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霹雳

    除了雷小小以外,躺在地上的刘元与郑东西都看不到这位男子的正脸。

    她敢保证自己在客栈里待了这么久,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位。

    男子长了一张并不平凡的面容,一双眼目炯炯有神,两道叶眉冷厉,颌下两侧是棱角分明,任谁看去也得在心里暗赞一声俊朗!

    说出来的话语却令人难以理解,壮汉双目一寒:“我等行事,不需要别人来评说,至于阁下若是想要救下这几位,可还得问过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嘴上一边说着,壮汉没忘了对陈礼使眼色,打算两人一起上,面前这位明显没那么好对付,而且打到现在他无论内力和体力都消耗不少。

    也恰好是这个时候,刘元已经摸到了怀里那个包有解毒丸的小纸包,艰难的用两根手指将纸包夹了起来,一点点的带着纸包顺着衣服往上挪。

    明显的可以感觉到纸包已经扁了,那颗解毒丸应该是在敌人的拳头下变成了饼状。

    突然出现的人刘元看不见,但是能用耳朵去听。

    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他心里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不知道是谁,却在自己客栈里躲了很久的那位。

    更近了,刘元抓着小纸包已经挪到了自己的下巴尖,慢慢的到了唇边,微微张嘴,用牙齿叼住了一个小角,两个手指夹着开始拉扯。

    这几个动作,可谓是用尽了刘元全部的力气,青紫的额头开始泌出细密的汗珠,嘴角喘息着,终于拉开了。

    露出了一个小口,沙沙的粉末簌簌的落入刘元的嘴中,他不知道这解毒丸被锤碎了打成饼了后还有没有用,总之他在贪婪的吸着。

    直至手指实在夹不住了,纸包轻飘飘的落在了胸膛上,药还没有吃完,纸包里约莫还剩下了三分之一。

    没有力气重新拿起了,刘元伸出舌头在将齿面上的都舔掉后,吞了下唾沫全部咽了下去。

    好像没有什么独特的感觉,药粉顺着喉咙滑到肚子里之后,才感到好似有一股火焰在胃里升腾,不难受暖暖的。

    紧接着一丝丝凉意开始以腹部为点,散发到四肢百骸之中,身体的力量开始一点点的恢复了,至此刘元终于是放下心来,知道解毒丸开始起作用了。

    逐渐恢复的刘元,缓缓的掀开了眼皮,尽力睁大到最大,又使劲眨了眨眼,视线里的画面由模糊开始变的清晰起来。

    顺着楼梯护栏的缝隙往外,入眼所见的画面是一个俊朗的男子,幽幽闪着蓝光像是雷电般的一掌,印在了那壮汉的胸膛之上。

    悄无声息的,没有碰撞的巨响之声,看上去那么的随意,壮汉上半身的布衣背心直接四散炸裂开来,露出一身坚实壮硕的肌肉,皮肤上却裂开了道道细小的血口。

    壮汉眼珠圆突,张了张嘴终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缓缓向后倒了下去,浑身绽开的口子还在滋滋闪着幽光。

    霹雳掌,刘元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么三个字。

    这门武功出自七星洞,乃七星洞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星中天玑的绝学,向来是一脉相承。

    与道宗的‘五雷轰顶’一向是相提并论,且并称为紫霄蓝光雷电双花,至于二者谁更强一些,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因人而异。

    他没有想到自圣上两年多以前马踏天下之后,还有幸能见识到这门绝技。

    打的自己毫无招架之力的壮汉,在那男子的霹雳掌下,一招也没走过,就成了如今这模样,一身的金精功就像是摆设,没起到丝毫作用。

    当然这还算不得真正厉害的霹雳掌。

    据小时候三叔给他讲的故事,当代天玑洞主上道宗与魁阳子斗法时,一掌下去,将院中一丈来高的假山劈成了粉尘。

    长大之后,刘元越来越觉得这是三叔给他编的故事,先不说天玑洞主没事干劈人假山干嘛。

    假如这是真的,怎么二人斗法如此大事,他从未听说过,既然无人知晓,他三叔又如何晓得?编的,绝对是编的。

    虽然是编的,但并不妨碍刘元相信霹雳掌有如此威力。

    史料真真切切的记载过,两百余年前,七星洞追捕邪魔黄瘦时,当时的天玑洞主一连出了五掌,将龙首山斜斜的劈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连着一年半的时间,缺口处寸草不生,并被当地百姓亲切的称呼为断头崖。

    轻轻的转动脑袋,刘元朝着一旁看去,陈礼也如那壮汉一般无二的倒在地上。

    不由得让其心中感叹,都看到了如此厉害的掌法下是个什么下场,那壮汉都还不跑,倒也是条汉子。

    然而其实刘元是没看见,当那壮汉见机不对想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硬生生的被那男子吸到了掌下,看上去就像是自己冲上去送死一般。

    至此刘元彻底肯定了心里的猜想,除了那位被朝廷悬赏两百两银子,在逃的七星洞余孽,想不出还会有谁,会这般巧的出现在晴川县了。

    没想到兜兜转转的,都叫刘元自己当初的乌鸦嘴给说中了,那位七星洞的高手,真就挑了他这么一家生意惨淡的客栈藏身。

    男子从高手如云的京城都能逃出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藏身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若是没有吊坠可能自己直到其离开都察觉不到异常吧。

    先前想不通的一些事情也全都想通了,例如厨房被啃过的馒头。

    真是委屈了这位,堂堂七星洞天玑一脉的直系弟子,吃个馒头都不敢吃完不说,还时不时的要陪自己和郑东西两人玩躲猫猫的幼稚游戏。

    目睹了男子出手的整个过程,比她兄长见识不知高了多少的雷小小,自然也猜出了眼前男子的身份,她识趣的什么也没说,眼睛一闭倒了下去,这个时候晕了是最好的结果。

    至于倒在男子身后的郑东西,则是一直模模糊糊的没看真切,好像就眨了几下眼,战斗便结束了。

    来犯之人都解决完了,男子眼神朝着刘元所在的方向看去,接着就踏步走来。

    刘元赶紧闭上本来只有一条缝的眼睛,一颗心却咚咚咚的跳了起来。

    心里闪过当初从林捕头手上看到的那张缉捕令,其上对这位的描述可是穷凶极恶心狠手辣云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