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八章 小小县令

    李县令这番做派,真是说的窦岐初一愣,心下暗道可能真是自己想岔了,面上笑意不改继续说道:“晴川有官如此,我真是为晴川百姓感到高兴啊。”

    “应该的。”李长笛面色依旧忧愁,挥了挥手道:“若不如此,岂非是有负皇恩。”

    二人话至一半,前方林捕头走上前来,还未开口便被李县令抢先问道:“可有搜到什么,证明这些人身份的东西?”

    林捕头摇了摇头,神色不太好看的说道:“除了一些散碎银两,别无其他。”

    “啊”李长笛嘴里轻呼一声,心头咯噔一下,短短的时间内,便经历了由希望到失望的过程。

    “好了,既如此也没有办法,后续的事情还要辛苦你了林捕头。”李县令说完看着林捕头转身离去。

    心里却想着刚才窦岐初的几句话,倒是让他心里留了一个心眼,如果说真是这些人偷了暗格里的小册子。

    那么出手干掉这些人的窦岐初,就很有可能得到了那样东西,可若真是这样,窦岐初或者说元御阁不该是此时这种反应才对,还需要试探的什么?

    其间必定还发生了些什么,李长笛皱眉想到。他却不知阴差阳错,就像是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那小册子如今被烧的连一半都不剩了。

    独独剩下的那么一点,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读不通,更别说顺藤摸瓜再找到点别的什么。

    “说来李县令当初也是正儿八百的进士及第,金榜题名又背靠家族,承祖上蒙阴之人,如今就窝在这一县之中当个小小县令,多年不得晋升,不觉怀才不遇吗?”

    窦岐初今儿难得的多说了几句话,只因他思来想去,认为那小册子的主人最有可能便是眼前这位。

    “窦大人又说笑了,雷霆雨露具是君恩,李某人为官一方造福一方百姓,同样是报效朝廷,感谢皇恩浩荡,岂有怀才不遇之心。”

    李长笛轻笑一声,转而如是说道:“听说大人您是第一个遇到这些贼寇的,可有发现什么异常,察觉到这些贼寇此番入城的目的是何?本官才好如实上表奏章于圣上。”

    “异常嘛,倒是没有,至于目的我又如何知晓,想来这些贼寇不甘心当初被灭,做出些报复之举也是常理。”窦岐初随口说道,丝毫没有提那半拉小册子的事情。

    李长笛一颗心沉到了谷底,正要回话,却听前边林捕头招手呼喊道:“大人,你来看。”迈步跨过尸体走上前去。

    “哦?”李县令顺着林捕头手指的方向看去,沉吟一声蹲下身来,地板上是一堆纸张燃烧过后的灰烬,旁边还有个熄灭的火折子。

    抛了抛灰堆,竟还让李长笛找到一角残余,食指与拇指捻住一点凑到鼻下轻嗅,李长笛眼神微不可查的闪烁了一下。

    那本小册,纸用的是瀛洲兰溪,墨使的是番阳晓韵,这淡淡兰花香中透出一点苦涩的独特味道,他决计不会嗅错。

    心头顿时大定,有极大的可能,是窦岐初人追至此,死者知道保不住小册,所以毅然决然的烧毁了。

    烧了好,烧了好啊,不幸中的万幸没有被带走,亦或是落入元御阁的手中。

    “应该是贼寇烧了什么东西,收集起来吧,说不定能再发现些什么。”李长笛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对林捕头说道。

    “是,大人。”

    此间事了,李长笛与窦岐初告别一声,便朝县衙走去,来时匆忙,没有乘轿,心里焦急亦不觉得什么,此时回去才感到路远。

    没走多久,就路过了一家叫做天下第一的客栈,这名字越看越觉得熟悉,下一瞬间就想起自家闺女在这客栈里。

    李长笛摇了摇头,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终是没有进去,快步离开。

    就在李长笛告辞离去之后,窦岐初也回了他们三人在晴川县的落脚之处。

    开门的是当日与古分宗树下品茗的劲装汉子,“古大人让你回来后,直去书房见他。”

    “好。”窦岐初对其笑笑,朝着西厢书房位置走去。

    元御阁从上四大元使往下是左右副使,接着便是天地玄黄四级御使,窦岐初在两年多前立功刚从黄级封为了玄级。

    开门的中等身材一身劲装的汉子叫做石修,面上看不出石修如今已是五十有六的年纪了,在地级御使中也是一位老资历的存在。

    而那位古大人,天级。

    为了一个七星洞的余孽,只晴川县一地就用上了天地玄三位御使,其中更是有着那位大人,虽然晴川附近是最有可能的地方,却也足见对那位的重视。

    因此窦岐初的心里一直有个疑问,那位余孽到底是七星洞何人。

    当日在京城,他没能亲眼看到那一场战斗,引以为憾。思索着,便走到了书房前。敲了敲门,待屋内响起回应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书房内依旧保持着前一个主人在时的模样,没有做任何的变动,红褐色的书桌后靠椅上坐着古分宗。

    此时后者正聚精会神的,一点点的翻看着那本烧至只余一截的小册子,肩头冒出一个小巧的蛇头。

    当时窦岐初去衙门的路上,顺道将蓝色小包袱放回了屋里。

    “大人,可能看出来这册子是什么?”站在古分宗身前,窦岐初收起了自己所有的锋芒,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古分宗摇了摇头,开口说道:“难,不过若是没错的话,倒是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

    将册子收起,不等年纪轻轻已是玄级御使的窦岐初问话,古分宗继续说道:“又见过那位县令了?”

    “是的。”窦岐初神色一紧,大人每每都能猜到他想要汇报什么。

    “可有发现?”

    “滴水不漏。”窦岐初思索着给出了这么四个字。

    “哦?细说。”古分宗来了兴趣,身子往后一靠,头微微的仰着。

    接着窦岐初将之前在巷子里的事重述了一遍,语落,古分宗捏了捏眉心闭目不语,屋内陷入了沉寂。

    数着自己心跳了六十四下后,窦岐初才听大人开口说道:“李长笛,仁吉二十七年生人,十六岁进士及第金榜题名,任晴川县县令至今,任期间碌碌无为,次次吏部考绩都显平平,无功也无错。”

    窦岐初不知大人说这个做甚,接着却听大人继续说道:“歧初,你有一事可能不知,李长笛乃陕右李家,主脉第三子!”

    话语至此,古分宗眼神再次落在了桌上那本小册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