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一线

    这一拳速度太快,势头太足,又是从背后袭来,让刘元丝毫反应不过来,且毫无招架之力。

    真是意料不到啊,刘元怎么也没想到长成壮汉这样的人,居然会选择偷袭这样的方式。

    倒在了一堆断裂的木头之中,刘元侧身趴在楼梯上,不断的咳嗽,吐出的血沫子浸染了身前的红衣。

    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胸膛的伤口又裂开了,刘元难受的用上牙紧紧的咬住下唇。

    痛,刘元此时的脑海里只冒出了这么一个字。

    “你动作太慢了,这点小事费这么长的时间,不值当。”壮汉站在陈礼的身边,眼睛却看着刘元轻声说道。

    “那小子太能跑了。”陈礼垂头说道。

    知道陈礼当初习武的时候,就学的刚猛拳法,速度本就是其弱项,所以壮汉也没再多言,而是一步一步朝刘元走了过去。

    “咳咳咳。”刘元双手撑住木质阶梯,咳嗽着慢慢手臂打直,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还没完,接着刘元又咬住后槽牙,忍住胸口的疼痛,从地上站了起来,胸前红袍的颜色,比别的地方都鲜艳一些。

    一脸的平淡把那位壮汉看着,这叫不露怯,其实心里一直在突突,有一个声音在叫喊着:完了完了,这次真是十死无生了。

    “挨了我一记重拳,你竟还能站起来,你一小小客栈的掌柜,真是给了我不少的惊讶啊。”壮汉就这样看着刘元站起来,且怡然不惧的和自己对视。

    这个时候,刘元很想开口说一句很牛皮哄哄,很带感,很撑场面的话,奈何胸膛的伤势复发,疼的他怕自己一张嘴话还没说,就先啊的一声痛呼出来。

    所以,还是继续用平淡的眼神把对面看着吧,至少显得自己有底气。

    同时刘元开始在心里千百次的呼唤吊坠。心里说道:我知道你听得见,快出来,我都快死在这儿了,我不信你就没点什么办法救下我。

    ‘一切都是玩家自己的游戏体验,我不能破坏玩家的游戏体验,也无法干涉。’那个无情的女人,继续用她一贯冰冷的声音,说着凉凉的话。

    ‘***,人都要死了,哪儿还有什么体验,你到底管是不管了,这什么试炼任务,还是你给我接的,两颗半星的难度,你有考虑我的感受吗!!!’刘元的内心在咆哮,面上不动如山冷静异常。

    然而不论任由刘元怎么说,舱舱在说完那句话后,都没有淤发出过任何的声音,彻底归于沉寂,就像从来也没有出现过。

    不管心里怎么骂,眼前的事情都还是要面对,来硬的是不行了,只能尽力拖延时间。

    那壮汉已经挥拳冲了上来,刘元深呼吸一下压住伤势,大吼一声:“等等!”

    可惜,这句话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壮汉丝毫不理会,快若奔雷的一拳直接自下而上朝刘元的下腹打去。

    刘元瞳孔一缩,速度太快了,只来得及身子后腿,可仍旧挨实了这一拳,腹部遭到重击猛烈收缩,身子躬成了虾米。

    再也绷不住表面的平静了,刘元哇的一声,吐出了白色的水液混合着血色,浓浊的液体洒了一地。

    “还等什么,你有什么想说的,去和阎王爷畅聊吧,如果真的有地狱的话。”壮汉嘴上说着,一拳打完毫不停息,粗壮的胳膊肌肉虬结,一拳又一拳的锤在了刘元的身上。

    只听的砰砰砰的连响,拳头便如暴雨般的落下。

    面对之前的凶手,还有那位陈礼,刘元都还有机会有能力对上几招,然而面对壮汉,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刘元丝毫反抗不得。

    便如一条破麻袋一般,被锤到不断变换形状。

    最后一击,壮汉右手攥起一个碗大的拳头,狠狠打在了刘元的下颌,后者整个人向上飞了出去,吧嗒一声,成大字型摔在了楼梯上。

    一张脸已然满是青紫,肿的认不出是谁,双眼被左右肿起来的脸颊挤的只剩下一条缝隙。

    整个客栈在眼里变成了一线,无论桌椅板凳还是人,都越来越模糊。

    可刘元仍旧努力维持着清醒,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他顽强的用力睁开双眼,睁大到他所能办到的极限。

    来自后院的最后一点动静也消失了,是郑东西也倒下了吗?天下第一客栈还没走出晴川县,就已经全军覆没了吗。

    此时刘元很想要苦笑一下,他是个很喜欢笑,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人,可脸上肿的,估计即使笑,也看不出来笑模样了。

    浑身被打的没有知觉,使不上一点力气,也实在是笑不出来了。

    “还没有断气?”壮汉是真的惊讶了,看着刘元眼睛闪烁的光芒,轻声说道:“你真的是一个能人。”

    不仅是他,躺在墙下的雷小小眼神中也满是震撼。凭她这些日子与掌柜的接触下来,实未想到刘元竟是这样一个人。

    壮汉的心头不无感慨,如果一切都还在,他都想收了眼前这位掌柜,就凭着这股韧劲,身处绝境都还不放弃的劲头,一定能在武道上有所成。

    不知道当他得知刘元是天生绝脉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当然不管心里再如何惋惜,时间都不多了,壮汉三两步走上去,打算给这位掌柜的来一个最后的了断。

    陈礼站在堂下,一脸解气的看着这一幕,一只扰人的苍蝇终于要死了,只可惜不是他亲手杀的。

    模糊的视线中,看着壮汉一步步的接近自己,刘元还想要逃,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

    壮汉举起了手中的拳头,朝着刘元肿的猪头一样的脸落了下去。

    没有人注意到后院的门帘轻轻的拂动了一下,一个黑影迅疾的窜了出来。

    砰的一声响,壮汉踩着楼梯蹬蹬后退了两步。

    “伙计都还活着,你身为掌柜的可不能死,死了谁给我们发月钱。”郑东西消瘦的身影,挡在刘元的身前,看着壮汉说道。

    “有件事一直没敢给你说,掌柜的你当初怀里的银票是我偷的。”说着郑东西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又道:“现在救你一命,就当我还你好了。”

    笑了,刘元肿的猪头似的脸庞,微微牵动了一下,用尽了浑身的力气露出这个笑容,不苦,发自内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