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 早看出来了

    又他***震动了,刘元心头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没有什么任务会在这个时候完成,如果吊坠震动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刘元哭丧着一张脸,扁着下嘴唇,右手握拳锤着地面,要不是此时天色昏暗,他脑袋又包的看不清脸,当会发现他比雷小小这个丢了货的人还要来的伤心。

    伸手拍了拍雷小小的肩膀以示安慰,开口在其耳边轻声说道:“起来吧。”

    “呼”雷小小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手持火把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最坏的结果还是来了,可终究也必须要面对,雷小小平复了下心情,跟着大批人马向着山下走去。

    将鸡鸣山探查完了,该尽早回去复命,除了一些用具以外,没有找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

    郑东西都能看出来的东西,元御阁的窦岐初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些贼寇多半是当年被灭掉的铁山帮中的弟子。

    这些事情没必要说与晴川县衙知晓,自由他们上报朝廷。按理说是树倒猢狲散,没想到这些人又悄然聚集了起来,不得不重视。

    连夜那朱漆大门内就飞出一只信鸽,直入高空,向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自然不是什么事都能用六尾隼的,这信鸽虽然比之六尾差上不少,却也不是寻常信鸽可比,乃元御阁精心饲养多年。

    于此同时,城中大部分守卫都离城前往鸡鸣山还未归,有一骑快马离城而去,走官道前往李家宗族所在的西南道。

    那封信李长笛是以独特的方法写就,即使半道遗失或是被人劫去,拿到手里也丝毫看不明白。

    当县备大人率领兵马入城的时候,天色已然是彻底的昏暗了下去,半弧的白月挂在高空,点点星光衬在周围。

    入城之后,刘元与林捕头告辞一声,随雷小小往客栈行去。

    除了偶尔遇到巡街的捕快,一路上都鲜有行人,先前刘元问了雷小小一个问题,找到货物之后怎么办。

    现在情况全然不同了,刘元又再次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经过先前贼寇的事情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雷小小看了看头顶月,缓缓开口说道:“追,顺着那山路追下去,我倒要看看这些贼寇将那批东西运去哪里。”

    货物没在鸡鸣山上,刘元心里也十分好奇,本以为那些贼寇不过是临时聚集起来,可从冲击县城的行为还有铀走的货物来看,他们背后似乎还有人

    安安心心的开个客栈怎么都那么难呐,刘元也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好在此事过后,终于能安稳下来了。

    过不多时,两人走到了天下第一客栈的门口,门是虚掩着的,从门缝透出一丝橙黄的光亮,刘元上前一步推门走了进去。

    客栈内灯火通明,李兰心与郑东西两人都侯在桌旁。让刘元意外的是,雷青锋竟然也坐在一边。

    看见雷小小的时候,后者率先站起身来上前两步道:“妹妹,怎么样了,咱们的货找到了吗,七叔已经醒了。”

    “没有。”雷小小摇了摇头,并不想多说这件事情又道:“走,去看看七叔吧。”两人说着就往后院走去。

    留下刘元在后边不住摇头,这个兄长比起妹妹来说也差了太多。

    “你们也早点休息吧。”今儿实在是疲倦了,刘元看着二人,说完自己走到了柜台前,开始叭叭的拨着算盘,算算置换那些新的桌椅大概需要多少银子。

    “好啊,那掌柜的我上去休息了。”李兰心掩口打了个哈欠,小心让开阶梯上的坑凹上楼而去。

    当李兰心走了之后,郑东西才神色有些迟疑又带着点尴尬的走到刘元对面。

    刘元抬起头来,神色疑惑的看着他问道:“怎的,东西你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掌柜的你就不好奇我的来历或者说身份吗?”郑东西深吸一口气说道。

    明显的郑东西指的是自己先前在面对那些贼寇时的表现。

    “哈哈,有什么好好奇的,人都有秘密嘛,我只要知道你是我的伙计就行了。”刘元毫不在意的说着又道:“隐藏好自己,不要被后面来调查的人发现了什么。”

    不过是这么两句话,听的郑东西感动不已,用力的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心头暗道都这个时候了,掌柜的竟然还如此关心自己,眼眶里隐有泪花闪动。

    眨了眨眼,郑东西又道:“那掌柜的我去睡下了。”说着就朝后院走去,后院的铺屋已经收拾出来,郑东西搬过去住了。

    看着郑东西走去的背影,刘元在心头暗自好笑的想道,不就是神偷门的弟子嘛,我早就知道了。

    闪烁的烛火被风吹动,刘元掏出了一直藏在柜台里的滑蛋豆腐的食谱,夜里寂静,这次再也没有人打扰,他仔仔细细的读完,全部记在了心里之后,按照往常一样将此物烧掉。

    闭上眼又回忆了一番,刘元心里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不该将七香水煮鱼只定价一两银子的,导致如今这滑蛋豆腐定价只能低于一两了。

    蛋和豆腐总不能比鱼肉还贵吧,理是这个理,但刘元的心里总觉得亏了。

    唔,就八钱银子吧。刘元手指掐动在心里琢磨道,他这话若是被外面那些食客知道了,保不齐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来。

    黑心商家,一两银子是多少人一月的花销了,还嫌不够。

    呼的一下,吹熄了大堂的烛灯,刘元摸黑往楼上走去。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时分,刘元早早的下了楼来,招呼着郑东西出门去找一下木匠还有看看桌椅,郑东西答应一声刚走不过一会儿。

    客栈门口竟然来客人了,来人一身的绫罗绸缎,右手大拇指上戴了个翡翠扳指,笑眯眯的看着刘元道:“掌柜的好啊,有日子没见了。”

    “王大善人。”刘元眼神一亮,迎上前去

    圣天道,京都皇城车水马龙的青平长街之上,六部中有三都坐落在此,这个时辰正是一天之中最忙时刻,刑部礼部衙门口来来往往进进出出。

    有一圈黑瓦白墙的院落不甚起眼,再加上门可罗雀,在这繁华的青平街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门口石阶之上还靠着个打瞌睡的老头。

    突然,老头伸出了右手,一只白鸽落在了他的手腕上,睁开双眼,老头一边饶有兴致的伸手逗着鸽子,一边跨步走进屋内。

    老者背影渐渐消失于转角,石阶之上,架着一块黑匾,元御阁三个大字赫然其上,行书写就,落款——楚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