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一章 疯了

    从嘴唇的蠕动上,刘元看不出来什么,自然也不知道那傻大个铁牛与莫瑶说了些什么,看莫瑶的眼神接连变幻最后归于平静点了点头。

    只不过继续往回走时,脚步不由得快了几分

    令出勤政殿,达中书舍的时候,周正中周阁老手持黄封圣旨,看罢之后大惊失色,枯瘦的双手微微颤抖,也不知是急的还是气的,自作主张将其压了下来,暂不发令。

    急匆匆的就往门外走去,一时间连仪态也顾不得了,叫了落在门前的轿子,嘴里连呼:“快,皇宫。”

    抬轿的人知道老爷着急,大踏步的往前跑,轿子摆动的幅度便大了,把个周阁老在轿内晃的是头晕帽斜,即使如此也没让抬轿人慢下来。

    待到了地方之后,轿夫皆是浑身大汗,周阁老定了定神,摆正了官帽,踏步往里进。

    当殿外响起一声周阁老求见陛下时,圣上好像早就算准了似的,毫不意外的宣其觐见。

    屏退了左右,包括吴松在内,勤政殿内只得这君臣两人,吴总管神在在的站在门外,双手抱在身前。

    过不多时就听得殿内传来周阁老的剧烈声响,接着是一阵咳嗽声,吴松并未刻意去听说的什么。

    只在心里揣摩一番,也能知道个大概。那信筒是楚牧传来的,当时他便隐隐觉得不对劲。

    要在太清山上改道宗祖庭为天子行宫,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工程,圣上下令一年之内必须竣工,则必须调集大量的壮丁匠人,耗费的钱财更是巨增。

    如此这般,周阁老不来才是稀奇。可话说回来,他吴松都能看明白的事情,难道圣上会看不明白吗?

    既然看的明白,为何依旧下了这道指令,阁老啊,你不该来啊,吴总管在心里感慨道。

    果然,过不多时,殿内再也没了声响。伴随着门被推开,周正中面色有些苍白的站在檐下。

    “阁老辛苦。”吴松上前几步轻声说道。

    “百姓苦。”周正中轻声说着又看着吴松的眼见道:“吴总管可知是何人给圣上提的一年之期?紫薇山吗。”

    这样的话本不该问,吴总管也不应该回答,可闻言吴松的脑子里,下意识的便出现了当时那个信筒的模样,没言语,只是微微颔首。

    周正中明白了,脸上露出一抹苦涩至极的笑容,没再多说,迈步下了阶梯,嘴里呢喃着:“神棍误国,神棍误国呐,古往今来谁能堪破生死大限”

    身影渐行渐远,显得是那么萧瑟,吴松认为周阁老正确的做法是不该来,然而,不来不是周正中。

    最终令出中书。

    大魏英武五年,五十五岁的魏武帝下旨,改建道宗祖庭为天子行宫,限期一年。期间中书舍周正中做过什么,勤政殿里的谈话,勤政殿外的情景,皆未在史书上留下只言片语。

    唯有后世文学大家史盛太在为周正中做传的时候,于文字末尾留下四个字——呕心沥血。

    位于青平长街上的元御阁里,此时陷入了难得的忙碌,在这两年多以来还是头一遭。

    从旁监督天子行宫一事,圣上交给了元御阁,按理来说是件好事,几位天级御使却陷入了争执。

    先行已经去了八位黄级御使,本来以为如此也就够了,可又从太清山传回来了几个古怪消息,几位争执的正是此事。

    争执了半天,终究是慢慢冷静了下来,在四位元使与左右副使不出的情况下,他们便是这元御阁的至高,总是如此嘈佑也不叫事。

    “毕竟数百载的道宗祖庭,有些什么都实属正常,再加上当年那几位一个没死,还当小心着些。”说话的是那日一层楼的黑衣男子,面容阳光,笑容清爽。

    “我也是这个看法。”一把白胡子都留到了胸口的老头言道。

    “那么,你们看看让谁去合适。”肥头大耳,笑眯了眼的男人环视一圈说着,目光最后落在老苗头的身上,可惜后者垂头打着瞌睡。

    “窦歧初。”古分宗摸了摸手腕上的‘霜雪’一口说道

    在山巅上的日子是有些无趣的,一开始生机盎然的风光看到现在也有些淡了,每日就是做饭吃睡,为了不引起过多的主意,刘元再也没有想尽办法压迫自己体内的‘源’。

    每日都显得规规矩矩,有些遗憾的是,时不时的出去走走,也没能碰见孙木匠。

    自那夜莫瑶入窗而来以后,已经平静了好些天,仿佛什么也未发生一般。

    却有个额外的发现,便是好像隔上没几天就会有一批人上山,且越来越多,大多是匠人还有青壮。

    那些士兵的监督也越来越严,隔壁的匠人终日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第二日当刘元出门的时候,又早没了那些人的身影。

    整个太清山都笼罩在一股沉寂的范围中,而行宫工程的推进也是十分的快,刘元眼睁睁的看着每一日都有新的变化,那巍巍道宗祖庭,逐渐消失,他的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怅然。

    是日夜,刘元刚刚合衣躺下,又盖上薄被,依稀感觉自己不过是刚刚睡着,外间突然响起了一阵吵闹声。

    睁开双眼,穿鞋出门而去,发现莫瑶已经站在了门外,两人对视一眼,刘元心里一动,暗呼一声:来了!

    默默朝前走去,只听莫瑶对门前人站着的男子问道:“发生了什么?”

    “回小姐,好像是前方小林子出事闹起来了。”

    “走,去看看。”话语说完几人刚迈步,陈立泉与铁牛也出门跟了上来。

    几个人速度极快,一路上发现除了他们也还有不少的人好奇去看看。

    当赶到那片林子前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围了更多的人。

    中间一个四十许岁的男子,在张牙舞爪的大吼大叫:“快跑啊,离开太清山,没有人能活下来,没有人!没有人”

    一两句话翻来覆去的说,引起周围人议论纷纷,突然从人群中窜出一个男子,从身后一把将那男子抱住就往后拖,同时陪着笑道:“对不起对不起,他老毛病又犯了,都散了吧。”

    孙木匠!刘元双目一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