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五章 内力涌动

    刘元怀疑自己是耳朵出问题了,要不就是自己听错了,一时情绪激动之下,连官话都忘了说,大德郡的地方口音冒了出来。

    比刘元更吃惊的是铁牛,只见其站在刘元身后,大张着嘴仿佛能一口把刘元的头给吞了。

    说完这句话后,姑娘也不再多言,自顾自的喝起酒来,一点点的慢慢品,仿佛刚才说话的不是她似的。

    刘元愣在当场,身后那些客人也都是眼巴巴的看着姑娘喝酒。一坛子酒约莫去了一半的时候,门前再次来了一位客人。

    来者一身简单的短衣配个黑色罗圈裤,一头黑色短发,身材不高,比起刘元要矮半头。

    陈立泉看见小姐刚要开口说话,鼻子里便闻到一股酒香,到嘴边的话也变成了:“好香,好醇的酒啊!”

    “陈叔。”那姑娘招呼一声,双颊已经微红,说来姑娘的酒量可不小了,只是刘元这酒劲更足。

    别看它小小一坛,当日刘元就喝了几小口,没多久就有些晕晕乎乎。

    寻着味陈立泉也知自己闻着的好酒,是小姐手里这玉碗里的。明显也是个喜酒的人,自是不好意思分小姐坛子里的,而是看着刘元道:“掌柜的,你这酒再来个十坛。”

    啧,一共就只有十坛,你一来就想要十坛,做梦呢,刘元心里想着面上还是带着微笑道:“不好意思,这酒只此一坛,卖了就没了。”

    “哦,是吗?”陈立泉半信半疑的说着,刘元才不管你信不信呢。

    既然掌柜的都这样说了,陈立泉只得偏头又把那小坛子看着,看出了陈叔眼中的渴望,姑娘笑的颇为神秘的冲着刘元道:“再来个碗。”

    “得嘞。”

    酒入喉肠,一口到胃,好似文火在慢慢灼烧着酒液流淌过的每一个地方,暖暖洋洋的正舒服,之后开始回甘,陈立泉哈的一声:“爽,真爽啊!”

    话刚说到这儿,突然陈立泉眉头一皱,接着双目一惊,转眼看着刘元,又看了眼自家小姐,就见小姐点了点头。

    再次证实了刚才的事情,可能刘元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刚才,两人在饮下这酒之后,丹田内沉寂的内力有了反应,徐徐动了起来,竟是稍稍增长了一丝!

    能增长内力的灵丹妙药,这世间不是没有,可是少之又少,他们如何想到在这小县城里随意买的一坛子酒竟有如此功效。

    这酒刘元喝过,王大善人也喝过,只可惜前者是个天生绝脉,后者是个普通人,都没有体会到内力增长的滋味。

    刘元还要好些,当时感觉自己身体舒服了不少,想来吊坠精英级任务奖励的东西果然不一般,也许有遇强体质的功效。

    正因为如此,那姑娘当时才脱口而出说了要刘元跟她混的话。

    可紧接着觉得不对,既然能拥有这样酒的人,不可能是普通人,多半是那些宗门的隐藏者,像他们这些人一样,所以姑娘后面没再多说。

    但这会儿她又回过味来,既然不是普通人,为何将这坛酒以区区二十两银子的价格就卖了呢,前后也太矛盾了,姑娘醉意朦胧的眼珠里藏着疑惑。

    据为己有四个字从陈立泉的心底里浮现,接着他也和那姑娘想到了一起去,越看刘元越是觉得高深莫测,可也拿不准,也许是这人祖传的酒呢,亦或是无意中得到的。

    所以还需再试探试探,不过有一点陈立泉这会儿是信了,如此神异的酒,掌柜的必然只有一坛,不过掌柜的极有可能掌握了此酒的酿制方法。

    材料应该也十分特殊,他这么多年的喝酒经验,竟喝不出这酒是用什么酿的。

    “掌柜的,好酒啊。”陈立泉夸赞道。

    “酒自然是好酒。”刘元笑笑应了下来,此时他还笑得出来,不知当他得知自己这酒有何作用时,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是果酒吧。”陈立泉又随口说道,刘元点了点头。

    也就这一会儿功夫,那姑娘已经将坛中的酒喝到一滴都不剩了,丹田的内力已经翻涌了起来,她迫切的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于是开口道:“掌柜的,两间上房。”

    “好,东西你带下路。”说完,刘元去了后厨,郑东西头前领路往上,选了三楼的两间房,小姐独自一间,陈立泉与铁牛就在隔壁。

    关上房门之后,郑东西刚要离开,却被陈立泉叫住了道:“来来来,先别急着走,我问你几个问题。”

    “您问。”

    “你们这客栈刚开不久吧,之前我都只听说了城内有个洪福来。”

    “那倒不是,咱们客栈很久了,只是最近才换了名儿。”郑东西回答道。

    “那酒倒是真好,当得起天下第一的名头,你们酿酒师父厉害啊。”陈立泉竖起大拇指。

    “掌柜的若是听到您这样夸他,定然十分高兴。”

    “哦,是吗,原来酿酒的就是你们那位掌柜啊。”说着陈立泉就往凳子上坐去,却没坐稳,只挨了一点边,眼看着就要一屁股坐到地上,郑东西抢上前一步扶了一把:“您小心。”

    “谢谢。”陈立泉一把抓住郑东西的手腕,撑着站了起来,在凳上坐好后又道:“好了,我没有什么问题了,你去吧。”

    “诶。”郑东西应承一声,埋头走了出去,将门关上后,摸了摸刚才被那人抓过的手腕,皱了皱眉,他总觉得这三人有些古里古怪的。

    却说那姑娘回了屋里后,立即盘膝坐下,开始运气调息,几个大周天之后,睁开双目,心头暗喜,自己实力又提升了,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她便更有把握了。

    突然敲门声响起,陈立泉在门后道:“小姐,是我。”

    “陈叔啊,进来吧。”起身打开房门,两人进屋之后,就刚才的事情商量起来。

    都以为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不能放跑了,同时还得保密。

    “我刚才试探过了,那伙计是位练家子,不过应该和咱们这样的不是一路人。”陈立泉轻声说道。

    “如今就看那位掌柜的如何了。”

    “我了解了,酿酒的是这位掌柜的,应该是祖传的手艺,咱们很需要这样的人。”陈立泉一挥手握拳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