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五章 侠

    这简直是一个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情况了,他自己一时不察,竟被眼前壮汉逼到了如此地步。

    倒也不是郑东西没防备,而是实力所限,有的时候逼不得已,或是与壮汉对拼,或是后退,逼不得已的时候积累多了,壮汉出手又是有婴谋的,也就到了如今境地。

    眼前汉子双拳舞的是虎虎生风,不仅后退不得,更是分左右将郑东西的逃跑空间给封死了。

    一瞬间郑东西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应对方式,硬要从夹缝中逃出一线生机,这便极其的考验他的身法。

    可最终发现无论是从哪边,都至少会挨上一拳,是个非死即伤的局面,就算这次侥幸逃脱了,受伤后也难逃一死,不过是慢刀子割肉,温水煮青蛙。

    看着那闪着幽幽白光的拳头,郑东西心下一横,便打算故技重施,双脚在墙角左右一撑,整个人借力下,速度极快像一只鸟儿般,就要窜出去。

    然而壮汉脸上的神色丝毫不显意外,“早料到了。”话语还未说完,右拳已经转攻为拿,自下而上的探了出去。

    原来先前那一招不过是虚招,若郑东西选择从他右手边突破,壮汉还真没多少办法,只可惜选择只有一次,不会有重来的机会。

    郑东西转变也不可谓不快,眼下看着那一擒近在咫尺,瞬间将脚面绷直了,脚尖直接点了出去。

    二人脚爪相交,壮汉右手五指一缩,顿时成拳轰了出去,只听得砰然一声,郑东西犹如打飞了的燕儿,一个鹞子翻身,单脚立地落在了长桌后面。

    黑面的布鞋直接蹦碎开来,活动了一下赤裸的右脚脚腕,郑东西疼的眼角微微抽搐。

    那一拳虽是壮汉临时变招,可也挨实了,疼痛还是其次,这一下实力可是要大打折扣了。

    再次拉开距离,郑东西全神贯注的盯着对面的壮汉,丝毫不敢放松。

    “小心!”突的躺在一旁的雷小小惊呼一声,双目圆瞪大吼出声。

    几乎是同时,郑东西已经反应过来,单脚在地面用力一跺,身子往前一扑,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来自背后的一拳。

    然而并没有结束,就在其刚躲过身后一击时,壮汉的身子也到了眼前,右脚跺地左脚一抽,郑东西再躲不过去。

    只来得及运起浑身内力勉强抵挡,刹那间犹如被一条铁鞭抽中,身子被抽的横空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了楼梯的黄花木扶手上,痛的直翻白眼。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壮汉在占据上风的情况下,还会让陈礼从背后偷袭。

    不过是初涉江湖的郑东西,对敌的经验还是太少了啊,甚至比不上刘元。

    陈礼揉着拳头,一脸狞笑的看着仰面倒地摔在客栈楼梯口的郑东西,刚才那一拳虽然落空了,但最终的结果是好的。

    眼看着已经快到了巳时,不想再多费手脚的壮汉,不知何时给陈礼使了一个眼色,这才有了刚才一幕。

    穿着鞋的那只脚在地上用力的蹬着,郑东西眼神看着已经冲过来的壮汉,迫切的想要站起来。

    “住手!”刚才那一番动静,再加上雷小小的一声大吼,先前晕过去的李兰心已然醒了过来。

    壮汉二人闻声回过头去,就看见李兰心让开雷小小的身子,将其在地上放平了之后,一脸不惧的站了起来。

    眼前场面一目了然,虽然刚才晕过去了,李兰心也知道如今是个什么状况。整个客栈内,如今唯一还能站着说话的人只有她了。

    “怎么?李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壮汉果然放下拳头,站直了一脸漠然的看着李兰心问道。

    “你们要的人是我,只有我对你们才有利用价值。”李兰心开口缓缓说着又道:“放过他们,他们不过是不相干的人,我跟你们走。”

    在说这两句话的时候,李兰心神色显得异常的平静,仿佛那个要将生命交由别人掌握的人不是她一般。

    “那可能要让你李大小姐失望了。”壮汉眼神里透露着戏谑又说道:“那两位可是万安镖局的人,留着等日后报复我等吗,至于其他几位避免误事,还是死了干净。”

    话语说完,壮汉便不再理会,踏步上前就打算给郑东西最后一击。

    得到这个答案的李兰心丝毫不意外,只听得铁器摩擦的声音响起,“我相信只有活着的我才有利用价值,一个死了的李兰心,对你们来说是没有用的吧。”

    “大哥!”陈礼神色一惊。壮汉转头看去,面色彻底沉了下来。

    只见李兰心掏出了怀里一直准备好的匕首,刀锋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白皙的肌肤上已经能看见一丝鲜红的血痕。

    匕首十分精美,柄把上还嵌着金丝,底部有一颗玉润的蓝宝石。这把短匕是李大小姐打算用来行侠仗义,惩奸除恶的武器。

    谁想到其沾染上的第一滴血竟是自己的,多么的讽刺啊,李兰心的心头苦涩不已。脸上依旧平静,看不见丝毫恐惧。

    唯有握刀的手因为过于用力,出现了些微的颤抖,指节有些发白。

    “他们死,我死。”简简单单的五个字从李兰心这个娇柔的弱女子嘴里说出,却有莫大的威能,壮汉陈礼二人顿时感到难办了。

    没想到一直柔柔弱弱,连话都没说一句的女子,此时给他们来了这么一出。同样的,郑东西与雷小小两人也怔怔的把李兰心看着。

    不知怎的,郑东西脑海里便回忆起昨日在客栈内,从林捕头嘴里得知凶手死了之后,李兰心表现出来的模样。

    叮咛一声,左手将匕鞘扔在了地上,李兰心骄傲的抬了抬下巴,鼻子里重重的恩了一声,示意两人该做出选择了。

    该死!刘元的心里痛骂一声,他视线已然完全模糊,看不清任何东西,可不妨碍他的耳朵去听。

    他用牙齿咬破了嘴唇,艰难的想要使力,想要抬手掏出怀里的东西,他还有一个关键时刻保命的宝贝。

    那日用满意值抽到的圣手宗解毒丸,刘元一直是贴身放好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