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七章 脚印是谁

    如果驱散了何地的迷雾,就会触发相关的试炼任务,用膝盖想想刘元也知道,像京都这样的地方,得来一个多么凶险的任务。

    “一切留待玩家自行探索,我不能破坏玩家的游戏体验,该说的时候自然会说。”那个无情的女人,再次说了一句类似的话。

    “”刘元突然不知该说什么了,他真怕有一天自己把自己给玩死了。

    她越是这样说,越让刘元的心头狂跳,因为刚才他可是驱散了整个晴川县的迷雾,若是有个万一可如何是好。

    驱散个一颗星区域的鸡鸣山,都触发了个两颗半星的试炼任务,晴川县怎么说也是个二星的啊。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事先暂且放在心里,刘元又问道:“这人气值提高到了一百五,是不是意味着无形之中,我客栈能吸引到更多的客人了?”

    “是。”舱舱刚说到这儿,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不过将来你也许会发现这不全是一件好事。”???这话听得刘元愣在当场,不全是好事,此话何解。知道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刘元索杏不去管他,继续往下看去。

    试炼任务之下,紧接着就是那个至今没变的冒险级任务,刘元眼皮都不带掀一下的,直接跳过看到了精英级任务。

    点开后,刘元眼神一亮,果然是完成了,只见其上写着:找到客栈的异常1/1,解决客栈的异常1/1,任务已完成,是否立即领取奖励。

    心绪激动下,刘元刚要点是,立即忍住了,大概率来说,精英级任务的奖励是食谱和食材,此时给他,他可不知要放在哪儿才好了。

    不急,先回了客栈再说,小小的满足的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刘元从树上一跃跳下,双脚落地之后脚步轻快的朝着城门方向行去。

    据说当年有那赴京赶考的学子,高中了探花郎后写下‘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诗句,此时的刘元稍稍体会到那么点儿意思了。

    再次入城的时候,由于刘元那一头的打扮,实在太过惹眼,引来了县备大人等将士的瞩目,城门前倒是没有了那元御阁大人的身影。

    隐藏在暗处的那两相交锋,刘元是丝毫没有察觉的,但正如三叔所言,曲星点斗的手法,成功让古分宗误会了,在其心里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今儿清晨的大火当刘元出门的时候已经扑灭了,倒是没有看到什么热闹,但他一路上从老百姓闲谈的只言片语中了解了一下。

    知道了明通钱庄已经成了废墟,入城的贼寇尽数伏诛,并提醒城中百姓继续警惕着,以防漏网之鱼。

    至此才明白,当日在客栈内那壮汉为何如此胸有成竹,更是对晴川县造成了何等影响。

    幸好,一切都结束了。可一切真的都结束了吗当刘元堪堪走到自家天下第一客栈门口的时候,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忆起一件事儿来。

    既然客栈内的异常是那位七星洞的高手,如今也已经解决了。

    那么当日在屋内从背后偷袭自己的贼人又是谁呢,与自己过上了几招,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当时从满地的狼藉中,还发现了一个脚印,不过此时那脚印的大小和形状已是记得不怎么清楚了。

    既然任务完成,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当日的贼人与异常无关。

    所以刘元也越加的纳闷了,心里存着这个疑惑,皱着眉头跨进了客栈。

    却意外看到雷小小居然也在客栈内,刘元好奇的开口问道:“你怎的回来如此之快?”

    听着声,雷小小才认出眼前这位,回答道:“哦,没能见着县令大人,说是公务繁忙,前往鸡鸣山查探一事,先放一放,等到下午再另行通知。”

    “哦?”转瞬刘元也释然了,就城中如今的情形,也的确够那县令大人忙的,而且四下城门戒严,也不知那位能不能逃出生天。

    不过从雷小小的面容来看,其并不像自己话语里表达的那般轻松。

    货物必定十分重要,唯一奇怪的是,万安镖局里想不到有哪号大人物姓雷啊,与雷家兄妹关系不大的话,她犯不着如此上心。

    如果货物重要,派来跟进的人又不是万安镖局里哪号大人物的子女,刘元想到了一个可能,那便是托镖的人在假借万安镖局的名义跟进此事。

    果真如此的话,雷姓,就有点意思了

    城中几场大火燃起来的时候,李兰心的父亲,晴川县县令李长笛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安排好了人手之后,匆匆回了后衙自己的书房。

    轻轻转动了一下书架中央那本《另物资质》,一阵机括的声音响起,书架向两边推开,露出墙上一道暗格自动向上拉开,内里放了个锦绣小盒。

    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翻开一看,李长笛大惊失色,双目圆瞪看着盒内空空如也。

    坐在书桌后面,双手五指张开撑着桌面,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桌上杯中的茶水早就喝干。

    此时他没有去想如何追查,而是这件东西丢失的后果和该如何弥补。

    当初家族愿意把这册子放在他这儿,可不就是看中了他在族中不起眼,也不过是一小县县令,没曾想隐忍多年,眼看谋划即将成功,这册子居然被盗了!

    思来想去,李长笛都没有想到一个绝好的弥补方法。

    没有过去太长的时间,他从元御阁窦岐初的嘴里得知了那些贼寇尽数伏诛的消息,这消息便犹如甘霖一般,让其浑身一震。

    当即亲自跟着衙门的人,会同窦岐初一起赶到了那条小巷中。

    “李县令似是着急的很啊,竟然亲自赶来查看情况。”窦岐初站在李长笛身侧,笑眯眯的看着他的侧脸说道,手中隅已没了那个蓝色的包袱。

    窦岐初这话里有话是几个意思,李长笛心头一动,转脸忧心忡忡的看着窦岐初言道:“数日前便有三人丧命凶徒之手,如今更是纵火多处,本官添为一县父母官,自然心忧心急。”

    说罢又一摆长袖,双手负于身后看着前方,怫然不悦的说道:“窦大人如此说法,莫不是当本官在做戏不成?”声音中已是带了两分怒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