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拳拳到肉

    压迫,由外而内,体内的‘源’溢散出丝丝缕缕的热量在不断改变着刘元的身体,这便是他脸上露出笑容的原因,也是他最初的盘算。

    在客栈的时候虽然不断的自虐,撞墙撞树,可起到的效果并不是特别好,刘元心里暗自一对比,发现挨打的压迫还要来的更快。

    当接下铁牛第一拳时,感受到丹田的‘源’有反应了,刘元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对了。

    一拳过后,场面出现了一瞬的安静,跟着便看杨峰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道:“这是被鬼神附体了啊。”

    包括陈立泉在内,脸上同样露出了震惊的神情,毕竟一个怎么看都虚弱的快要倒下的人,竟然一拳打退了身壮体健,比常人高出两头的铁牛,怎么都想不到。

    最惊讶莫过于铁牛,他想不明白先前都能抗住的拳头,怎么突然爆发出了这样的力量。

    很快惊诧就转为愤怒,“我要将你这只蚂蚁狠狠的捏死。”嘴里怒呵出声,双臂一展,双掌带着巨力往中间一拍,就要将刘元的脑袋像西瓜一样拍烂。

    铁牛的脑子里已经出现了头颅炸开,脑浆蹦出的画面,那是多么的美妙,眼睛里流露出的眼神衬上那个光头,显得格外残忍。

    再忆起他先前营造出来的憨傻形象,想想便令人浑身发寒。

    双手之间劲风扑面,刘元动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看到铁牛的攻势,浑身的肌肤都感受到了气息的流动,整个身子轻飘飘的一个后仰,脱身而出。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刘元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提升了不少。

    只听得啪的一声,铁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双掌相合,落空了!刚想到这儿,那厨子瘦弱的身躯一飘,竟然又一眨眼的功夫,于眼前消失了。

    旁观者清,从杨峰的角度看来,此时刘元已经窜到了铁牛的右边,凌空一个鞭腿就抽了出去,当铁牛反应过来的时候,肋骨处已然是一阵剧痛袭来。

    整个身子一个咧却,此时空中才响起一阵风爆的声音。铁牛右边脸颊抽搐,强忍着疼痛,扭身一拳就朝着刘元的腿砸了下来。

    踢出一腿之后,刘元已然后撤,可还是慢了一步,拳头擦着骨骼边缘,痛的他龇牙咧嘴,他本以为这一腿能踢飞铁牛,没想到还是差一点,这傻大个比他想象的还要皮厚。

    刚往后两步,铁牛又迅速欺身上来。刘元也不再后退,双拳挥舞打出一套七式拳,砰砰砰的声音响了起来。

    两人你一拳过去,脸颊打的凹陷,我一拳回来,手肘砸的弯掉,不断撞击在一起,打的难分难解。

    一路打到林子深处,看的杨峰瞠目结舌,心里暗自感叹一声,这才是男人间的战斗吗。

    说到底他们会羡慕当年那些高来高去,一袭青衫仗剑天涯的大侠飘摇潇洒。可毕竟是没见过,对于这样的高手,就连杨峰也只是听过传闻而已,例如当年江湖十大高手中的那位独行剑客。

    因而看到这样拳拳到肉的对拼也依旧惊心动魄,那种勇猛与果决令人心向往之。

    然此刻正在挨揍的刘元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这不是摊上纯阳霸体这么一门武功,摊上这么一颗‘源’了嘛。

    他喜欢拳拳到肉的打人,可不喜欢挨打。

    他心里一直是想练刀法来着,抬手下去,不管什么都劈他个一刀两断多么干脆利落,不过得等到以后满意值充裕了再说。

    砰的一拳,肩胛骨上又挨了一击,王八蛋***,看小爷我今天不弄死你,刘元心里不断念叨着,挥拳越来越重。

    反观铁牛是越打越心惊,他突然发现,眼前这小子,力气用之不竭也就算了,还特别的抗揍,而且还有一种越挨打越强的趋势。

    最关键的是,这他娘的还是个厨子,身形与他比起来就像个瘦鸡一般,且是天生绝脉,他到底是什么怪胎啊!

    一个侧身让过这一拳,刘元右脚跺地,旋身一脚踹在了铁牛丹田位置,他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是出奇的好,浑身好似有使不完的力气,且越来越习惯了自身的力量。

    噗的一下,铁牛吐出一大口鲜血,眼神里带着痛苦,双唇翻开,露出染血的牙齿,牙龈殷红,一双大手犹如铁钳一般一把卡住了刘元的脚脖子,嘴里啊的大呵一声!

    拖着刘元的脚,顶住自己的腹部,原地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直到都出现了残影,刮起的风卷起地上落叶形成了漩涡。

    被箍住的刘元,奋力挣扎也丝毫挣脱不得,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跟着铁牛双手一松狠狠的扔了出去,脱身之后,刘元还没分清楚天与地,就看见那铁牛壮硕的身躯已经奔行到了自己身侧。

    双手抱拳,高举过头顶速度极快的落了下来,将还在飞行途中的刘元砸进了泥地里。

    应该是死了吧,铁牛呼呼的喘着粗气,双目瞪的铜铃一般俯视着地面,浑身痛的已经是勉力支撑才能站着,想他铁牛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对拼中,感受到怕这样的情绪。

    弥漫的尘土渐渐散去,铁牛又恢复了些力气,心里犹自不放心的攥紧了碗大的拳头,弯腰就要朝地上再补上几拳。

    刚刚举起拳头还未落下,铁牛瞳孔骤缩,一双脚从尘土中飞了上来,猛然踹在了他的下巴位置。

    咔的一声,铁牛浑身一软,像是抽掉了最关键的一块砖头,整个城墙倒了下去。

    “死!”从尘烟中钻出来的刘元,浑身挂着破破烂烂的布条,双脚站定之后,一下跨在了铁牛肚子上,毫不废话,啪啪啪的双拳砸在了铁牛的头颅上。

    脑袋就像是玩具一般,被打的左右乱摆,满嘴的牙被打的乱飞,铁牛提起最后一口力气大声吼道:“姓陈的,你还不动手!”

    说话都漏风,啪的一拳又落了下来,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后者彻底没了声息。

    待刘元停手的时候,铁牛脸上的五官已然血肉模糊,脖子十分扭曲的往后折断,脑袋深深的陷进了泥土里

    竟是活生生的把铁牛这个壮汉,给锤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