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八章 动静

    “什么人?”屋内响起了那位壮汉的声音。

    “是我,客栈掌柜。”刘元站在门外开口回答道。

    “哦,是掌柜的啊。”说着话,那壮汉伸手把门打了开来,疑惑的看着刘元道:“是有什么事吗?”

    开门之后,刘元看着眼前壮汉脸上一讶,发现壮汉脱掉了白日的那个背心,此时是裸着上身,从脖子往下有着些微的汗珠。

    看着刘元脸上的表情,壮汉明白他在疑惑什么,不以为意的笑笑说道:“久了没出去,在屋里活动活动,都是几个大男人,倒是无所谓也方便。”

    “哦。”刘元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顺着门缝往里张望了一眼后笑笑开口说道:“不好意思要打扰一下,我需要进屋来收拾些东西,帮你们打扫一下,顺便把碗筷带出去。”

    借口是刘元早就想好的,当时来送饭的时候,也是故意留下了餐具,好等到这个时候。

    一听是这件事,壮汉没有理由开口拒绝,点了点头:“那可就麻烦了。”说罢让开身子,刘元走进屋内对另外两个客人笑笑还不忘了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先是眼睛不动声色的在可以藏人的地方扫视了一遍,紧接着又走到几个柜子边拉开一边擦拭一边仔细检查。

    直到所有东西都擦干净了之后,刘元没有发现丝毫异常,进来之后倒是也没发现这几人还有别的什么奇怪的地方,屋内也没有诡异的东西。

    双目绕着屋子再次转了一圈之后,刘元将抹布往肩上一搭:“好了好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这就出去。”说着伸手将桌上的碗筷都放进了托盘里,双手托着往外退去。

    “你倒是辛苦,杂役干的打扫屋子什么的,都是你在干呢。”临走之前,壮汉笑着调侃了一句。

    这话可是戳到刘元心坎里去了,脸上露出无奈苦笑:“没办法,小店刚开,人手还不齐。”

    “哈哈哈,也是呢,况且你还摊上那么一位大小姐,都不容易啊。”壮汉豪爽的笑了几声。

    可不是嘛,刘元心里想着,摇了摇头道:“不说了,您休息。”说罢端着托盘退出了门槛,壮汉关门扭身往回走去。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堪堪在门关上的最后一刻,刘元眼神一动,接着啪的一声,那门彻底关上了。

    刘元站在门后皱眉愣神,看着掩合的大门没有立即离开,端着托盘傻傻的站着。

    只因刚才那一瞬间,他瞧见了一条伤疤,一条从肋骨下一直往后蔓延到后腰的伤疤,长长一条像一只狰狞的蜈蚣。

    因为这伤疤在侧面,而且肋骨下也只有一点,更多的是蔓延到背后的,所以起先在屋内收拾的时候没注意,在壮汉转身背对着离开的时候才瞅见。

    不知道为何,刘元看过一眼便记住了,且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古里古怪的。”刘元站在长廊上,埋头嘀咕了一句。

    叹息一声不去管它,端着托盘往楼下走去,二层楼也搜完了,该去看看郑东西的情况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客栈内的情况,此时也没那多余的功夫理会旁的什么。

    刘元下楼之后不停,径直往后院走去,完全无视了坐在长桌边正托腮把他看着的李大小姐。

    将托盘放在了厨房里,与郑东西打了个照面。刘元悄声说道:“后院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没有啊掌柜的,你是不是太过小心了些,当日的那个小贼应该是早就已经跑了吧。”郑东西眼神闪烁的说道。

    “不会的,客栈是一定有问题。”刘元一口说道,他知道吊坠不会骗自己。至今那吊坠精英级任务上还写着:找到异常0/1,解决异常0/1。

    拗不过掌柜的坚持,郑东西开口说道:“好吧,可现在并发现不了什么啊。”

    “罢了,睡吧,明天白天继续,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刘元有些泄气的挥了挥手。

    月上高头,时至深夜,整个图运街都变的安静,有段日子没有出现如此祥和的气氛了,那凶手一死,人们都放下心来。

    天下第一客栈内传出轻微的呼吸声,后院马厩里,刘窜风静静的看着前方的水井。

    微弱的月色下,后院黑漆漆的一片,水井后却是突然小心翼翼的露出一双眼来,前后左右的张望着。

    一直默默的把外面盯着,将大半个身子都躲在井的后面,而躲着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元。

    所有人都去睡了之后,刘元其实并没有离开后院。

    他在这里已经蹲很长时间了,要不是小时候被他爹督促着蹲马步吃过不少的苦,此时早就坚持不住了。

    之所以蹲在这儿,是刘元不信这个邪,今晚非要把那异常情况找出来不可。

    他觉得那‘人’晚上肯定会有所行动,所以他就在这儿守着哪也不去,然而现在天都快亮了,啥结果也没有,不过是和刘窜风两个大眼瞪小眼罢了,或许刘窜风心里还会觉得自己主人有病。

    “咦,有动静。”突然,刘元耳朵一动,瞬间来了劲儿,以为自己快要抓住什么了,双脚一踮,身子都微微抬起了一点,双目敏锐的朝四周望去。

    然而仍旧是啥也没有发现,可耳朵里听到的动静,依旧呜呜的越来越杂乱模糊。

    “他***,我该不是蹲的久了,都出现幻听了吧。”刘元嘴里呢喃道,“不对啊,按说我这身体不太可能出现幻听的情况啊。”

    不对,真的是有声音,而且这声音就是客栈里面发出的,且十分细微,若不是他此时专注,夜里寂静,否则很有可能就错过了。

    刘元突然眼神一动心里这般想到,隐隐有些兴奋,困扰了他这么多天的客栈异常情况终于是要找到了吗。

    双眼寻找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那竟然是雷青锋这几日一直住的屋,里面还待着他那位卧榻不醒的七叔。

    “不会是要出事吧。”刘元嘴里呢喃一句,赶紧双手一撑从井边站了起来,直起腰身揉了揉自己发酸的双腿,用力伸了个懒腰,轻脚往那屋走去。

    在洪福来客栈受的伤,还没好利索,刚才又蹲了那么久,此时胸前伤口便开始隐隐作痛。

    咬了咬牙忍住,走到了屋子门口,冷风吹起了刘元的衣袍,他刚打算敲门,结果手放上去一用力,门吱呀一声自己就开了,在夜里听的格外清晰。

    屋内黑漆漆静悄悄的,张了张嘴,刘元本来想喊,可还没出声他又忍住了,避免打草惊蛇。

    右脚轻轻的落下,也不点灯的就往里走去。

    给两个人住的这间屋子还算大,左边是七叔的床,右边睡的是雷青锋,刘元定睛看去,发现雷青锋睡的跟个死猪一样,还打着呼噜一点反应没有,好歹是个跑江湖的,这警惕心也太低了点吧。

    真当圣上马踏天下之后,世间太平了不少吗,刘元心里想着,那呜呜的声音再次入耳而来,走进这屋之后,那声音越清楚了些,让刘元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声音来自左边七叔的床,刘元绕过屏风走了过去,却正对上一双闪亮的眸子。

    起初还吓了一跳,当彻底看清楚了之后,才发现是那位七叔醒了!居然在这个时候醒了,嘴唇颤动着呜咽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顿时明白了自己听到的动静,是七叔发出来的。这不管对他还是对雷家兄妹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刘元赶紧走上前去,又把一旁黄木柜子上的灯给掌上。

    屋内瞬间亮堂了起来,此时那位雷大少爷才终于有了反应,刘元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嗯哼是天亮了吗”

    接着就是哒哒的脚步声,当雷大少爷彻底睁开眼的时候,才悚然一惊,屏风后灯光下显出一个人影,出口就道:“不好,有郁。”说罢身子已经抢到了屏风后面,挥拳就要打过去,待看清楚眼前人是刘元时才止住脚步说道;“大晚上的你闹什么幺蛾子呢?”

    “别吵吵。”刘元侧脸靠近那位七叔,耳朵贴近了嘴唇,才勉强听清这位久卧不醒的人说了一个‘水’字。

    “啊,七叔你醒了。”雷大公子这一晚上都在一惊一乍的。

    刘元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去拿水。”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他七叔喝了水缓过劲来,双目盯着房梁怔怔出神,数日以前遭遇的事情,开始一幕幕的回想起来。

    “七叔,你是遇到什么了,被谁弄成这样,咱们的人呢,是谁敢动咱们万安镖局?”

    雷青锋的嘴叭叭个不停,一连问出了数个问题,听的刘元直翻白眼,同时还很没有眼力见的杵在那儿没有回避。

    让雷青锋忍不住说道:“我说你咋还不走呢?等我请你呢。”明显他们两人是要聊一些私密的话了。

    “明儿我也要去鸡鸣山协助查探,多听点情况是有助于我帮你们的,嘿,你这人不知好歹,我怎的听不得了。”刘元理直气壮的说道。

    雷青锋刚要反驳,谁知七叔不知是不是听到了鸡鸣山几个字,产生了剧烈的反应,躺在床上用力咳嗽起来。

    接着右手便死死攥住雷青锋的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货物被被劫,鸡鸣山有郁寇晴川县小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