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六章 蒙加拉

    “对。”刚要说的话被王大善人抢先说了,孙木匠点了点头。

    “是嘛,那真是巧了啊。”刘元眼神一亮,想不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忍不住上前半步又道:“我有一事相求,等饭后咱们详聊。”

    他可没忘了还要给孙木匠再做一份,王大善人点了点头,刘元快步朝后院走去,郑东西给两人添上茶水。

    回到后厨以后,关上房门四下无人,刘元先是掏出了吊坠,把精英级的任务接受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会不会将今儿这两位算上。

    做完这些,刘元才再次动刀。

    过不多时,当鱼端到孙木匠桌上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刘元再次收获到了一番赞美。

    当孙木匠吃完鱼片,打着饱嗝出门离去准备木材的时候,大堂内只剩下刘元和王大善人两人,郑东西与李兰心去了后院。

    既然是求别人,所以刘元显得很是诚心,直言道:“我有一壶陈酿,家传一独特的酿法,需要在百年古树下埋上两日。”说着刘元还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小木罐。

    “哈哈,我还倒是什么,神神秘秘的,原来就是如此小事,好说,到时候酒酿好了,让我尝尝鲜就行。”王大善人摆了摆手,一口应承下来。

    “一定一定。”知道王大善人应该比较好说话,没想到如此简单就同意了,刘元开心的道。

    “那小刘你现在就随我去吗?”王大善人伸手一指门外道,之所以这么干脆的就答应,是王大善人对刘元的感觉不错。

    其实是对菜爱的很了,爱屋及乌连带着觉得掌柜的也不错。

    “也好,您稍候片刻。”刘元点了点头,说完向着后院走去,嘱托了郑东西和李兰心两句,一会儿木匠来了,让他们仔细着点。

    话语说完,李兰心却是冷哼了一声,刘元自然知道她是为何,只得好言细语的笑道:“放心,忘不了忘不了,等晚上回来一定做水煮鱼。”

    说着刘元便往外走去,腰间挂的小木罐一摇一晃。

    跟在王大善人的身后,离开图运街向左,去往长木街,距离确实不远,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刘元便站到了一处大宅院的门口。

    双扇的大门是敞开的,登上两条灰石板铺就的阶梯,头顶匾额写着‘善府’两个大字,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总不能叫王府不是。

    跨门入内,中间一处院落极为宽敞,两边抄手游廊上来往仆从婢女见主人皆恭敬行礼。

    只看这眼前景象,刘元才震惊的发现王大善人家底是有多么厚实。

    “王管家不在府中,由我领你去吧。”王大善人笑呵呵的十分随和。

    其实站在这个位置,刘元已经得见那颗百年大树的树冠,乃是一棵长不了多高的龟背树,伞盖似的树冠倒垂而下,夏日乘凉必然十分舒服。

    “有劳了。”刘元跟在身后,一路上见识更多,才发觉自己真是太穷了,同时也在心里暗自好奇,这位王大善人到底是做的什么营生。

    府内本是安静,却突闻一声断喝,“小心!”接着便是嗖的一声响起,一杆明晃晃的长枪穿过垂花门斜飞而来,枪尖直插刘元头颅,速度快极。

    这真是飞来横祸,刘元抢上前一步,劈手在枪杆下那么一击,顺手一把握在了手里,枪入手中犹自颤抖两下,心头暗道一声:好足的力道。

    经此一下,倒敏锐察觉到自己身体果真强了一丝,那压迫出来的‘源’起到了作用。

    按照当日印在脑子里的秘籍口诀来看,纯阳霸体总共分为十三层,此时他应该是初窥门径,仿佛下一刻就要踏入一层了。

    心头这样想着,却听身旁王大善人呵斥一声:“生儿,你又干的什么?”

    话音落,刘元抬头定睛看去,一位白色劲装身高七尺的男儿,从门后走了出来,面目与王大善人有七分相似

    也恰好是这个时候,晴川县上报的奏折与元御阁的秘信同时摆到了皇帝跟前。

    元御阁一直以来都是皇帝的刀,事无巨细不用经过中书舍,可直达御前。

    而晴川县的奏折,因为涉及江湖凶案,中书舍看过后上承皇上,又移交了一份至刑部存底。

    今儿早晨,这座宫门内,金阳殿上,文武百官列队四行,魏武帝高坐龙椅,面容已有了老态。

    其实当今圣上今年已经是五十五岁的年纪,只怪乃父仁皇也太长命,在位足足六十年至七十八岁的高龄才驾崩。

    圣上登基时已五十,民间的风言风语不少,当今圣上可谓是一生都活在了其父的阴影和高压下,血洗江湖可能也与此有关。

    压抑太久的人,总归是要爆发。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随侍太监在龙椅旁高声道。

    自两年前的马踏天下后,圣上就像是偃旗息鼓了,精力也越发不济。

    兵部尚书叶青羽出列奏道:“东边的草原王庭蒙加拉的王归天后,王庭分裂成诸部,昨日王庭王子请求圣上发兵援助,以助其收拢诸部一事,臣觉得可,此正是咱们扬威草原,收获草原蛮夷忠心的大好时机。”

    蒙加拉乃草原语,译为日不落。

    叶青羽说罢,圣上双目微眯不答,下一瞬间,朝堂上响起:“臣复议。”一个接一个的武将出队躬身说道。

    “恩,可还有卿有意见?”圣上开口沉声说道,听不出丝毫情绪。

    “臣以为,不妥!”居文官之首的中书舍章事,周正中上前一步。之后列举了两年前大兴刀兵一事,无论从人力物力财力来说,此时皆应该休养生息等等。

    语落,户部尚书出列复议。最终朝堂之上是东拉西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个没完。

    “好了,此事再议。”圣上一锤定音,昨儿的事情今天还是没解决,在太监的一声退朝中,兵部尚书叶青羽无奈一声大步离去。

    此时坐在勤政殿内,圣上左右各站一人,一清风般飘然离尘的道士,一谦卑恭敬垂手而立的太监。

    看着眼前一封信一份奏章,圣上伸手拿起那份晴川县令上表的奏章翻开细细看罢,神色平静轻声道:“周阁老竟当堂没提此事。”此话是陈述不是疑问。

    “楚师你也看看吧。”说着圣上将那份奏章递给了左手边的道士。

    “是,陛下。”楚牧伸手接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