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四章 意想不到

    被齐刷刷的注视着,那姑娘面色有些僵硬,回头瞪了铁牛一眼:“傻子,你就不会声音小点?”

    就连在添茶递水的郑东西,忙着收拾桌子的李兰心也看了过去,至于赵长境,在那日得知圣上要在太清山上修建天子行宫后,吃过最后一顿晚饭便离开了。

    临行前还含情脉脉的把刘元看着:“希望我还能吃到你做的菜。”眼眶微红,咽着唾沫喉结滚动,弄的刘元一阵恶寒。

    “来了来了。”刘元面上笑笑,伸手掏了掏耳朵,心下暗想好家伙这嗓门真够大的。

    看了一眼大堂内的情况,发现生意的确是不错,姑娘背着双手踏步走进客栈,环视一圈后转了回来看着刘元问道:“你这都有什么特色吗?我可是慕名而来。”

    闻言刘元指了指不远处高挂在柜台上的木牌,“都刻在上面了,不过,招牌菜小姐您可能是吃不到了。”

    “哦?为什么?”姑娘眉眼一抬,甚是好奇。

    “因为您来晚了。”刘元说着又道:“小店的七香水煮鱼一日只卖三份,滑蛋豆腐一日只卖七份。不巧,刚才最后一份滑蛋豆腐卖给了那位客人。”说着刘元顺手一指。

    那客人还整了整衣领,对着姑娘一笑,可惜,姑娘理也未理。

    “你这掌柜的,咋整这么个规矩,是嫌银子太多了吗?”铁牛站在刘元背后,说话就像贴着耳边一样。

    “只是个规矩。”刘元淡淡说道。

    那姑娘没在这上面多做纠结,而是再次问道:“我听说还有个什么什么酒,怎么牌子上没有。”

    怎的随便来个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了,刘元苦笑一下朝着李兰心说道:“这事儿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

    八果珍酒的确是酿好了,就最近的事情,最后一个‘金’酿法结束了,于正午时分,在阳光直射之下,揭开了木盖,那小木罐里的是原浆。

    又经过数十道工序后,最终只得到了十小坛子酒。

    只记得给王大善人品尝过,本打算给三叔也尝尝的,可惜很久没见着三叔在街道上摆他的算命摊了,也不知人跑到了哪儿去。

    “什么谁走漏了消息,还不是掌柜的你自己。”李兰心翻了个白眼,又道:“嚯,当时你那木罐一揭开,那酒香飘出多远,你自己不知道吗?”

    “是吗?”刘元说着,当时自己沉浸在那酒香里,倒是没注意。

    刘元不知道,就那个中午,整条图运街都沸腾了,要不是刘元盖子盖的及时

    姑娘眼神亮的如天上星一样,乐道:“那就是真的有了?”

    刘元还没答话,就听那唤作铁牛的傻大个说道:“拿来。”这人说话咋这么耿呢,刘元苦笑一下,只当是没听见说道:“那酒可不便宜。”

    说完这句话刘元就后悔了,他其实暂时是不打算卖这酒的,这么说是想委婉的拒绝眼前这姑娘,可看这姑娘的穿着打扮还有背后那跟着的傻大个,就不像是缺钱的人。

    可不,一听这话姑娘二话不说开口就道:“多少银子,你开个价吧。”

    “恩”刘元嘴上沉吟一声,没有立即开口,心里快速思索着,然后一咬牙开口就道:“二十两银子。”

    “好。”不给掌柜的改口的机会,姑娘想也不想一口答应下来。

    没有想到真有人愿意花二十两银子买一小坛子酒,刘元心里后悔,早知道再叫高一点了。

    当刘元再次回到大堂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个红褐色的小坛子,递过去的时候,心里还一阵肉痛,虽然卖了二十两银子的高价,但他不知道怎的总觉得自己亏了。

    在很多年以后,天下第一客栈的一杯八果珍酒都成了天价时,刘元再想起今天这一幕,才知道自己当时的确是亏了啊。

    “好像也很一般嘛。”姑娘状若随意的拎起这个小坛子,打量了一番。还真是小坛子!她一个手掌就能托起来。

    “这大一点,不够俺两口喝的。”铁牛伸出两根手指,在坛子边比划了一下,咂摸了两下嘴说道。

    “去,也不是给你喝的。”姑娘挥了挥手,像是在驱赶一只大猩猩,又看着刘元道:“若是你这酒让本姑娘不满意了,这银子你可拿不走。”啪的一声,从怀里掏出两个银锭往桌上一拍。

    这话说完,姑娘便缓缓揭开了小坛子上的封泥。

    先前这一幕,大堂的客人都听着呢,此时都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来,随着那封泥一点点的掀开,众人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霎时间,清香中带着芬芳还有一点微甜的酒香,布满了整个客栈,耳边响起了一声声咕咕咽口水的声音。

    “老天在上,这酒喝了怕不是会登仙吧。”一位老顾客站在桌后,轻声感叹着。

    对这个八果珍酒刘元有充足的信心,因为就连他这样的从来不爱喝酒的人,当时喝了都直呼爽快。

    此时看到众人如此反应,丝毫没有超出他的预料。

    随着封泥的全部揭开,酒香飘摇着完全散了开去,众人嗅着味站起身来,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轻了二两。

    眼睛看着坛中,姑娘很想抱着坛就是一阵豪饮,可最后还是忍住了,觉得那样是糟蹋这酒,于是抬头看着刘远道:“掌柜的你这就没个杯子?”

    “自然是有的。”刘元也是才想起,忙唤了郑东西去拿杯子。

    不多时,郑东西手里托着一个玉碗走了回来,这玉碗碗壁薄如蝉翼,是鲜嫩的绿色,其上还衬着白色的芝麻小点。

    乃是上次去善府,王大善人品酒过后,想起家里有这样一对碗,觉得用来饮此酒是再合适不过,赠予刘元。

    此时派上用场,只见橙黄色的酒液随着姑娘的皓腕倾斜,响起一阵悦耳的清泉之色,酒至过半,姑娘轻轻端起碗来,晶莹剔透的玉碗内荡漾着犹如梦幻般的酒液。

    “玉碗盛来琥珀光啊。”不知是哪位客人抚掌赞叹一句。姑娘一饮而尽,将碗往桌上一磕,刘元眼皮一跳:“乖乖,您可轻点放。”

    然而那姑娘好似没听见刘元说话一般,双目直勾勾的看着刘元道:“你以后就跟着本姑娘混吧!”

    “嘛玩意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