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左手

    这些人自然便是鸡鸣山贼寇,与那客栈里的三位是一伙的了。

    他们比那位在县城内杀人掏心的凶手,还要早进城,自那位凶手开始行动之后,他门也开始行动了。

    当县衙的人手越来越少,防御巡查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空子时,他们顺利的接近了自己想找的那样东西。

    直至今日凌晨,终于爆发了,他们放火烧了包括明通钱庄在内的三处地方,熊熊燃烧的火焰吸引了衙门全部的人手,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不,这位黑衣人腋下夹着一个蓝色的包袱就跑了进来,此时拿在手上晃了两下说道。

    整个县衙其实蛮大的,分前后两个部分,前衙乃是老爷升堂问案的地方,后衙是住所,通判王亚金与县令大人一般情况下都住在后衙,方便他们执行公务,但他们在城中其实还另有住处。

    而黑衣人手里这个包袱,正是在后衙李县令住处的一间密室里得到的。

    抛开背后的李氏家族不谈,他不过小小一县的县令,到底有何东西,能吸引这些已经落草为寇的武人?

    很明显除了报复杏的一些举动之外,这个东西才是他们谋划已久的主要目的。

    只可惜他们千算万算什么都算到了,独独漏掉了一点,不知如今的晴川县还多了三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大人,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就交给下官来吧。”窦岐初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大人,握剑抱拳躬身说道。

    他长了一张年轻的面容,实际上也才二十六岁,算得上年轻。若是通判大人王亚金在此,当认得这位乃是给他开门领路的年轻人。

    “恩。”黑衣男子微微颔首表示同意,眼神平静并未把眼前这些放在心上。

    本来三人是奔着追捕七星洞余孽来的,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先前那杀人挖心的事情还可以放放不管,毕竟缉盗捕凶本就是县衙分内的事。

    他们管了可能还会引来朝堂上一些闲的发慌的人添嘴多舌,不管反倒是更好。

    但是此时遇到一群作乱的人,他们人既然在这,若是再不出手便说不过去了。

    看到大人同意,窦岐初笑了,右手轻握着长剑,朝着那条巷子走去。巷子背后便是一间小院,院中一颗高大的榆树伸出根根枝条。

    那条青色的蛇儿,已经缠绕在了枝干上,躲进了绿荫里。

    窦岐初的突然出现,是这十多个人没有料到的,他们十多人中除了那位需要探查县衙的人穿着黑衣外,其余皆是寻常衣服,搁在大街上便是普通老百姓。

    任谁也看不出异常,不过此时都围在这巷子里有些奇怪。

    从中走出一位男子,笑着迎上前去对窦岐初拱手行礼道:“不知你可是来此要找什么人吗?”

    言行举止,看不出丝毫毛病,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不会把眼前这位当成贼寇。

    “是啊,找人,找你们。”窦岐初歪了歪头,眨了下眼又道:“火在眼皮子底下烧起来了,还让人给跑了,我们岂不是太没面子了一点。”

    “动手!”闻言男子面上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来人的目的不言而喻,此时不需要多说别的什么废话,一挥手身后七八个人便冲了上来,分前后将窦岐初围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是这样的反应,窦岐初又乐了,看着先前与他对话的那人轻声说道:“不转身就跑是你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虽然跑也没什么用。”

    那人右边嘴角斜斜向上,冷笑一声并不理会。

    巷子狭小,空间有限并不是所有人都冲了上来,在包围圈的后边那人与夹着包袱的黑衣人站在原地没动。

    但有这么多人已足够,不是谁手里握一把剑就是大侠了,小小一个县城内有的什么高手,尤其是如今的江湖,他们这样的便能横着走,他的心头如是想到。

    话语刚刚说完,七八个人齐齐挥着拳头冲了上来,不难看出他们所使的路数与客栈壮汉同出一辙,想来两年多以前本就是同门。

    手上闪着朦朦白光,竟都是修出内力的人,却也找不到一个比客栈壮汉实力更强者。

    五指骤然收紧,锵然一声也不见拔剑动作,鞘中利剑自然出鞘,一道清凉如水的寒光在身周洒下一片圆弧。

    剑光落尽,窦岐初依旧站在原地,不过是左手握着长剑,剑柄洁白无穗,使的竟然是左手剑法。

    一道道血口绽开,围着窦岐初的人无一例外,脖颈处显现一道红,不过是一二重的金精功哪里是窦岐初的对手,在他的剑下与毫不设防又有何区别。

    无一人可以在刚才的剑光下做出反抗,噗通声接连响起,八个人分先后倒了下去,成了此时他们之间唯一的区别。

    “左手剑,窦岐初。”那人瞳孔骤缩,惊呼出声。几人中间隔着满地的尸体,丝丝血液开始在地面上蔓延。

    实在是太过震惊,元御阁不是被雪藏起来了吗,怎的就这么寸,刚好被他们遇到了。

    就这六个字说完,男子脸上的神色一狠:“你们跑,我来拖住他。”此时若是没人断后,结局只有一个便是尽数死在这儿。

    话语说完男子便双手握拳,脚步挪动站到了巷子中间,手心已然冒汗知道自己决计不是窦岐初的对手。

    他话语里丝毫没有提及那个包袱的事情,避免引起窦岐初的注意,他有九成的把握,窦岐初不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

    这个时候自然不矫情,除了那个腋下夹着包袱的人转身就跑,余下的全都留了下来,只求多争取一点时间。

    那位带着包袱的人正是他们当中轻功最快的,还有一位轻功好的,不过已经不明不白的死了。

    窦岐初或许真的没有注意到那个包袱,但是有人注意到了,一直藏在树荫里的青蛇倏忽间就窜了出来。

    动作之迅疾只来得及看见一个青色的光影,脖子上就出现了两个血洞。

    咬了一口之后,青蛇毫不停留沿着墙根就溜到了黑衣大人的身边,顺着手臂爬上了肩头,后者摸了摸青蛇的小脑袋,突然神情一滞:“出现了。”

    语罢再不看此间情况,一点黑色衣角消失在街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