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二章 顷刻间

    滴滴鲜血或落在地板上,或溅在木柱横梁上,顺着木质纹理四散浸染开来。

    打了半天都没有反应,终是在雷小小卯足劲儿的攻势下流血了,若是洗净手上鲜血,可看见陈礼一双手掌上有道道细小的伤口。

    陈礼瞳孔中有一点剑尖逐渐放大,忍住双手的疼痛,后跟踏着地面不断后退,雷小小步步紧逼。

    刘元顿时眼神一亮,雷小小果然比他兄长要有本事太多,知道这是个好机会,欺身而上,双拳配合着雷小小刺向陈礼右眼的长剑,同时轰在了陈礼的腰眼位置。

    死死的顶住,一步不退。

    奏效了!不知是不是被破了功的原因,陈礼双脚在地上猛的顿住,被刘元这打在腰子上的两拳疼的龇牙咧嘴。

    这一顿,那一点寒芒便到了眼前。

    可恶啊!陈礼在心头暗道,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小小的一间客栈内,被两个不放在眼里的人,逼到如此境地。

    前有长剑,后有双拳。

    牙关紧咬,此时陈礼只来得及抬起右手。

    剑掌相交,再也不是先前的金铁交击,而听得噗嗤一声,雷小小手中秀剑直入陈礼手心,在鲜红的掌心扎了一个血洞,去势不减眼看着就要刺入右眼插穿头颅的毫厘之间,陈礼愤而一脚踹了出去。

    大脚狠狠的印在了雷小小的腹部,后者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手中长剑握之不住,仍旧留在了陈礼掌心。

    在一只眼和一只手中做出选择,陈礼选择了保住自己的眼睛。

    站在一旁的李兰心惊呼一声,上前一步双手张开就要接住雷小小的身子,却不料这力道如此之大,脸上神色都变了,死死的抱住雷小小,两人一同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当后背印上墙体的那一刻,李大小姐才知道自己是那么的弱,这个事实,比后背的疼痛还要让她难受。

    接着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墙上,头一歪,晕了过去。

    噗一声轻响,雷小小喉头一甜,忍不住在李兰心怀里吐出一口鲜血,娇嫩的唇瓣染上了最凄美的鲜红。

    捂着翻江倒海的肚子,眉眼紧蹙。

    那一剑,她出的是一往无前,压根没考虑后手,才能有如此效果。同样的陈礼是愤而出脚,势大力沉,雷小小又没有防备,自然更显威力。

    转瞬之间,整个客栈的人,除了在后院还不知情况的郑东西,已然倒的差不多了。

    速度太快,刘元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雷小小飞了出去,却没有放弃雷小小为他争取的这个时间,双拳连环击出,砰砰砰的打在了陈礼脊柱的每一个节点之上。

    不过打到一半的时候,陈礼豁然转过身来,借着旋转的力道,一巴掌就扇向了刘元的脑袋。

    呼呼的厉风在耳边吹响,刘元双膝一弯蹲下身来,成功躲过一击后,还了一拳,重重打在陈礼的肚皮上。

    一击过后,刘元脚尖一点,迅疾后退拉开距离,站直身子看着七步开外的陈礼,后背冷汗瞬时就下来了。

    刚才那一巴掌险之又险,若是挨实了,此时天下第一客栈内唯一还站着的他,也躺一边了。

    这其实不是巧合,得归功于刘元那个生死不知的老爹。

    小时候,知道刘元天生绝脉之后,刘关张并没有放弃,不仅打熬他的体魄,还不断与刘元对练喂招。

    其实是单方面的挨打,每每刘元都被自己爹揍的鼻青脸肿,打挨的多了,刘元也会躲了,渐渐的身体反应比脑子里的想法都来的快。

    不过后来刘元成了元御阁的闲散幕后人员,有些东西太久没用了,却融入了血肉骨子里,是不会消失的,刚才生死一刻,又给逼了出来。

    当然,说白了,就是刘元的身体,又想起了幼时被乃父狂揍的噩梦岁月,所作出的自然而然的反应。

    一直都静静看着,打着哈欠的壮汉,就在刚刚那一刻,眼神一亮。刘元那一躲,连他也忍不住在心里暗赞一声。

    “烦人的苍蝇。”陈礼却是丝毫不觉得什么,只是一直被刘元在旁骚扰,搞的心烦意乱。

    这人攻击凌乱,力量也一般,可不就是苍蝇一样,恨不得捏死才开心。

    哧的一声,陈礼将掌中的细剑抽了出来,叮铃扔在了地板上。把身上的衣服撕破,开始简单的包扎伤口。

    期间刘元站在原地,好整以暇的静静看着一动不动,他的目的一直都只是拖延时间,心里还期望着那莽汉伤口包扎的越久才好。

    况且谁知道,陈礼是不是故意露出破绽给他,就等他冒冒失失的冲上去,别人以静制动,劈手给他来上一下,得不偿失。

    “那啥我还有药,你要不要擦点?”待陈礼将伤口包好了后,刘元嬉笑着指了指他的手说道。

    陈礼用一个踏步猛冲上前来,作为回应。

    双手合十,一个纵跃就越过了数步的距离,居高临下,双掌犹如巨锤一般朝着刘元劈头盖脸的砸来。

    早做好了准备,刘元脚步一侧,身子一飘,斜斜的绕到了桌子后面,劲风吹拂的红袍紧贴在身。

    轰然一声巨响,陈礼这一拳锤在了一张吃饭的方桌上,桌子刹时间四分五裂的纷飞开来,碎裂的桌子腿横向飞出,打掉了梁上挂着的木牌。

    吧嗒一声,木牌落在了中间长桌之上,正面向上写着七香水煮鱼几个黑字。

    可没那个心思看别的,接下来刘元使出了浑身解数,在陈礼的连番攻势下,左冲右突,躲闪避让,偶尔冲上去打上一拳,沾之即退,让陈礼烦不胜烦,嘴里连连咆哮几欲抓狂。

    不得不说刘元是聪明的,他这个对策选的极对,比起被郑东西撞出去的那位,陈礼在速度上是弱了不少。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真有可能被刘元拖延到足够的时间,等来衙门的人。

    又跑了!!!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陈礼大吼道:“混蛋,你连那个耍剑的女人都不如。”

    刘元充耳不闻,后退几步又拉开了距离,这种打法他用的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气的陈礼一脚踢飞了一张桌子,迅疾的朝刘元撞了过来。

    刘元一个翻滚躲过,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眼角余光中有什么一闪而过,接着便心头狂跳不止,遭了!

    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刘元后背便挨了一拳,整个人朝前飞了出去,啪嗒一声撞断了楼梯。

    一直坐着没动的那位赤膊壮汉终于出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