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章 何物

    只觉得脖子一痛,男子刚跑出去三步,顺手在痛处一摸,清晰的感受到了两个血洞,就连手指上也都是鲜血,知道自己是被蛇咬了,没有于意。

    提起内力又往前迈了一步,顿时感到浑身冰寒彻骨,整个身体无法抑制的抖动起来,腿脚发软倒了下去。

    拼尽全力用内力运转全身,只不过是杯水车薪,丝毫改变不了身体一点点僵硬的结局,如果此时照镜子,他当能看见自己青紫的嘴唇和惨白的面容。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他至此没想明白那蛇是从哪儿窜出来的,能有如此毒杏,可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生命的流逝。

    知晓死亡已是必然的结局,男子哆嗦着手将蓝色小包袱打开,内里有一本薄薄的书册,封皮蜡黄无任何文字。

    又吹燃了火折子,两相一碰,橙黄的火苗在眼珠里闪动,下一刻男子头颅一软,彻底没了气息,脸颊紧紧的贴着地面,至死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这样死了,冤屈至极。

    眼前的小火苗,与不远处明通钱庄所燃烧的巨火交相辉映。

    当小册子燃了一多半时,一只脚落了下来,穿着白袜浅口布鞋的脚在册子上碾动,踩熄了火苗。

    窦岐初皱眉,弯腰将地上的小册连同包袱一起拾了起来,手指不想触碰到其上的黑灰,看着星星点点的火光,他吹了一下。

    之后缓缓翻动起册子来,站在巷子中央,身后是满地的尸体,空气中混合着鲜血与大榆树的气味。

    一位身穿白色轻衫,背负玉柄长剑的男子正在看书。没有用去多少功夫,鸡鸣山的贼寇便尽数伏诛。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位习练凌月剑法,内力已至四重楼的人,对付几个金精功一二重,内力浅薄不过刚看见‘楼’影的人,还不是喝水般容易。

    只是好久没有机会舒展筋骨,窦岐初一时手痒走了出来。

    虽然动作已经足够快,手中的小册子也只剩下尾部一小截了,从这么残破的册子上,他只能是看了个稀里糊涂,只觉得这上面有好多不是缺姓就是少字的人名。

    这是一份名单?窦岐初皱眉想着,只能如此猜测,亦或是字里行间还藏着别的什么东西?就算真有隐藏内容,如今拿着手里这一点也看不出啥了。

    正如躺在地上的其中一具尸体生前所猜想的那样,窦岐初还有他身后的大人,的确不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和偷的这个东西是什么。

    甚至,窦岐初几人连小册子是这些人从哪儿得来的都不知道。

    此时窦岐初有些后悔了,因为他对这册子产生了好奇,他本来还可以更快的,却觉得机会难得,没忍住多使了两手剑招,这才耽搁了。

    也是他小瞧了这些人,认为一般的贼寇罢了,又能抢些什么东西。

    其实若不是突生变故,那位黑衣大人不急着离开,会夺下册子的。

    有些嫌弃的再次将余下的册子用蓝布包好,没有塞进怀里,而是提在了手上。

    窦岐初脚尖在墙面上连点几下后,才踏步出了巷子,他明显不想沾上那染血的地面。

    余下的这些尸体,他会通知衙门的人来解决,至于这些人还有没有拿了什么,便也交由衙门的人搜身吧。

    不过倒是得在一旁看着,毕竟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还藏着什么有用的东西。

    但要让他亲自搜身,却是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的一件事情。一想到蹲在那血液中走来走去,伸手取摸这些死者的衣物,就浑身难受。

    此时此刻衙门的人手已然是倾巢而出,全部都在抢救那三处大火,更是有无数的老百姓自发的加入其中,即使没帮忙的也围在一边看个热闹,整个晴川县都是忙碌的。

    大概就在窦岐初离开了一刻钟的时间之后,墙后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小院中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从那大榆树的枝头上就飘下来一个人。

    赵长镜看着满地的尸体,眼睛咕噜转动,“瞧瞧,我说什么来着,不死在我的手里也会被朝廷干掉。”

    自说自话的走到一具尸体旁就开始搜身,窦岐初忍受不了的事情,有人干的不亦乐乎,不过他也同样是小心翼翼的避开血迹,倒不是嫌弃,而是怕留下蛛丝马迹。

    他搜身的速度极快,过不多时,便找到了一张有用的东西,此物轻薄不软不像是纸,却说不出是何材质,只在正面刻有明通二字,令其眼神骤亮,轻呼一声:“这是明通钱庄的金令。”

    何谓金令,天下明通钱庄,皆可凭借此令借取银两,每日不超过一万两,共计不得超过十万两。

    整个天下也没有多少金令,能持有此物者非大富即大贵。

    对于赵长镜来说此物简直不要太有用,他一向是把这玩意儿当做传说来听的,手里这东西到底是不是金令,还有待证实,但并不妨碍他心情的愉悦。

    把所有尸体都搜寻完了之后,再没找到丝毫有用的东西,赵长境迅速起身离开

    天下第一客栈内,那位七星洞天玑门下在刘元的注视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如何?”刘元赶紧问道。

    却见男子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刘元心里就是一紧,只听男子说道:“我又欠你的了。”

    想了三个眨眼的时间,才明白过来此话何意,刘元眼睛弯弯:“哈哈,不打紧,好了就好。”脸上的伤口和乌肿的地方还是很痛,说话并不容易,即使如此艰难,他还是哈哈笑了两声,活着就是要笑嘛!

    本来是救别人的,没想到最后反倒是被别人救了,男子想着嘴上说道:“不过我仍旧得赶紧离开,后会有期。”

    心里想到了某个人,他走的十分急迫,其实他知道,刚才毒杏反复的那一瞬间,那人就应该有感应了。

    “后会”刘元刚说了两个字就发现男子的身影已然消失,突然想到自己好像连那七星洞高手的名字都未来得及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