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三章 夜半

    还有一?什么一?

    韩、孙二人听的是一脸诧异,一头雾水,正值疑惑的时候。

    接着就听周围人的议论声起:“完了,这疯子又开始说胡话了,不是个好兆头,可能那太清山又要传出阴风怪叫了。”

    “怎么回事?”外间正吵闹着,众督兵走了出来。嘴上一边说着,一边挥鞭将众人赶了回去。

    孙木匠两人还恋恋不舍的往那边看着,主要是心理好奇,在第三次回头的时候,已经没了那疯子的身影,也不知东跑西窜的去了哪里。

    等再次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孙和韩两人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那个疯子还有刚才村民的话语,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了。

    突的,韩冒财拍了孙木匠一下,后者浑身一抖,转过身来看着韩冒财:“说话。”

    “我感觉有点邪门啊,要不咱们”后半句没说完,被孙木匠一把捂住了,两个眼珠子瞪着他:“这么多人,你怕啥?”

    后者咽了咽唾沫,闭嘴再不说话,过不多时两人沉沉睡去,当第二日天蒙蒙亮的时候,督兵叫醒了众人。

    从镇子走到太清山山脚下不到半个时辰,便看见一座高有三丈多的阔气石门,上刻太清山三个大字,一笔一画锋芒毕露。

    山脚下有一身甲胄的将士把守,腰间佩的是长锋窄刀,若是有些见识的人,当知道这些都是上过沙场见过血的长羽军,不是新兵蛋子和一般的城中守卫可比。

    督兵上前交涉了一盏茶的功夫后,几个人领着一堆东西走了回来。

    “这是你们的身份铭牌,每人一块,可得收好了。”督兵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木牌分发下去。

    到手之后,孙木匠发现不过是一般的牌子,只在正面雕刻了一些简单花纹,若是他来当能做的更细致复杂些。

    将每个牌子都发到手了后,督兵带着人往山上走去。

    过了那宽阔的山门,脚下便是一块块大青石铺就的山路。

    清晨时分山间空气清新,两侧有映啼鹿鸣,人群过处,时有鸟儿惊飞,穿林而过留下一串树叶的沙沙声。

    山间虽是凉爽,可挨不过登上的劳苦,没多久便是腿酸胯累。

    行至半山腰的时候,看见了道宗外山的道观,廖无人烟隐在密林处,显得有些破败,众人休息一会儿,继续往上。

    直至天色昏暗,众人竟然还没有抵达山顶,抬头望去,一条蜿蜒扭曲的山路,好似看不到尽头。

    没办法,只能在山间再住一夜,督兵一声令下,众匠人直接瘫在了地上,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了。

    “真是倒霉啊。”几个督兵凑到一处,相互嘀咕着。

    躺在松软的草地上,双手枕在头下,看着高高的星空,凉风习习,若不是还要面对明天的苦日子,此情此景是挺让人舒服的一件事。

    夜至半,林间的风忽然就大了起来,吹的山林树木呼呼作响,冷的众人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衣物。

    如果只是如此还好,可这风吹着吹着,声音变了,不再是风吹树林的声音,而是诡异的呜呼声,如泣如诉。

    很快就有人被这异响吵醒,接着一个接一个的醒来,孙木匠裹着两件衣服瑟瑟发抖,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

    韩冒财站起身来,四周摸索着,竟然没发现那些督兵的身影,心下好奇就往人群外走去。

    “诶,你做什么去,回来啊。”孙木匠抱着膀子坐在地上,在后面喊道。

    “没事,我看看去。”韩冒财头也不回的压低了声音说道,没走几步就蹲身猫着腰前进,小心翼翼的。

    孙木匠就在原地看着韩冒财一步步的远离自己,一时间是跟也不是,坐着不动也不是,直至昏暗的环境下再也看不见冒财的人影。

    而此时韩冒财已经走到了众人围成的圈外,穿出了林子,站在大石板路边,竟看到右手边的方向有星星点点的亮光,心头一动寻了过去。

    没有走的太远,当韩冒财隐隐绰绰的看清了前方是什么的时候,双脚就像钉在了地上一般,再也迈不动腿了

    晴川县的西城门外,此时正走来一行商队,为首三人,两男一女坐于马上,身后是一车车的货物,笼上了厚实的布,看不清是啥。

    于城门前查验过后,拉车进城。城内只能是牵马步行,女子牵着马一脸好奇,于长街之上东张西望。

    一会去那个摊上瞅瞅,一会去卖小吃的推车边驻足。

    “小姐,咱们还是尽快去住的地方吧。”左边的中年男子,上前半步小声说道。

    闻言姑娘将手中刚拿起的小首饰搁在了桌上,咬了咬唇往前走去。

    “是啊小姐,俺看陈大哥说的对。”右手边的男子身形极为高壮,光头,一脸憨憨傻傻的模样,说话还瓮声瓮气的。

    “你这憨货凑的什么热闹。”姑娘闻言回过头去,俏生生的翻了个白眼,那大个只是嘿嘿的笑。

    三人正说着,就听街边上有几个百姓在吼道:“快快快,走,去天下第一客栈吃鱼,去晚了连豆腐都吃不上了。”

    “对对对,你提醒我了,赶紧走,听说那天下第一客栈又新出了一种酒,揭盖那日香飘十里呐。”

    几个人边说着就往前跑,眨眼间就转过了街。这番话落在姑娘耳里,双目一亮,拍手便道:“走,咱们就住这天下第一客栈了。”

    “小姐,我来之前都问好了,城内有家洪福来客栈,大且亮堂。”那位陈大哥如此说着。

    “好啊,那陈大哥你就安排底下人去洪福来住,我倒是要看看这天下第一客栈有什么稀奇的,引的那些人如此这般。”姑娘说罢,继续往前走去。

    实在是拗不过,陈大哥想想对那大个道:“铁牛,你照顾好小姐,我安排好他们,随后就来。”

    “俺,放心。”傻大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笑呵呵的道。

    瞧瞧,才过去几天,没想到增税来的这么快,刘元一脸肉痛的将银子交了上去。

    今儿生意比昨日还要好些,而且来了不少的生面孔,稍稍让他心里有些安慰。

    刚要走去厨房,门前来了两位独特的客人,一男一女,女子姿容中等,气质上佳,难得是眉眼间带着三分英气。

    男的更是奇特,跨过门槛的时候,感觉头顶快要挨着顶上门框了,那姑娘也不算矮了,却堪堪到男的腰部往上一点。

    “掌柜的。”男子一张嘴,声音粗豪还嗡嗡的,瞬间吸引了整个客栈人的目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