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让我说

    不知道是不是情绪过于激动,还是刚醒身子没彻底恢复,说完这几个字后,七叔眼皮慢慢合上,又晕了过去。

    “七叔,七叔。”雷青锋坐在床沿,身子靠近了又连喊了两声,后者没有丝毫反应。

    就说了这么没头没脑的几句话,雷青锋除了知道万安镖局那批货物真的被劫了以外,别的是一点没听明白。

    鸡鸣山,贼寇?难道是在鸡鸣山附近遇到了贼寇?雷青锋眉头紧皱,思考很久也没想通,到底是什么贼寇不仅够胆敢动万安镖局,且有这个实力真的拿下。

    要知道万安镖局不仅是背靠朝廷,在如今这个学过三拳两脚就能恣意闯荡的江湖里,也是总瓢把子一般的存在。

    至于那什么晴川县小心,雷青锋就更是听不懂了。看着安详的躺在病榻上的七叔,雷青锋一头雾水。

    同样皱着眉头的还有站在一旁的刘元,人独处的时候,特别易胡思乱想,先前他蹲在井边无聊的时候,脑子里就不断闪过一个画面。

    那是一条伤疤,从壮汉肋骨下一直弯曲蔓延到后腰的伤疤,此时再次忆起,他准确的判断出了那必定是一条刀疤。

    “没有这么巧的事吧。”刘元嘴里呢喃着。

    心头不断闪过诸如肋骨刀疤,鸡鸣山,贼寇几个词,还有当日在红袖楼内三叔施展‘溯流光’的场景,和其说过的话。

    “什么这么巧?”雷青锋很快就不去多想,看着刘元疑惑问道,这种动脑子的事情,他向来是交给小妹的。

    “啊没什么。”刘元摇了摇头,“你睡吧,估计你七叔只是一时激动,明天就会好了。”

    说罢就往门外走去,知道今晚查找客栈异常的行动是又失败了,只能看看明天上午能不能有所发现了。

    若还是没有,刘元就得好好考虑是跟着去鸡鸣山,还是留在客栈了。

    每走一步,胸口就痛一下,都是蹲了小半夜害的,刘元无奈想到,今夜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紧接着又好笑的想到,自己莫不是真信了三叔的鬼话,人一个外地人,怎么可能和这些事情有联系。

    三叔之前还是不靠谱,现在已经是相当离谱了。

    看到的所谓‘象征’,没有出现在凶手的身上不说,反倒是出现在了一位毫不相干的外地人身上。

    外地人刘元脸上的笑容一顿,忆起先前那壮汉在屋门前调侃的话语,喃喃道:“一个外地人,如何知道李兰心是大小姐的。”

    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日那位壮汉与吴二是同一天到的,那个时候李兰心是县令闺女的事情,可并没有传出去啊。

    按壮汉嘴上所说的,他当日离开了晴川县,如果不是住在自家客栈附近的人,例如隔壁米铺张员外,其他人没理由知道这件事啊。

    除非是刻意打听的,那么一个外地人打听这件事干嘛呢?此事越来越古怪了,刘元皱了皱眉。

    思考着事情,堪堪走到后院门帘前,却听中堂传来郑东西的声音:“你们这是做什么?”声音极大,似想将整座客栈的人都惊醒,语气里带着几分惊疑。

    心头咯噔一下,刘元掀开门帘便走了出去,同样听到声音的还有雷青锋,反正也睡不着了,跟在后面打算凑凑热闹。

    楼梯上,三个男子缓缓走下,头前为首之人正是那位壮汉,掌心托着一盏烛灯,面色平静,身后跟着他那两个弟兄。

    郑东西一撑身子坐起来,走下去看着眼前几位大声说道。

    那位壮汉充耳不闻,走到长桌边将烛灯搁桌上,然后在专属刘元的那把罗圈椅内坐了下来。

    “你们这是,晚上睡不着觉,起来遛弯呢。”站在门帘后的刘元笑眯眯的看着壮汉说道。嘴上这样说着,脑子里已经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凭借模糊的推断他知道出事了。

    “哈哈,遛弯,是遛弯,不过我嘛还有的遛,你们过了今晚,可能就只有去地狱转转了。”壮汉一脸戏谑,笑声依旧带着几分豪迈的说道。

    “你说的这话我怎么听不太懂呢。”刘元站在原地没动,脸上依旧是嬉皮笑脸的说道,其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这会儿心里已经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好,那我就直说了吧,死也让你们当个明白鬼。”壮汉丝毫不急,话语刚落身后一个人已经快步上前将客栈大门把守住。

    余下一人跑去了后院门帘前,三个人成掎角之势,将刘元雷青锋郑东西三人给围在了大堂中间。

    “混账,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听了几句话,雷青锋顿时怒了,一个跨步就站到了刘元身前,昂首挺胸一脸骄傲的说道。

    这话听得刘元心里一抖,真想一巴掌把这蠢货给呼下去,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就不要装你的大尾巴狼了。

    别人知道你是谁了之后,不是更坚定了杀你之心吗,还能放了你不成,真真是蠢货。

    “哦?我听听你是谁?”壮汉饶有兴趣的把雷青锋看着。

    话音刚落,刘元伸手一把将雷青锋的嘴巴捂住,笑呵呵的看着壮汉说道:“不,他不想,他一点都不想说。”

    雷青锋眼神狠狠的瞪了刘元一眼,双手抓住刘元的右手直接拖了下来,朝地上呸呸呸的吐了几声,凛然不惧的看着壮汉大声说道:“我是万安镖局的人。”

    此话说完,雷青锋就发现,怎么包括壮汉在内的三个人都一脸古怪的将他看着,唯有刘元以手抚额,只在心里暗叹一声,七叔啊七叔你醒来的太迟了啊。

    正在雷青锋想当然的以为,这三位是怕了他万安镖局的名头的时候,三人却捧腹大笑了起来。

    是真的觉得十分好笑的那种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此间的动静,自然把楼上的雷小小和李兰心都给惊醒了,二人具是穿戴整齐,雷小小腰间还佩了一把秀剑,本是为明日出发鸡鸣山准备的,两人这会正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看着下边。

    “你们笑什么?”雷青锋涨红了脸,觉得十分没面子,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壮汉脸上的笑容一收,双目阴狠的盯着雷青锋,开口沉声说道:“巧得很,你们万安镖局那批货就是我们劫的,趟子手护卫镖师驾马的,总共一百零五口人,一个不剩全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