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二章 那座山

    “可不是胡说,封山之后,住在那附近的人传出来的,说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说什么,为什么万岁爷要派重兵把守封山,就是为了用军队的铁血阳魂,镇一镇这道宗祖庭的阴煞。”

    那人是越说越来劲了,声音不自觉的高了几分。

    “那男人,休要聒噪嘀咕,快些赶路。”一官兵横眉瞪了那人一眼,凌空抽了一鞭子怒声说道,那人顿时埋头闭嘴,不敢多说。

    众人走路要赶至太清山,是很耗时的,当天色都黑了下来还未走到,就近在一片野林子里驻扎下来。

    随便吃了点林间野果,喝了点山间泉水就算是果腹了。山间蛇虫不少,洒上了白灰和硫磺,止不住的却是虫鸣,格外的吵杂,让众人无心睡眠。

    最可怕的是,当第一个心宽睡着的人,还打呼噜的时候,剩下的人都别想睡了。

    只听密林内,虫鸣夹佑着私语,还有轰轰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夜里督兵们在四周巡逻,防止有人偷偷跑掉,当然摊上这种事情,一般情况下是不敢跑的,不管有没有被抓回来,都会连累家人。

    半夜的时候又有人起来撒尿,为了便于管理,自然不能跑远了,结果一泡泡尿下去,夜里林间的风再那么一吹,嚯,那个味。

    本来要睡着的也再次被熏醒了,还越闻越精神,简直提神醒脑。

    当中就有那个白日多话被督兵呵斥的男子,他叫韩冒财,与孙木匠有同乡之谊。

    在晴川县内二人又住在一条街上,手艺也相差不多,关系算是要好,此刻两人躺在一边。

    韩冒财两个眼儿珠子瞪的滴溜溜的,伸手拍了一下孙木匠的肩膀。

    “你作甚?”孙木匠背对着身子没有转过来,脖子扭了一下沉声说道。

    “哈,你果然没睡。”韩冒财神色一喜,身子又往前挪了几步,撑起半个身子朝着孙木匠的耳朵悄声道:“咱们聊聊,唠唠。”

    “有啥好唠的。”孙木匠烦不胜烦,本来夜里闻着这味,又听着噼里啪啦的虫子叫就够难受的了。说着转过身来,“行行行,聊吧。”

    “那可是道宗祖庭啊,换了几年前,就你我咱们这些人,哪有资格上去,最多不过是在外山拜拜,给太清山添一点香火,如今要去山顶了,孙哥你就一点儿不好奇?”

    “不好奇。”孙木匠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说罢还打了个哈欠,显然是困的不行,但碍于环境是死活睡不着。

    “你说万岁爷哪儿不好建,偏偏要选这道宗祖庭,是咋想的啊?还连累的咱们晴川的木匠们”韩冒财又一脸纳闷的说道。

    “嘘。”孙木匠伸手过来捂住他的嘴:“有些话还是少说为妙,你这张嘴就是管不住,小心害己害人。”

    “我这不是说顺嘴了嘛。”韩冒财一摆头又道:“你说,这道宗祖庭传的这么邪乎,咱们该不会死在上面吧?”

    闻言孙木匠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拿眼睛一瞪道:“越说越离谱了!睡觉吧。”

    说着转过身去,后面不知那韩冒财又瞎嘀咕了些什么,反正是越来越模糊,直至完全听不见时,孙木匠已然困的睡去。

    感觉没睡多大一会儿,天就亮了,再次启程赶路,大家几乎是垮着一张脸,拖着腿往前走。

    正午刚过,韩冒财突然来了劲儿,颇有些兴奋的扯了扯孙木匠的袖子,跳脚指着远处道:“看看,孙哥你快看。”

    “干啥玩意儿,就看看看,我说你一天天的精力咋这么旺盛呢。”实在是惹的烦了,孙木匠恨不得照屁股给他一脚,如果不是太累了。

    “不是,孙哥你看啊。”

    一帮子人都是埋头赶路的,此时听着话,孙木匠抬起头来,顿时长大了嘴,露出两圈微黄的牙齿。

    只见远处一座青山苍翠,拔地而起,巍峨耸立,大有顶天擎日之势,山巅更是隐于云雾之间,有绸缎似的山泉高挂,恰从云雾下流淌而出一般,缥缈飘忽。

    “那莫不是仙山吧”孙木匠看着远方景象,痴痴的说道。

    两人具是一辈子没出过远门的,若不是游侠习武之人,大多老百姓也是如此。

    所以除了周边的一些矮山,他们别的也没见过什么了,此时骤见,自是惊诧异常。

    “太清山啊,一定是太清山,咱们要到了。”韩冒财拍着手掌。

    过不多时,越来越多的人看见了远处那座巍峨耸立的山峰,不少人都愣的驻足停下,在督兵的催促下,再次上路。

    不知是不是想到将要在那‘仙山’上建造宫殿,那就是‘仙宫’了啊,众人的精神好了不少。

    望山跑死马,直至临近黄昏,远山披上红纱的时候,众人才堪堪要走到了山脚,隐约可间一只只的大鸟在山间飞舞。

    “如此景象生机盎然,何来鬼哭狼嚎一说。”孙木匠暗戳戳的拍了一下韩冒财道。

    “呵,呵呵,我那不也是听说,听说的嘛。”韩冒财微微垂头讪笑着,有些尴尬。

    太清山附近没城,倒是有个小镇,唤作安平镇,镇子人多,白日也热闹,隔山差五的还有集会,得有一般的镇子三倍那么大。

    多年前,偶尔的还有下山道士,来小镇买些东西,小镇的百姓也会入山,在山间道观拜拜上香什么的。

    眼看着快入夜了,不适宜上山,众人便在督兵的带领下,进镇子里住下了。

    总算不是昨儿那样的环境了,虽然还是不如家里,但这一对比昨夜,简直不要太舒服。

    同样的,韩冒财与孙木匠住在一起,两人合衣躺下,难得的韩冒财没有多话,不一会儿就舒舒服服的睡了。

    子夜时间过去约莫半个时辰,大抵是所有人都陷入睡梦中的时候。

    “哈哈哈哈哈——”一阵阵的大笑声,由远及近。

    接着就是嘈佑的吵闹声不断响起,韩冒财率先醒了,又把孙木匠叫醒,两人穿上鞋往外走去。

    就看见好多百姓还有同来的匠人们,都起来了。

    一根根火把映照下,只见一个披头散发一身破旧布衣的男子,在小镇上撒欢的跑,一边跑嘴边一边笑:“哈哈哈哈,大道五十,遁去其一,有一,还有一,哈哈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