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四章 应验

    “我这样怎么了?”刘元原地转了一圈,看了看自己身子上下,先前的血衣已经脱掉,换了一身素白色干净长袍,没有什么问题啊,也没穿那自己酷爱却不合时宜的大红色长袍。

    话语刚落,就见李兰心指了指自己的脸蛋。

    “你脸怎么了?”刘元好奇的走上前去,伸出手指了指李兰心。

    “什么叫我脸怎么了”李兰心翻了个白眼,啪一下打掉刘元的手又道:“是你!”话语说完,李兰心去拿了柜台上的铜镜摆到刘元身前。

    刘元眨了眨眼,定睛看去大呼一声:“乖乖,这镜子里的猪头是谁啊!”李兰心与郑东西同时翻了个白眼。

    “你啊。”郑东西乐不可支的说道。

    约莫两盏茶的功夫之后,刘元脸上敷了点消肿的草药,又包的跟个粽子似的就出现在了客栈的大门口。

    那一行队伍走的不快,远远的还能看到那条长队的尾巴,刘元快步追了上去。

    他之所以跟出来一则因为米铺张员外也是邻居,儿子出殡,他理应前去吊唁上两炷香。

    二则是他心里实在好奇,好奇他三叔那劳什子‘溯流光’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前是不信。

    现在知道那壮汉与杀人掏心的凶手的联系,又看见了其肋骨下的刀疤之后,已经由不得刘元不信了。

    当初一共看到两个意象,竟然全数联系上了,他不得不惊讶,就算是蒙骗的,能蒙这么准也得是个人才啊。

    没用太多时间,刘元跟到了队伍最后,隐约能听到从前方哀乐中传来的念经之声,对自家三叔的印象稍稍改观了之后,此时再听他念的经,竟然也觉得肃穆庄重了不少,不是那么不着调了。

    刘元从尾部中间的位置,一路往前走去,没有人去关注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他们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里。

    可当他们眼角的余光看到刘元那白色绑带包的脑袋时,还是不由得从悲伤的情绪变成了惊讶,甚至还有一点点想笑。

    当然在这样的场合,笑是不应该的,所以可看见人群中有那么几个人忍的很辛苦。

    放缓了脚步走到了张员外的身后,伸出右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后者转过头来,双目已经通红满是血丝怔怔无神,浮肿的眼袋,证明他这些日子睡的并不安稳,然而在看到刘元那个大脑袋时还是忍不住惊呼一声:“你是谁?”

    “我,刘元。”两根白绑带下露出刘元红肿的嘴唇,抖动着说道,还好声音没什么变化,让张员外准确的辨识出了是谁。

    也不等张员外开口,刘元继续说道:“我来送送。”露出的两个眼珠子里闪烁着真挚的光芒将张员外看着。

    “有心了”张员外声音有些低沉悲呛,眼神感动的看着刘元的脑袋。

    还纳闷张员外眼神是何意的刘元,顺手从一旁跟着的人手里拿过一摞纸钱,抬手往天空扔着纸钱,在心里默哀着朝前走去。

    混在人群中,周围都是披麻戴孝的随人,刘元一身素白的长袍,别人都只是额头绑着白布条,他一脑袋都缠的是,肿的高高一坨,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刘元与死者是何样关系,竟如此悲伤悲切。

    过不多时已站到了三叔身后,耳听得诵经之声越加的清晰。

    一张纸钱飘飘摇摇的落到了三叔的左肩上,后者不动声色的抖了下肩膀,纸钱飘然落地,依旧不动声色的念着他的经,手中招魂铃响个不停。

    “三叔!”在其耳边吼了一声,肉眼可见的三叔整个身子僵了一下。

    “你小子,搞什么鬼呢?”他哪能听不出来自己侄儿的声音,说这话转过身来,眉头一挑又道:“你小子这是咋了,包成这样干嘛?”

    “别说了,一言难尽呐。”刘元苦笑着叹息一下说道。

    “站到我身边来,别打扰我念经,等到地儿了再说。”三叔丝毫想不到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天下第一客栈内发生了什么。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得尽心尽力,三叔说着给刘元使了个眼神,便不去理他继续念叨着。

    弄到刘元心里跟猫抓了似的,有太多的话想问。

    走过刘元所在的图运街,便是向着西城门而去。

    转过一个弯角之后,那绵延的石墙,高大的城门便赫然眼前。恰于此时三叔也念完了七遍往生经,停下嗓子咽了口唾沫。

    “说吧,你小子弄啥呢?”三叔斜眼看着刘元问道。

    真当可以问了,刘元张了张嘴又不知该从哪儿说起,顿了一下才道:“三叔你那日在红袖楼内施展的‘溯流光’应验了。”

    “这是必然的。”三叔哼了一声,自得的说着,突然反应过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想想自己三叔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之后刘元将先前在客栈里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不过也说的是那位七星洞的高手是突然出现的,没多说别的什么。

    “难怪啊,七星洞吗”三叔眼神看着前方,却有些出神,嘴里又喃喃说道:“当初卜卦的有惊无险是应在这儿的啊。”

    如今世上就刘元这一个亲侄儿,当日在客栈门外,从老林嘴里得知那张缉捕令时,虽然刘元不当一回事,他还是卜了一卦。

    “恩?什么?”刘元没听清三叔说了什么。

    刚要再聊,一行人却是被城门前的守卫给挡了下来。

    “止步,检查贼寇!”城门前一位腰佩金链弯刀,身穿黄色锁子甲的武官抬手说道。

    此刀名为‘金首名’,非官至县备或功勋五等不可佩。看刀知人,眼前这位必然是晴川县的领兵人县备大人。

    这些人谁也没想到,县备大人会亲自守在城门口。

    张员外走上前来,瘫着一张脸拱手说道:“见过县备大人,小儿去世,扶柩出城,还请通融一二。”

    县备大人不理,摆手把张员外推开,走到棺材边抬手拍了拍棺材板,两个大眼珠子瞪着张员外道:“你这里边,不会藏着人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