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三章 出殡

    站在巷子口里,往外瞧去,迎面便是一行抬棺送尸的队伍,人人是披麻戴孝,额上围了一圈白布,神情严肃带着凄然。

    头前两个手持白棒开道,往后又有四个人手里捧着白色的纸钱,每三步便往天上抛一下。

    其后正中间的位置,站着一个满面阴沉的道士,一袭灰白二色洗的发浆的道袍,颌下一把胡须,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左手持着白帆,右手握着一只黄铜色的招魂铃,沿路叮铃铃。

    嘴里咪嘛的念着道家往生经,这位七星洞的高手也听不懂,想来应该是的。

    当年佛门和尚令他又喜又恨,可最烦的还是道宗那些古灵精怪的牛鼻子,按年岁论,越老越怪。

    这里的烦不是讨厌,而是明知他们是什么样的,却拿他们毫无办法,还不得不做出一些选择的‘烦’。

    如果此时刘元在此,当认得那位手持招魂铃,口念往生经的道士乃是他的三叔,此时一脸肃穆的模样,又与平日判若两人。

    再往后还有人在奏着哀乐,闻者伤心断肠,棺材旁扶柩的正是米铺张员外,那么棺材里躺的是谁不言而喻。

    张员外面上神色忧郁,多日不见精气神衰的厉害,仿佛老了十岁,一手垂在身侧,一手放在上好的柳木棺材盖上。

    三处地方着火,对于整个晴川县城来说,其实也不过是很小的一块。

    可能多数人都围过去凑热闹了,但并不影响张员外此刻的悲伤心情,和事先定好的自己儿子的扶柩之日,天大地大不如自己的孩子大。

    整条街道都没几个人,满街都响彻着哀乐之声,时间紧迫,七星洞高手没思考太久,很快就做下了决定

    “啊,掌柜的你说这个,那个。”郑东西嘴里支支吾吾的,当初站出来挡在刘元身前的时候,他可没想那么多,此时突然就不知该作何解释了,他也不是个能言善道的人,只得再次说道:“咱不是说好了,我救你一命,那银子就当我还了。”

    “说好了?是不是得另一个人答应了才叫说好了?”刘元活动了一下筋骨,转过身来看着郑东西的眼睛道。

    “啊,是啊。”郑东西眨了眨眼有些傻傻的道。

    刘元打了个响指,眼睛弯弯说道:“那你仔细回忆下,我当时答应你了吗?”

    “没没有。”郑东西感觉自己被绕进去了摇了摇头,突然反应过来不对,跳下床去:“掌柜的你这不是耍无赖吗,当时你都那样了,能说话吗?”

    “可最终咱们是被别人救的不是。”刘元嘴上说着,双脚落地,尝试着下床走走。

    成功了,虽然走的比较慢,但身子比起先前舒服了不少,顿觉当日那满意值花的值,亲身体验才知这解毒丸的神妙。

    “好了,不用再说了,好好干,钱我就当你先欠我的,咱不急,慢慢还。”不等东西继续说话,刘元一脸正色的拍了拍郑东西的肩膀。

    “唉唉。”郑东西点了点头,心里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正要再与掌柜的说道说道的时候,后者已经走出屋去了。

    连忙追了出去,“掌柜的,你那伤,还是躺下静养的好。”

    还有一堆的事情在等着自己,此时岂能歇下,一边缓步朝着楼下走去,刘元脑子里想着,那位元御阁的大人虽然走了,但今儿这事情远还没有过去。

    他们客栈迟早还有面临一次调查,那几位贼寇明显是习武之人,身具内力,就凭客栈这几人是如何挡下的。

    虽然大部分的功劳都可以推到那位七星洞高手身上,但余下的检查是少不了的,李兰心乃县令之女,雷家兄妹是万安镖局的人,都没有问题。

    自己天生绝脉,也不会使人怀疑,独独是身具内力的郑东西,圣上血洗江湖不过两年,如今还算是敏感时期。

    幸好的是,郑东西内力还算浅薄,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不难,抵挡贼寇算是有功,当年遣散的弟子不在少数,偶尔遇到几个身具内力的人,也算正常。

    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刘元站在楼梯边,转头叫住了郑东西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郑东西一听是这个问题,笑笑说道:“掌柜的不用担心,我自有隐藏的法子。”

    “那便好。”两人下楼之后,看到李兰心已经开始收拾满地的狼藉,将倒地的桌椅摆正,这么长时间过去,那位雷大公子仍旧晕着。

    说来李兰心算是十分勤快的姑娘,只是做事不够细致。

    也不骄纵,没有一般大小姐的脾气,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刘元对这个充满正义感,向往着行侠仗义的姑娘已经彻底改观了。

    “兰心,坐,先别收拾了。”刘元招了招手,破败过后,客栈三人感到十分舒坦的在长桌便坐下,一如昨日,如果地上没有三具尸体的话。

    “雷姑娘呢?”刘元晃着自己的‘猪头’开口问道。

    “看你没事之后,就出门去衙门了,一来是说咱们这的事情,二来也迫切的想要探查鸡鸣山。”李兰心顺手拿起桌上那块‘七香水煮鱼’的木牌,在手里把玩着说道。

    “恩。”刘元点了点头。

    恰在此时,三人同时朝门外看去,雷小小离开后,客栈大门已经大开,门对着的街道空空荡荡。

    却有阵阵的哀乐传入耳来。

    “这是谁家死人了,在出殡吗?”刘元看着门外轻声说道。

    不过多大一会儿,两个手持白棒,几个扔着白色纸钱的身影出现在了刘元眼前,证实了他的猜想。

    一行披麻戴孝的人正好从刘元的眼前走过,突然,刘元眼神一突脱口就道:“三叔?!”

    听这一声惊呼,李兰心东西两人扭头看去,可不嘛那个一脸正经,念着往生经的人正是刘元三叔,谁知道什么时候这人不算命了又接了超度亡魂的活儿。

    还在惊讶呢,棺材旁扶柩的张员外也出现在了刘元的视线中。

    刘元起身就朝外走去,同时嘴里不忘说道:“你们在店里守着,我出去看看。”

    “诶,掌柜的,你就这样出去?”李兰心赶紧出声拦住,神情震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