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章 一年

    翌日清晨,刘元衣衫不整,心事重重的站在屋子门口。

    皱着眉头一脸苦恼的模样,接着仰天轻叹一声:“唉,这事怎么就被我给遇到了呢。”

    “刘掌柜的早啊。”陈立泉正好从一旁走出屋门,看着刘元温和的笑笑问好。

    “早,早啊。”转过头来已然神色如常,应道。

    “怎的起的这般匆忙,衣袍也没系好?”陈立泉调侃着伸出手指,指了指刘元的衣服。

    恩?刘元闻言审视己身,才发现自己真是没捯饬齐整,衣领斜拉着不说,就连腰带也整反了。

    昨夜的事情太过突兀奇异,以至于早上起来还在想着心事,穿衣的时候走神了,此时收拾整齐后冲着陈立泉拱手笑道:“呵呵,倒让你见笑了。”

    陈立泉刚要说话,却听吱呀一声,不远处莫瑶推门跨了出来,打了个哈欠便往这里走来。

    又毫无顾忌的伸了个拦腰,展现出自己因练武而修长柔美的身段,当站到两人身前时已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

    一看就是江湖儿女的姿态,这若是换了那些京城里的大家闺秀,打个哈欠也会持着粉色绣花手绢掩唇背过身去。再转回身时已是睁着一双惺忪的剪水双眸,眼里含着羞怯。

    “小姐。”陈立泉唤了一声,莫瑶腰板挺直微微颔首,又与刘元打了个招呼,好似昨夜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自然像刘元这种从小跟在三叔屁股后面长大的孩子,也装模作样的不会露了马脚。

    只在心里暗自腹诽,怎就这么寸,摊上吊坠的任务不说,还摊上这么些个人。

    今儿就要开工,那些随行而来的匠人起的更早,虽说现在暂时还用不上他们带来的原料,但可先做一些简单的处理。

    早上随意对付一点,众人就往外走去。顺道刘元也欣赏了一番晨时朝阳下的峰巅景观,大日之下,幢幢道观更显威严气派。

    一路上竟然看见了不少的人,有别的匠人,也有类似于他们这种押运建材的,相互打量着对方,不知是否是错觉,隐隐能从这些人身上感受到一丝警惕,在警惕什么?

    环顾四周以后,发现上山的那条大青石道,被长羽军把守的甚严,除此道以外,其余地方皆是陡峭的山壁。

    走了小半个时辰,刘元才醒觉建在这山巅上的道宗到底有多大,一间间道观是成阶梯式往上走的,最高处便是太清殿。

    晨时的山间云雾笼罩着,让太清殿显得愈加神秘,殿前修十三道黑褐色的玲珑石阶,阶下便是那太极道场。

    道宗初祖宋之妙,悟道在此,修出一口先天一炁,丹田出黄芽,证得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太极境,顾此地名曰太极道场。

    自初祖以后,道宗无能出其右者,再没一人得修先天一炁,更别说出黄芽,证太极。

    也因此太极道场在道宗的地位非同一般,本是黄土地,后几代宗主又以珠玉铺就,夜里散发着朦朦白光,满月之日与天光交相辉映。

    然而此刻,正如韩冒财的道听途说那般,珠玉铺就的太极道场上浸着丝丝缕缕的鲜血,神圣中带着妖艳。

    可以想见当日兵马过处,道宗弟子与普通士兵的死是多么惨烈,尸体足以在此地铺上一层又一层。

    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双灰面黑底的布鞋落在玉砖上,往上是一袭白色道袍随风飘摇,正面印阴阳八卦图。

    走前三步,蹲身伸手抚摸了一下地面,无悲无喜的脸上露出一摸思索,看着脚下,起身又望着正前方宏伟依旧的太清殿,楚山主叹息一声,大袖一展踏步往前走去,登上了玲珑石阶。

    一声叹息中,他想到了当年的道宗初祖,想到了当时太极道场上的那一场血战。

    十八扇木门紧闭,尘封着这座大殿,伴随着咯吱一声,楚牧推开了中间大门,跨步走了进去,反手将门关上,此地再次陷入沉寂,好似一切都与原来一样。

    约莫半个时辰以后,楚山主面色凝重的走了出来,毫不停留径直出了太极道场,一盏茶的功夫便回到了自己在太清山上的住地。

    铺纸沾墨于桌前写好一封信后装入信筒,嘴里一声哨响,一黑色羽毛,侧面黄色双瞳,尾分六支的隼停在了窗前。

    线条流畅,双目如有神,显得异常俊逸,正是六尾隼,只此一只是魏武帝给予楚山主的殊荣,专与圣上联系所用。

    看着其厉啸一声飞入高空,楚牧拉上窗户踱步出了屋门。

    以那六尾隼的速度,从太清山至京城,当日便到了皇宫大内的剑阁楼。

    只看那信筒上的漆印标志,四大掌印太监之一的齐闲不敢耽搁,将其交到了大内总管吴松的手上。

    吴松眼神一凝,握着信筒就去了勤政殿,当信纸摆在魏武帝桌前的时候,圣上看罢身子后仰,闭目思索起来。

    此刻圣上脸上的每一天皱纹都是那般清晰,吴松幼时就在东宫,可说是和当今圣上一同长大,因此圣上对吴松不止有君臣之谊。

    比起圣上还要年长几岁,由于习武的原因,吴松看上去要比皇上年轻不少。

    “吴总管。”圣上睁开眼来。

    “微臣在。”

    “着令,太清山天子行宫一事,无论如何,只得一年落成。”

    吴松豁然抬起头来,双目怔怔,缓缓高举双手沉声道:“臣,遵旨。”

    刘元等人住在西观,但是因为需要,拉来的那批建材被停放在了东边林子前的空地上,此时同来的那些匠人已经开始抛光石材和处理木料。

    不远处还有其他人,这里原先也是一片道观,如今已然成了废墟,三四个督兵站在中间随意的走着。

    有些奇怪的是,刘元竟没有看见元御阁的身影,按理说当时三位黄级御使都到了晴川审问他,这些人应该也在太清山上了才是。

    舞刀弄剑的莫瑶在行,哪懂这些个木材的处理,此时却也装模作样的在一旁看着。

    快中午了,到了刘元这个厨子该做饭的时候,却是不敢在这动手的,那香味飘起来,他怕隔壁那些人疯了。

    众人往回走的时候,铁牛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走到莫瑶的身边说了些什么,只看见嘴唇蠕动,却听不见丝毫的声音。

    刘元心中一凛,这是以内力束声的功夫,至少也得是内力跨入一重楼才能办到的事情,没看出来傻大个还挺有实力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