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木

    十分幸运的是,不再是被动接受的试炼任务了,否则真是要了他的命了,可这个支线任务同样让他十分头痛。

    继承了吊坠一贯的风格,除了一个名字,没有给到他任何的提示。

    哦,不对,真要说有的话,就还有一句话,便是限期一月,自接受任务起开始计算。所以刘元才纠结了,这个任务他到底要不要接受。

    眼睁睁的看着雷家兄妹两和他七叔离开,最后刘元还是摇了摇头走回了厨房。

    这事说到底其实与他没多大关系,若不是好奇支线任务的奖励是什么,他可能都不会纠结。

    但就为了这么一个任务,便要抛下现在的局面去调查货物,刘元最后还是忍住了不接受,毕竟难度未知,犯不着为了奖励也未知的事把命搭上。

    大堂内传来李兰心和雷小小告别的声音,刘元已经从水井边的池子里捞起了一条肥鱼,走进了厨房。

    有些日子没有动手了,刘元闭上双目回忆了一番那七香水煮鱼该如何做。睁眼,点火,开锅。

    以武火烧上的时候,刘元的眼睛又瞟上了一旁插在木匣里的陨星厨刀,此刀外表看去实在普通,以至于李兰心与郑东西都没好奇,掌柜的从哪多出这么一把刀来。

    伸手握上刀柄,才省起自己还没来得及试刀。拿什么试刀呢,心里这般想着,刘元眼神落到了压在案板上还在一弹一弹的活鱼上。

    啪的一声,刘元反手用厚实的刀背磕在了鱼头上,后者顿时老实的一动不动。

    紧接着便开始杀鱼剖腹刮鱼鳞,一气呵成,等将鱼收拾的干干净净以后,刘元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劳什子陨星厨刀好像真没什么特别啊,要说锋利,任何一把好些的菜刀都能做到这么利索。

    摇了摇头心里暗呼怪事,也许是他自己真与这刀无缘,暂时还发觉不了此刀的妙用,刘元不信精英级任务的奖励会如此简单。

    锅以烧热,料也调制好,开始下鱼片。

    当厨房里再次传出香气的时候,李兰心这妮子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背着双手昂着头站到刘元对面,咳嗽两声道:“掌柜的,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答应过我什么呀?”

    “啥,别挡着光。”刘元头也不抬头的说着,双手端锅又翻了一下,灶火哄的一下蹿了上来,吓的李兰心后退一步。

    最后一道工序做完,盖上木盖,搓着双手笑嘻嘻的等着水煮鱼出锅,丝丝缕缕的香气在厨房内缭绕。

    李兰心抽了抽鼻子,咽了口唾沫,一巴掌排在台面上怒呵一声:“掌柜的。”

    “恩?哦,对了你刚才问什么来着?答应你什么,李大小姐你直说好不好。”刘元说着无奈的笑了笑,因为他实在想不起。

    “你说会做一道七香水煮鱼”李兰心刚说到这,刘元恍然大悟:“啊,这事,我记起了,好,等中午,王大善人走了后,咱们就吃饭,亲自下厨再做一道七香水煮鱼。”刘元放下袖子。

    揭开木盖,起锅盛碗,李兰心闻言这才乐了端着盘出了厨房。

    在李兰心走了之后,刘元却没急着离去,而是在心里算算时间差不多了,走到了水井边,将吊下去的那个木桶拉了上来,‘水’酿法该结束了。

    八果珍酒的小木罐还好好的待在桶里,没有出什么意外,封口都是完好的。

    金木水火土五行酿法,如今已结束了三门,接下来是‘木’酿法。

    ‘木’酿法与前三种不大一样,木乃生之气,需要将木罐安放在生机最是旺盛的地方。

    具体的,当初那本册子上推荐了三个地方,被刘元记了下来,分别是大潮过后的泥下,百年以上古树的根脉,初春繁花之地。

    细细思索了一番,此三者也就只有百年古树根脉比较好找了,可这哪棵树是百年的,他又怎么认得出来。

    将木罐拴在腰间,刘元便走出后院,正看见王大善人吃的香甜,李大小姐看的眼馋,郑东西也回来了,身后还跟了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

    “香,也太香了。”郑东西还未说话,那老实汉子便瞪大双眼,用力嗅了嗅,出声赞叹道,满眼都是惊诧,听的刘元在一旁乐不可支。

    闻着香味,这汉子顺利的找到了源头,才发现吃饭的是这位,忙过去行礼问好:“王大善人好。”

    “哈哈,好好。”王大善人乐呵呵的回了一下,往嘴里塞下一薄薄的鱼片。

    在晴川县内,王大善人的名气是很大的,只因他没少设铺施粥,在天灾人祸的时候,也曾赈济灾民。

    两人一番交谈完了后,才轮到刘元上前还未开口,便听那汉子竖起大拇指:“掌柜的,您这的菜是真香,我看就是那隔壁洪福来也比之不上嘞。”

    “您客气。”刘元应承一声,又听郑东西在一旁介绍,知道这位是来修理的木匠孙春,便引着他来到楼梯口:“您看看这个,要多久能解决?”

    “不难,一天以内保管给你收拾的妥妥帖帖。”孙春一口说道。

    一听这话刘元就决定了就找这位,之后又谈了谈桌椅的事情,这木匠也有门路,三下两下的将价格也商议好了。

    桌椅的木料用的是小辕木,属中等,全部弄下来是二两四钱银子。

    当这些都谈妥后,刘元发现后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吞咽了口唾沫后说道:“掌柜的您这水煮鱼多少银子一份?”

    原来是闻着香味实在受不了了,馋了。刘元乐了,竖起一指说道:“一两银子一份。”

    “贵是贵了点,不过以我看,值!也给我来上一份好了。”孙木匠看王大善人吃的香,自己也实在是受不了了,索杏点了一份。

    说到木活,他在城内也是前几,倒还花的起这一两银子。

    “得嘞。”刘元答应一声,刚要走去,突然神色一动问道:“您可知咱们县城内,较近的地方,哪儿有百年以上的大树吗?”

    “哦?较近吗?”孙木匠思索着看到了隔壁桌的王大善人,眼神一亮,还不待他开口。王大善人便笑眯眯的看着刘元道:“我宅子里正有一棵,不知小刘你问这个作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