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五章 水酿

    “这几天都没在客栈里吃上饭,那位没抱怨吧?”三个人围在厨房边打转,刘元手里拿着半根茄子一指门外的方向说道。

    李兰心自然能明白他说的是雷青锋,摇头说道:“没呢,也可能是抱怨了咱们也听不见吧。”

    这些日子,那位雷家哥哥,就跟个大家闺秀似的深居简出。

    “恩。”刘元点了点头,将切好的料倒入黑锅内开始翻炒,最近是没功夫理会吊坠,得抽空看看自己收获多少满意值了。

    先前与凶手的战斗,让刘元有了些迫切的想法,必须得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即使自己修炼不出内力,也得看看吊坠的商城里有没有什么,在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的手段。

    否则又遇到昨夜那样的突发情况,可难以自保,且今后自己要打听父亲当年的消息,还少不得要参与这些事情。

    心头想着事情,渐渐的香气弥漫开来。

    厨房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过不多时雷青锋舔唇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热火朝天的景象道:“好香啊。”

    “我说掌柜的,你终于舍得回来做饭了,可还记得你客栈里还住着几个客人呢?”雷青锋跟着又开口说道。

    “呵呵,记得记得。”刘元笑呵呵的颠了两下勺,又赶紧说道:“晚上一起吃饭啊,雷大公子。”雷青锋来了就好了,晚上这顿饭的饭钱有人付了。

    后者看着锅里的菜,喉结滚动一下没言语却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几顿他都吃的是妹妹从外面给他带的食物,都要凉不凉,要热不热的,忒难吃了点。

    “好咯,起锅。”刘元最后翻炒两下,将菜盛盘子里,这是最后一道菜,红烧茄子。

    李兰心打饭,郑东西端菜,雷青锋搓搓手跟在后面准备开吃。

    待所有人都出去了之后,刘元跑到厨房门口左右张望了下,除了吃草的刘窜风外再无旁人。

    看了下天上的日头,面上一喜,差不多到时候了,这才走了回去,蹲身在灶台下,伸手掏进柴灰里,一把就摸到了那个小木罐。

    拿在手里看去,上面全是黑灰,用抹布擦干净,检验了一下封口,没出问题,走出厨房站在院落中,在刘窜风的注视下,刘元小心翼翼的揭开了盖子。

    并没有出现果酒香四溢的情况,因为盖子下还蒙的有一层白布,在五行酿法全部结束的时候,才能在烈日下揭开这张白布。

    而按照八果珍酒的酿法上所写,此时这一步是为了在太阳光下照射一炷香的时间,就算完成。

    香自然是早就准备好了,刘元从腰间拔出一根插在身前,用火折子点燃,接着又将小木罐放在日光下,静静的等待着。

    就在香快要燃完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李兰心的呼喊:“掌柜的!快点啊,吃饭了,你还吃不吃了啊。”

    “啊,来了来了就来。”刘元头也不会的道。

    眼看着香燃尽最后一点,香灰慢慢弯掉落下,刘元赶紧用木盖子将木罐盖上。

    至此‘火’酿发便算结束了,下一步是‘水’酿法。

    得抓紧时间了,待会门外的伙计们等久了再进来可不好,刘元脚步迅速的走到井口边,将小木罐放在木桶里。

    接着放绳至水面完全掩没了小木罐之后停了下来,将绳绑在井边后刘元拍了拍手出门而去。

    到了大堂之后,才发现李兰心和郑东西两人正吃的开心,哪里有什么要等他的意思。

    刘元坐在自己那把罗圈椅内,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桌上每盘都只剩那么一点儿的菜。

    “你们有这么饿吗?”刘元夹了一点茄渣,又弄了点汤汁拌在饭里吃了一口说道。

    “总不好意思让客人等太久嘛。”李兰心吃下最后一口,理直气壮的。

    说到这个,刘元连忙将碗放下看着雷青锋笑眯眯的说道:“雷大少爷,今晚的饭钱三十八文钱。”

    “一点小钱,瞧你那样。”雷大少爷不屑的撇了撇嘴,连着这几天的住宿费甩手丢过去一两银子。

    “爽气!”刘元美滋滋的接过,挑起一个大拇指赞道,这种人傻钱多的公子他最是喜欢不过了。

    本来也不太饿,差不多也就吃饱了,正在李兰心收拾桌子,刘元翘着二郎腿剔着牙的时候。

    屋外烈日当空,长街之上,林捕头一脸神色沉重的朝着刘元的天下第一客栈走来。

    一路不停走进屋内,刘元连忙将腿放下,林捕头已经在桌边坐下。

    “那凶手跑了,可有去杂货铺看看?”刘元靠近了些赶紧问道。

    顿了大概三个眨眼的时间,林捕头长叹一声然后才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闻言刘元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坏的吧。”刘元说道,他是一个喜欢先苦后甜的人。

    “坏消息就是,凶手并没有跑远,当夜又返回了洪福来客栈,并且在次日上午再次出手,杀死一个人后逃之夭夭。”林捕头低声说道。

    “嘶,又出手了。”刘元实在没想到那厮如此胆大心细,他已经想到了常宁街,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折返洪福来客栈。

    “那好消息呢?”听到这个消息后,刘元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是好消息。

    “凶手死了,被杀。”林捕头双目看着刘元的眼睛沉声说道。

    “死了?!”这一声惊呼是叫出来的,刘元双目大睁长着嘴,眼里满是吃惊疑惑和不解,林捕头点了点头。

    “怎么死的?死在哪儿的?”刘元一时间心头有太多的疑问。

    “死在了邵阳坊,身上有不少的伤口,但致命伤是喉咙口,被自己的肋骨给贯穿。”林捕头回想了下尸体的模样,双目唏嘘轻声说道。

    杀人者,人恒杀之,恶人自有恶报,林捕头心里想到了这么两句话,他倒是希望凶手是天收的,只可惜一个凶手死了,又有新的凶手出现。

    身为晴川县的执法者,城里太平安稳才是他所追求的,可如今的形势却越来越混乱了。

    到底是谁呢,林捕头的眼睛里陷入了沉思。除了一个药瓶以外,没有从凶手身上搜到别的什么了,证明不了死者的身份,这让林捕头对另一个凶手毫无头绪。

    “啊,对了,我来还要说一件事,那凶手肋骨上并没有刀疤,不知小刘你昨夜发现没有?”林捕头回过神来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