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互有算计

    眼前这位男子一脸老实巴交的模样,不是孙木匠是谁。

    刘元怎么也没有想到,每日在山巅上打转都没有看见的人,竟然在这里发现了。

    如今这样的场面甚是奇怪,孙木匠一手死死的揽住那个人,一手捂住那人的嘴,不让他再多说。

    而那人却拼命的挣扎,双眼里透露着疯狂,双腿蹬地死活不愿退。

    没过多久,到底还是把那些督兵给招来了。

    “吵什么,都在吵什么呢?”说着话一个腰间佩刀的男子推开人群走了进来。

    站在中间环视了一圈,眼神凌厉又道:“怎的,白日是太闲了吗都,夜里睡不着就都给我去搬木头!”

    此话刚落,人群顿时散去不少,再不敢围在这儿。

    余下的都是类似莫瑶这样的人,对于他们,这些督兵也不理会,一直不怎么管,反正都是些快下山的人。

    看差不多了,几位督兵便朝着孙木匠两人的位置走去。

    “这儿没你事,放开他,你走。”为首之人看着孙木匠轻声说道。

    “啊”孙木匠神色间有些迟疑,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那你们看韩木匠他?”

    “这不是你该问的。”督兵说着声音冷了下来:“我再说一遍,你离开。”

    在其人凌厉的眼神下,孙木匠终是缓缓松开了双手,看着韩冒财的背影,一步步向后退去。

    刘元站在最外面,仔细盯着孙木匠离去的方向,打算等有机会了去问问。

    “会死人,会死人的。”

    韩冒财的情绪仿佛冷静了些,却瞪着一双眼看着督兵,伸长了脖子冲着督兵悄声道。

    “呵呵,是,你说的没错,会死人,马上就有人死了。”督兵嘴角带着莫名的笑意,伸出手掌拍了拍韩冒财的脸颊。

    收回手来,转身大呵一声:“带走。”余下两个督兵分左右压着他就往前走。

    余下的这些人,见没了热闹看,相互交谈着也离去了。

    刘元支着耳朵,依稀能听见他们在聊着什么又疯了一个,又多了件儿怪事

    更多的便听不见了,跟着听陈立泉也道:“小姐,咱们也走吧。”

    “恩。”莫瑶微微点了点头,几人都没有就刚才的事多说。

    铁牛打了个哈欠,对刚才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

    一行五个人往林子外走去,刘元心里想着心事落在最后面。

    除开刘元莫瑶四人以外,还有一个男子好像是队长什么的,刘元见过几面,依稀有点印象。

    先前也是这男子来敲的门,又头前领路。

    前方院落属于山巅的最南边了,距离刘元的住地是相去甚远,也难怪他在山上转了几天,都没看见孙木匠。

    本来院落里隐隐绰绰的昏黄灯光此刻熄了下去,暗了不少。

    今夜月朗星稀,树林里显得有些清冷寂静。

    一声声的虫鸣此起彼伏,刘元看着前方四人的背影,双目审视,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突的刘元双目大睁后退一步,就在刚刚没有任何征兆的,莫瑶扭身一掌就劈向了陈立泉的腰侧。

    后者神色如常,反身一拳便与其来了个拳掌相交。

    莫瑶被打的后退三步才站定,只此一击高下立判,双目凝神望着陈立泉,握了握拳。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陈立泉好奇的问道,面上却看不出一点好奇的意思。

    “你做的那些,帮里已容不得你,死在这太清山上是陈叔你最好的归宿。”莫瑶右脚点地后侧半步。

    如果可以,能在帮里公开处决陈立泉是最好,然而正是人心浮动之际。

    别说公开处决,就是陈立泉死了,都会造成大的动荡,唯有死在这道宗祖庭可以一推二五六。

    “是啊,这太清山的确是个适合死人的好地方。”陈立泉轻笑了一声:“小姐就没想到自己会死在山上?”

    对莫瑶来说是个机会,对陈立泉亦如是,二人具是抱着同样的打算。

    陈立泉的实力的确够强,所以莫瑶做了充足的准备,眼神一寒:“你活不下来。”

    话语刚落,莫瑶便大喊一声:“刘元,快,动手。”

    本来向后迈腿,打算悄悄溜走的刘元听的心头一跳,这倒霉催的!

    那一晚暗风吹入佳人来,当刘元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是莫瑶在怀。

    只可惜一点也不香艳,任谁被一把短刀抵住胸膛,都开心不起来。

    莫瑶给了刘元两个选择,站在她这一边,或者现在就死。

    他倒是很想试试,自己纯阳霸体第一层能不能挡住莫瑶全力一击。

    当然就只是想想而已,无论能不能挡得住,那时闹起来他都是死路一条。

    所以刘元只得暂时答应,同时他也很好奇,这姑娘怎么就觉得他一个厨子能对她有用的。

    莫瑶神秘的笑了笑道:“那晚刺杀你的人是我派去的,刀口没血,你后背也没有伤口。”

    原来是这样暴露的,刘元恍然。

    而这几天一直折磨着他的一个问题便是,莫瑶到底想对付谁。

    此时看着眼前这一幕,刘元也才知道这姑娘要干嘛,弄了半天是要窝里斗啊。

    险些就能溜之大吉,莫瑶这话出口,他就知道完了,果然,闻声陈立泉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一脸无辜的刘元。

    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继而变成哈哈大笑:“这厨子莫不就是你找的帮手不成?哈哈哈。”

    这笑的刘元有些尴尬,笑的莫瑶有些莫名其妙,神色狐疑的看着陈立泉,心头暗想,莫不是太清山的疯病开始传染了?

    “小姐,你还不知道这小子是个天生绝脉的废人吧。”陈立泉好笑的说道。

    弄了半天,陈立泉知道自己天生绝脉没有告诉莫瑶,莫瑶知道自己挨刀不流血的怪异也没有告诉陈叔。

    这是一只小狐狸和老狐狸啊,自己怎的早没看出来这其中的暗流,被他们这些天里表面上的主仆情深给欺骗了啊。

    可怜他这么纯善的小白兔怎么就落入狼窝了呢,刘元长叹一声,很是惆怅。

    没有淤给他感慨的机会,陈立泉已经率先扑了上来。

    即使知道刘元是个废人,他也想把这个比较容易处理的麻烦先解决了再说,免得碍手碍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