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蒸蒸日上

    刘元这个威胁对赵长镜来说,可谓是相当的狠了。

    从刚来客栈的时候,赵长镜这也看不上,那儿也瞧不起,到后来的死皮赖脸的磨着也要和他们一起吃饭。

    无他,只因为那七香水煮鱼的味道太勾人,那滑蛋豆腐也忒好吃了,和两位伙计一起吃饭才可以蹭这两道菜啊。

    生意好起来赚到钱之后,刘元也愿意做做这些菜和两个伙计一起吃,先前是没钱,他不是那小气的人。

    之前赵长镜还不信天底下有什么东西,是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来了这个客栈之后他信了。

    无良掌柜刘元,做那么勾人的菜,一天还只卖几份,他不靠蹭压根没得吃。

    他赵长镜自诩也是见过世面的男人,可从未吃过如此好吃的食物,如今已经有点乐不思蜀的苗头了。

    所以一听刘元这话,赵长镜自觉的闭上了嘴,同时他曾经还不止一次的想过,要不要把这位掌柜的拐回去专门做菜。

    后来想想还是放弃了,如果真的绑回去了,到时候可能就轮不到自己了,现在天天还有的蹭,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起锅,盛碗,刘元一撸袖子,将锅放下后随口说道:“上菜。”

    “诶诶。”赵长镜满口答应着,端着桌上的盘就往外走,这事他已经干的是熟练无比。

    不做点事,他都感觉自己不太好意思在晚上的时候蹭吃,正好现在生意好起来了,客栈内的人手不够,刘元也就顺水推舟了。

    此时的他,丝毫看不出先前那个干脆利落杀死凶手的果断模样。

    大堂内的上桌率有七成之高,其中大部分的人来晚了是吃不上那两道头牌的,不过这些人也不舍得走,即使是吃不到,闻闻味他们也是开心的。

    用先前那些熟客的话说,那就是‘闻着味也下饭啊’。

    大约在下午快申时,终于将客栈内所有的客人都送走了,晚上一般来说是很少客人了,因为中午的时候就卖完了。

    擦完最后一张桌子,李兰心跑到桌边坐下,整个人趴在了桌上,真累啊,刘元早就瘫在了椅子里,郑东西包括赵长镜也坐在一边。

    刘元这几日下来突然发现自己忙于灶边,竟然对压迫丹田内的‘源’也是有效果的,虽然微乎其微,但积累的多了,也能感受到丝丝暖流,在悄然的改变着自己的身体。

    自上次挨打,发现有用之后,刘元经常偷偷的在屋子里自己打自己,或者拿身体撞墙撞树。

    考虑到自己身为掌柜的威严,不能再找郑东西两人打自己了。

    每晚,掌柜的屋子里都会有异响传出,初时吓了李兰心与郑东西一跳,还以为又来了什么人,着急忙慌的赶到,被掌柜的随便说了点什么搪塞了过去。

    再后来,两人也不管了,只在心里揣测着,他们掌柜的可能又犯病了吧。

    直到第二日清晨,就能看见掌柜的一瘸一拐的往楼下走,然后晚上继续传出异响,周而复始。

    一旦你以为一个人是中邪了之后,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举动你都不觉得奇怪了,现在李兰心和郑东西两人看掌柜的就是这样。

    其实刘元心里还是有些好奇的,平时也不看郑东西怎么练功,到底是怎么提升自己的,难道神偷门的功法比较独特?

    “咱们吃饭吧。”也不知几个人围着中间的长桌瘫了多久,突然赵长镜笑呵呵的说道。

    “恩?”三人闻言同时轻哼一声,抬起头来把赵长镜看着。

    “我说赵长镜啊,你最近这脸皮可是越来越厚了。”李兰心敲了敲桌子,嘴上老气横秋的说道。

    赵长镜也不反驳,只是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等等吧,看看晚上还有没有客人。”刘元随口说着,刚才他一直在闭目细细体会丹田中那颗‘源’的变化。

    话语说完,刘元又一推桌子,自动滑到了柜台边上,探手拿起了桌面上的算盘,开始叭叭的拨弄起来,算算这些天收入多少银两。

    自那日林捕头说账房先生被放出来了之后,直到今天都还没有那人的影子。

    前天的时候,那八果珍酒的木酿法到时候了,刘元去了一趟善府,将小木罐启了出来。

    顺便也看了下王大善人儿子舞枪弄棒的情况,发觉王生身体看起来一般,还真是有一股子力气,用枪都不太衬他,得用锤。

    当时指点了一番,顺便和那位不怎么服气的教习对了两招,两招于这里不是虚数是确数,因为那位教习在刘元手底下就只过了两招。

    没待太久,心里急着八果珍酒的最后一步‘金’酿法,刘元拿上木罐就往回走。

    最后一步‘金’酿法,需纳锋锐之气,刘元脑子一动,就想到了陨星厨刀,将二者捆绑在了一起放好之后便不去管它。

    李兰心往左挪动了一个身位,探头好奇的看着刘元拨着算盘,虽然不是自己赚钱,但每到这个时候,她看着也还是很开心。

    “赚了多少?”李兰心看着自家掌柜的脸上露出笑容,好奇的问道。

    “呵呵。”刘元轻笑一下。

    “恩?”李兰心双目专注的看着刘元。

    “不告诉你。”

    闻言李兰心双目圆瞪,鼓着腮帮子,被气的毫无办法。

    闲聊着就快到了晚上,一个客人没等来,却等来了一个老熟人。

    只见林捕头跨门走了进来,刘元笑嘻嘻的起身迎了上去道:“林捕头要吃点什么。”

    “我月俸才多少,小刘你这的菜我可吃不起啊。”林捕头调侃着又道:“好了也不多说,我来是有件事儿要通知。”

    “哦,何事?”

    林捕头在桌前坐下,轻声说道:“第一件儿事,朝廷要增税了。”

    “好端端的,这是为何?难不成是要打仗了?”刘元狐疑着说道,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眼看着生意才刚好起来。

    只见林捕头摇了摇头又道:“不是,是圣上要新建天子行宫,就落在咱们晴川县附近的太清山上!”话到太清山三个字上,林捕头食指咚的一声,敲了下桌面。

    太清山!李兰心几人还没什么,赵长镜瞬间双目一睁,此时几人都看着林捕头,没人注意到他的异常反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