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八章 没回来

    善府内,垂花门前,赫然眼前之人虽还未通名报姓,就凭人这长相,刘元也认出来了,必然是王大善人的儿子无疑。

    果然,只见眼前少年微微低头,有些尴尬的喊了一声:“爹,你怎么这时回来了。”

    “又在院子里胡闹不是,险些伤到客人。”王大善人依旧板着一张脸,怒声斥到。

    “这不是没伤到吗?”少年头低的更低了一些,小声嘟囔着。

    “什么?!”王大善人道。

    “没什么。”少年唤作王生,抬起头来笑呵呵走到了刘元身前,两眼都泛着光的把刘元看着道:“大哥,您本事真高,就刚才咔咔那两下,比我府里的教习都厉害不少。”

    “哈哈,我那也是瞎闹,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刘元摆了摆手,并不承认。

    心里却还是乐的不行,想他在元御阁当了那么多年的三脚猫,这还是头一回被人夸上一句本事真高。

    “我这小儿就爱个舞枪弄棒的瞎玩,倒让小刘你见笑了。”王大善人瞪了自家儿子一眼,转头看着刘元苦笑说道。

    不过他儿子这话倒是说到心坎里了,他也的确是没想到这位小刘掌柜的不仅厨艺好,还会这么一手。

    “哈哈,不碍事,强身健体挺好的。”刘元回了一个笑容说道。

    确实也不算啥事,虽说圣上当年马踏江湖,但并不妨碍民间操练,毕竟没有了内功心法,就等于是断了根基,李兰心便如是。

    说来也的确不过是强身健体,朝廷打仗还喜欢这样的人,毕竟就算之前江湖兴盛之时,有那天赋得以修出内力的也是少数人。

    不过,刘元又想到了刚才那一枪飞来的凌厉与力道,心头暗道这少年看上去不怎么壮实,倒真是有一把子力气。

    “爹你小瞧人,我舞刀弄枪的可不是瞎玩,将来孩儿要当将军,要领兵打仗,远征草原!”王生骄傲的扬起头来,锋芒毕露。

    “好好好,我王家要出一位将军了,去练你的吧,爹还要陪客人。”王大善人说着,揉了揉王生的脑袋。

    闻言王生却是站住不动,继续看着刘元道:“大哥,您下次什么时候来,要不您教我呗,我认您当师父。”

    瞧瞧,又是一声大哥,看来开始就打了套近乎的心思。

    这话说的刘元心头一跳,他哪儿有那本事,赶紧摇头苦笑道:“可使不得,你还是好好跟着府上教习吧。”

    看着后者眼神中的失落,想想王大善人如今也算客栈的老主顾了,与他打好关系也只有好处,便又说道:“不过,我以后来善府,倒是可以从旁看看,指点一番。”

    “太好了!您可得常来。”说着王生在原地一个蹦跶,跳过了垂花门,消失于转角。

    “麻烦你了。”王大善人拱手说道。

    “不麻烦。”刘元摇了摇头,说着又一拍自己腰间的小木罐儿:“要说麻烦,那也是我先麻烦您啊。”

    二人说着话,便走到了院子里间,一圆形土圃内,便是先前远远看见的那棵龟背树。

    王大善人本来想要命下人来挖坑,刘元连说不用,自己来就好。之后便接过锄头,在树边吭哧吭哧的挖了起来。

    差不多按照那酿法上所说,得见树根脉的时候,刘元将木罐小心翼翼的埋了下去,做完这些,刘元说自己两日后再来,接着又连声感谢便告辞离去。

    当回到客栈之后,发现大堂内已经摆上了桌椅,孙木匠的速度的确很快,如今已经将地板修复好了,正在摆弄楼梯。

    与李兰心和郑东西两人打声招呼后,在长桌前的罗圈椅内坐了下来。

    摸了摸自己的脸,他总感觉自己脸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估摸着明天可以把白布拆了。

    三人围坐在桌边闲聊了起来,难得有如此惬意的时候,不一会儿又去问问孙木匠要不要喝水,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客栈内所有东西都收拾完了,顿时焕然一新。

    刘元给了银子,与孙木匠挥手作别,整个天下第一客栈内显得安静了下来,又只有他们三人了。

    “咱们客栈是不是应该再招点伙计了?”李兰心突然说道,毕竟这么大一个客栈就她一个杂役,实在是收拾不过来。

    “对,是要再招伙计。”刘元一拍额头,这事儿他竟然给忘了。说着刘元便去柜台后拿起笔墨写了起来,李兰心好奇的跟了过去。

    “必须得是身怀绝技之人”李兰心一字一字的读着掌柜的所写的东西,睁着两个大眼珠子看着他:“掌柜的您这是招佑役还是招佑耍呢?”

    “去去,你懂得什么,咱们这可是天下第一客栈,没点绝技那好意思进咱们店门吗?”刘元拿着纸端着浆糊就往外走。

    这个告示,是他早就想好该怎么写的,自从那鸡鸣山的事情过去后,心里已经有了个模糊的想法。

    “掌柜的好像说的有道理。”两人站在门内,郑东西悄悄对着李兰心耳语道,后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粘贴完了后,刘元又看了一眼,满意的拍了拍手。

    “唉,话说得找个机会问问林捕头,咱们客栈的账房先生被关牢里了咋还没放出来。”刘元说着心里想到吴二都死了,当初的事情怎还没完呢。

    话刚说到这,李兰心与郑东西同时指了指刘元背后,紧接着就听背后冷不丁的响起一个声音:“你家账房先生,昨天就从牢里放出来了啊,怎么,没回客栈吗?”

    吓了刘元一跳,转过身去就看见一身墨蓝色官服的林捕头杵在那儿,刘元开口即道:“我的林大捕头,你这走路都没声的吗,什么时候来的也说一声啊?”

    “刚到。”林捕头笑笑,“话说,你家账房先生不在?”

    林捕头又说了一遍,刘元才回过神来,神情疑惑,眉头微蹙:“没回来啊。”

    “怪了,那能去哪儿了。”林捕头说着往店里走。

    对啊,怪了,刘元心里也如此说着,莫不成是因为当初的事情内疚,不敢回客栈了?

    不应该啊,据说这位账房先生是一直跟着父亲的老人了,等有机会了得问问三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