖里箭了。

    “抢是抢不到的,满意值只有玩家有。”舱舱十分认真的回答道。

    “……”你说的真有道理,刘元一时语言,最后也只得是认命的点了点头,近乎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蹦出一个字“换。”

    “好的。”舱舱答应一声。

    只见手里的金色吊坠一阵光芒闪过,竟然缓缓的融入了右手手心,既不痛也不痒的就那么进去了。

    待淡淡的光芒消失之后,右手手心上赫然多出了一个浅浅的吊坠印记。

    用左手摸了摸,竟没有丝毫感觉,就像是画上去的一般。

    嘴里啧啧出声,再次感叹这个吊坠的神奇。

    已然明悟了吊坠新的使用方法,在心里呼唤一声,然后点了一下吊坠。

    便又徐徐的浮现出来,在满意值那一栏发现,果然少了五千,如今只有可怜的一百多点。

    该花就得花,没有淤多心疼,而是直接点开了商城。

    奔着‘其它’去,发现除了袖里箭以外,余下的仍旧是灰蒙蒙的看不真切。

    袖里箭依旧是一万一个,刘元猛戳袖里箭,都没有看到有写自己想要的那个东西。

    嘴里喃喃自语:“没有,竟然没有,怎么会没有呢。”是的,一个袖里箭一万太贵了,他想找的是补充材料。

    想来主体他都有了,填充的那个针应该很便宜才是。

    既然找不到,刘元再次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个女声适时响起:“想的真美,即使有也依然要一万满意值。”

    “当我没问。”刘元说着迅速退出了商城,只有一百多满意值了,啥也买不了。

    心下不由的暗叹,真是穷啊。而且还不知道自己要在这太清山上待多久,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天的赚钱时间。

    再次将吊坠收了回去,刘元整理好衣服走出门去。屋门关好以后,向着自己昨夜记忆中的那个方向行去。

    惊灵帮的那些人离开了,他可不能走。因为他的试炼任务还没有完成,也依旧没有新的提示出现。

    莫瑶和杨峰下山的时候只带走了部分人,剩下的还有一部分人被留在了太清山上。

    因为那些建材还没有处理完毕,暂时不能全部离开。

    先前屋子里的谈话,刘元弄清楚了几件事。

    之所以莫瑶等人急着要离开,乃是从陈立泉的话语中,知道帮中出了大事,此事关系其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既然要回去刘元也帮不了什么,只能是嘴上祝莫瑶一帆风顺。

    二来,莫瑶因感激刘元的救命之恩,告诉了他八果珍酒可以提高内力一事,一定要小心,切莫再卖给有心之人了。

    当然,说出这事也因为刘元的实力让她们佩服,同时莫瑶心中还疑惑不已。

    怎的这样一个人会不知道自己酒的情况,这样一个人是陈叔嘴里的天生绝脉的废物?

    现在看来废物定然不是了,至于天生绝脉……天生绝脉的人怎么把铁牛给捶死还顺带杀了陈立泉,从杨峰后来的描述中,莫瑶觉得陈叔就是被顺带杀的。

    刘元整个人在莫瑶的心里就像个迷一样,这样的人即使不能交好也不能再得罪了。

    莫瑶聪明的以当日二十两银子买了那一坛酒作借口,称是自己占了便宜,留下了联系自己的方法,将来待刘元去往甘济道再作补偿。

    刘元自是笑眯眯的满口答应下来,称等自己客栈生意兴隆以后,去甘济道开家分号,还要蒙莫瑶等多加照扶。

    ……

    此时正是忙的时候,无论是匠人还是督兵这会儿都应该在那些破败的道观附近。

    刘元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去是找不到孙不匠的,但是不打紧。

    一路上刘元都是贴着道观边缘行走,像足了一个观赏风景的人。

    却是发现了不少木匠都在忙碌,赤裸着上半身,露出被日光晒的黢黑的肌肤,浑身大汗淋漓。

    满脸的疲惫之色,与前几日看到的状态迥然不同。

    一旁的督兵挥舞着鞭子,稍微有些偷懒的人,便是一鞭子下去。

    不是唬着玩的抽在空中,而是实打实的落在那些匠人赤裸的后背上,刮起一道血红色的伤口,在太阳下被晒的火辣辣的疼。

    这样的场面不少,近乎每一处都是如此,看的刘元直皱眉,可惜他也管不了什么。

    同时也想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转变,心里想着渐渐远离了自己的住地。

    双目看着前方一片道观,认准一个方向刘元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

    像是做贼一样,虽然他的轻身功夫一般,但胜在灵活,轻而易举的认准了当日孙木匠离开时的那个院落,趁着四下无人便一个腾空翻墙落了进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