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九章 来来来

    心头想着这件事情,刘元跟着也走进屋内,发现林捕头已经给自己倒了碗茶水喝上了。

    刘元顿时想起一事,在林捕头身侧坐下,笑眯了眼看着后者说道:“林捕头,那什么上次还有壶普洱的钱,您还没给呢,不会忘了吧。”

    说来这都多少天前的事情了,就看林捕头皱眉思索着,刘元又提醒了两句,后者终于是想了起来,啊的一声,探手入怀摸出一把铜板,在手指上数了数递了过去。

    美的将钱接到手中,刘元才想起问道:“林捕头今儿您来是?”

    “做个笔录。”林捕头说着掏出了腰间的纸笔,又道:“上次贼寇在你们客栈的事情,详细说来,我也好回去交差了。”

    一听原来是这件事,刘元显得相当配合,先是将大部分的功劳都推到了雷家兄妹的身上,接着又胡乱说了些自己有一把子力气,然后是一位神秘高手,从天而降出来收尾。

    中间省去了那些人的主要目的是李兰心,还有李兰心以死相逼一事,为了不多惹麻烦,更是将郑东西塑造成了一个旁观者的角色。

    “行了,那我就回去了。”林捕头写完,收起东西便往外走,刘元笑着在身后挥了挥手,正巧看见一个男子往里走,与林捕头打了一个照面。

    来人一袭文士长衫,满身的书卷气,面容看上去也特别温和,巧了,正是刘元当初追凶至常宁街时,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上次匆匆一别,也不曾互通名姓,在下赵长镜,不知掌柜的您可还记得啊?”男子十分谦和的说着施了一礼后笑看着刘元。

    当日赵长镜在常宁街本想让眼前这位掌柜的给他带带路,因为他人生地不熟的,把那凶手给追丢了。

    这些日子赵长镜还会在晴川逗留,便想起了当日刘元给他说的天下第一客栈,听着这名字实在厉害,这不心头好奇就寻摸来了。

    来了之后才发现,真真是名不副实。

    名字起的倒是大气,然而牌匾上那几个字写的丑也就算了,客栈里总共还没几个人,看样子还都是伙计不是客人。

    而且瞧着刚才出门那位是个捕头,手里拿着纸笔,咋的,这小破店还惹上官司了?

    就这么一瞬间,赵长镜心里就想了这许多。

    “原来是赵兄,记得自然是记得的。”刘元笑眯眯的迎上前去,表现出了一位掌柜的面对客人时应有的热情。

    其实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眼前这人话多,还爱念两句狗屁不通的酸诗,当日说完自家客栈的名儿他就后悔了。

    没想到这人真的找了过来,也没办法,开店的没法选择自己的客人,也只能笑着接受了,刘元又道:“在下刘元,这家客栈的掌柜。”

    “不知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既来之则安之,这店虽然不怎么样,好在自己待不长,赵长镜便爽快的说了一声:“住店!”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里,刘元总算见识到了那增长的一百人气值体现在什么地方了。

    “掌柜的,快快快啊,等不及了!”

    “对啊,就那什么七香水煮鱼我吃不到了,滑蛋豆腐昨儿可是说好了的,你得有。”这人不知是谁,说着还咽了口唾沫,那样子就像是快把舌头吞了。

    “滑蛋豆腐,要滑蛋豆腐。”又有人起哄,不止嘴里大吼,更是伸手拍着桌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和谁叫板呢。

    大堂内闹闹哄哄的,比有说书的茶肆酒楼还要热闹几分。

    自那日孙木匠回去后,在县城里好一顿吹嘘,不管去哪个员外还是百姓家做个座椅板凳的,都得夸那水煮鱼是他这辈子吃过最香的。

    再加上遇到些熟人的王大善人也会多加美言,无形之中这好奇来客栈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本来开始一听那水煮鱼要一两银子一份,一个蛋和豆腐都要八钱银子,吓退了好些人,可耐不住真有那好奇的不是。

    闻着那香味再咀嚼着滑嫩的鱼片,闭上双目,鲜香麻辣等等味道,一瞬间在舌尖上爆开,爽的差点没灵魂出窍了。

    至此,天下第一客栈内的生意也就越来越好。

    此时大堂内如此多的人都没吃上菜,却是因为至今也只有刘元一人做菜,实在是忙不过来啊,独独一人不同。

    就见这些人一边闹腾着,一边把目光投向靠门左侧的那张桌,桌前坐着一身锦衣绸缎的王大善人。

    桌上摆着令人羡慕的七香水煮鱼与滑蛋豆腐各一份,众人眼神里都露出痴缠的目光,痴的是鱼,缠的是豆腐。

    羡慕却不嫉妒,就因为那人是王大善人,他们来了这么多次,也只见过王大善人一人,可以桌上同时摆着两份招牌菜。

    天下第一客栈有几个规矩,七香水煮鱼一日只卖三份,滑蛋豆腐一日只卖七份,一个客人不能同时点两道菜。

    至今为止,也只得王大善人一人是特例。

    没有人就此提出异议,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是客栈掌柜,在感谢王大善人曾经的那些善举。

    “来了,八仙桌客人的滑蛋豆腐一份。”后院门帘一掀,李兰心端着木盘走了出来,往五个人的中间一放,缓缓揭开了木盖。

    刷刷刷的声音响起,整张桌子就摆着一份滑蛋豆腐,五个人的筷子同时伸了过来,争的你来我往筷子打架,就为了吃这第一口。

    如此场面不是第一次见了,李兰心见怪不怪,十分平淡的朝后院走去,郑东西穿插在桌子边,看谁的杯子空了添上茶水。

    一到后院就看见厨房的门边上,依着个一身文士长衫的男子,李兰心赶紧当没看见溜到了马厩里,给刘窜风喂食。

    可惜赵长镜看见他了,只见其眼睛一亮就朝李兰心走来,同时嘴上还说道:“兰心小姐,在下新作了一首诗,你给品品。”

    一听这句话,李大小姐心头一跳,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求求你,你去找掌柜的好吧,我实在是没空。”李大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赵长镜让她品诗。

    你说看上去挺正常一个人,怎么说写诗就写诗了呢,李兰心说着赶紧开溜走去大堂,如果可以选,她宁愿将整个客栈打扫一次。

    不知是不是李兰心的话起了作用,赵长镜脸上带着笑意,走进了热火朝天的厨房。

    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被刘元头也不抬的打断道:“你要是敢说一个字,晚上就不用和我们坐一起吃饭了。”

    就见赵长境张着嘴,连面部神情也僵住了,硬生生的把话又咽了回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