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分而战之

    流浪的人,这话让刘元好生费解。

    只听那赤着一双胳膊的壮汉又继续说道:“至于我们想干嘛,你们便不需要知道了。”

    “既然我们都是将死之人了,也不让我们死个明白吗?”刘元又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是想拖延时间。”壮汉突然眼神玩味的看着刘元,“可惜拖延时间是没有丝毫作用的。”

    恰好此时天光方亮,公鸡打鸣的声儿从后院传来。

    “天亮了,好戏才刚刚开始。”壮汉双目望着客栈门外,轻声说道:“衙门都自顾不暇了,哪儿还有时间理会你们呐。”

    “李大小姐,与其担心你的父亲,你就不好奇我们三个来客栈是干嘛来了?”壮汉又一脸好笑的盯着李兰心说道。

    之前壮汉说的什么拖延没有用,刘元心里还丝毫不以为意。

    整个衙门上下有多少人,不说县令大人已经成功请示了上面,就算没有,遇到紧急突发情况,城内守军也可出动。

    就凭一些个贼寇,即使是宗门弟子,就能硬撼这么多人?

    当年那些大宗门的高手都死了,即使还有也都不知道藏哪儿的,留下的不过是些小虾米,能有多大本事。

    不可能敌得过朝廷,所以刘元不是很担心自身安全。

    直到壮汉说了这句话之后,刘元才突然反应过来,神色一惊,将李兰心护在了身后。

    他忆起了当日眼前这壮汉第一次来客栈的场景,难怪一直盯着李兰心看呢。他们这些人的确不可能正面硬撼的动一座城,他们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要想活着离开晴川县,唯有抓住李兰心这个县令大人唯一的闺女当人质!

    可惜的是,刘元这会才想到这个理,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情太多,脑子里的思绪越来越乱了。

    “晚了,差不多也该解决了你们好上路了。”壮汉挥了挥手。

    随着坐在椅子里壮汉的动作,守在门口与门帘前的两人对视一眼,毫不废话悍然出手。

    左边的身材偏高,略瘦,右边大门前的这位体型结实。

    守着客栈大门前的那位,犹如饿虎下山,直接朝着郑东西扑了过去。

    而门帘前的那人劈手朝着李兰心抓了过来,一直没言语,默默旁观着一切的郑东西,此时竟然是第二个反应过来的人。

    只见其后发先至,身子一窜如灵猴,双臂大开一招大鹏展翅,堪堪在门帘前那位抵达李兰心的身子前,扑了上去。

    双臂犹如铁箍一般,直接抱住了那人的腰,瘦高男子直接被郑东西这一下袭击给搞懵了。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两人便抱在一团从门帘后摔了出去,转瞬身子消失不见。

    只听得门帘后传来郑东西的呼喊声:“不用管我,我来拖住他。”

    “东西你行吗,不要逞能啊。”李兰心刚要冲进去帮忙,被刘元瞪了一眼道:“回来!”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什么威严的刘元,这两个字吼的李兰心乖乖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此时门后已经传出了打斗的声音,知晓郑东西真实身份的刘元,心里还不是那么担心,此时场中最值得在意的便是那个壮汉。

    可惜那人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潜在的危险才是最值得担忧的。那种希望只能寄托于别人身上的感觉真不怎么好啊,刘元心里再一次的感叹。

    郑东西此举也让大门前那结实汉子的一击落空,只见其双脚一跺,正落在郑东西先前站立的位置,地板出现两个脚坑,四周成蛛网裂开。

    “不用管沈明,陈礼你迅速将这几人拿下。”那壮汉皱了皱眉,看着那位结实汉子大声说道。

    唤作陈礼的男子点了点头,转过身来揉了揉拳,带着犹如抓小鸡一般的眼神看着刘元等人。

    “你往后退。”刘元上前一步,没回头的对李兰心说道。雷青锋依旧躺倒在地,此时再看已然晕了过去。

    雷小小神情漠然,缓缓站起身来,蹡踉一声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没有等这陈礼攻过来,刘元与雷小小一左一右率先冲了上去。

    刘元至今也只有小时候打熬的结实体魄和一些元御阁的拳脚经验,外加上从吊坠那学来的七式拳。

    皆是踏实基础的路数,武功的高低还在其次,重点是内力,他没有内力。

    比之刘元的攻势还要来的快些,雷小小掌中一把秀气长剑,便刺到了陈礼的颌下三厘的位置。

    陈元双脚杵地,一步不挪,直接将右掌横在脖子前,朦朦的白光在手掌上一闪,只听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雷小小的秀剑连皮也未刺破一点。

    紧接着便是刘元的一击中拳,精准的打在了陈礼的小腹上,知道自己一击不可能奏效,刘元下一拳立马接上。

    七式拳顾名思义,总共七式,变化少但扎实,转瞬之间刘元已经轰出了六拳。

    而雷小小也在一旁步伐变动,掌中秀剑连环刺突,两人跳上跳下,蹦左蹦右,打的是不亦乐乎,反观陈礼就像那怒海狂涛下的礁石。

    任两人如何进攻,他不过是双手舞动,或是身子硬抗,脚步不见多少挪移,神情一脸轻松。

    不知过了多少招,约莫一两炷香的时间,陈礼的实力在其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内力比起那凶手要差上一些,可不知练的哪家防御路数的武功,他与雷小小二人的攻势死活不见成效。

    “差不多行了。”舒服的卧在椅子里的壮汉,打了个哈欠,看着场中三人轻声说道。

    话语说完,那陈礼顿时转守为攻,扭身一个狂吼,坚实的后背便扛下了刘元两招。

    一双肉掌一合夹住了侧面雷小小的秀剑,身子不退反近,夹着秀剑刷的一下,整个身体便往前倾倒。

    雷小小反应不慢,连催两次暗劲却都拔不出剑。

    眼神一狠双掌内力蹦发,分上下在剑柄上那么一拍,长剑便叮铃铃的颤抖开来,从剑柄开始一直往前,打出了一丝空隙,只见剑身在陈礼的双掌间飞速旋转。

    越转越快,冷厉的剑锋终于将陈礼的手掌割裂,一滴滴的鲜血飞溅,陈礼痛呼一声,再也保持不住,被雷小小抓住机会抽出秀剑朝其右眼刺来。

    此时再看陈礼那一双肉掌,已然是满手殷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