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没反应

    “杂货铺?”林捕头轻声问道,刘元点了点头。

    “你认为凶手会回到杂货铺去取他的武器?”林捕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在他看来这不太可能啊,这么危险的时候,凶手还顾得上自己的武器。

    话语说完,就见刘元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让林捕头一头雾水,这时候那小伙计拿了一个石碗进来,里面装着凿好的药饼。

    “好了,辛苦你了,破案的事情留给咱们衙门来吧,你好好养伤。”林捕头接过石碗说道。

    刘元只得露出一丝无奈苦笑,罢了,反正只要提醒了就好,林捕头到时候会派人去查的。

    其实他心里想说的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正因为先前凶手才在常宁街被发现,从那逃跑的,衙门可能就会疏忽那里。

    凶手就极有可能利用衙门的这一点,反而跑回常宁街这个他熟悉的地方躲着,而且还能拿回自己的武器。

    从石碗里抓了一点药在手上,扯开刘元胸膛的布衣,一点点的敷在了伤口上,伤口成蛛网状的裂开全是血液糊了一片,还好骨头没断,否则就难治了。

    腥苦的味道,不刺鼻比较清淡,还觉得有点香,这草药当中的几味,还是做菜也会用到的香料。

    过不多时,林捕头仔仔细细的将每个地方都涂抹了一遍之后,一拍刘元的肩膀说道:“行了,你小子身体不错啊,比我预想的要好多了,今夜在这里睡一晚,明天就能自己走回去了,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就因为刘元是天生绝脉无法修出内力,所以从幼年开始,他爹就有意打熬锻炼他的身体,身强力壮比一般的习武之人都要好不少。

    否则换了一般人来,刚才挨了凶手那一击,骨头就算不断也得裂。

    说罢林捕头站起身来,叫来了客栈的掌柜的和伙计,言语之间交代了一番。

    掌柜的不住点头说道:“应该的应该的,刘大人就在我这住下了,绝对招待的舒舒服服的,出不了任何的问题。”

    可怜的洪福来胖掌柜,还不知道眼前靠墙坐着的这位并不是什么衙门大人,而是隔壁街客栈的掌柜,说来两人还算是冤家,同行嘛。

    说完还一脸殷勤的走上前去,让小伙计搭把手,两人像伺候老爷一样的把刘元挪到床上去躺好了,末了还嘘寒问暖的说着要不要喝水啊热毛巾什么的。

    眼看这里事情结束,林捕头整理了下衣服,就要离开,这个时候他还不能歇下,外面的搜寻还需要他。

    刘元拉住林捕头的手,还想要说些什么,林捕头像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拍了拍他的手背道:“放心吧,等我搜过去的时候,会帮你知会兰心她们的。”反正就在隔壁街,马上顺路也要搜寻过去了。

    让林捕头猜对了,刘元想说的就是这个,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开始静养。

    走的时候,林捕头还把掌柜的和伙计都叫出去了,留给刘元一个安静的环境。

    躺在床上渐渐的刘元呼吸平缓下来,涂在伤口上的药已经起了作用,丝丝凉凉的感觉透体而来,减轻了火烧的疼痛感让他舒服不少。

    身子躺在床上,心里却还是担忧着客栈的情况,自己不在客栈内,可客栈的异常情况仍旧存在,不知道李兰心和郑东西二人怎么应付。

    好在屋外不断的有衙门的人巡逻,如此吵闹的环境两人也睡不着,有郑东西警觉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

    想着想着,刘元彻底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当刘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外已是天光大亮,一束阳光透窗照射在长桌之上,地面上还残留着昨夜的狼藉,掌柜的等人为了不打扰到刘元休息,没有动过这些。

    “啊”刘元嘴里轻叫了一声,掀开薄薄的被子,双脚下地扭了扭脖子,经过一晚的休养果然好了不少。

    随着吱呀一声,推开了客栈的屋门,正好看见客栈的小伙计在打扫廊道。

    “呀,大人您醒了。”小伙计手里拿着扫帚,转头看着说道。

    “嗯啊,现在什么时辰了?”刘元还有些疲倦的说道。

    “早就到巳时了呢。”小伙计答道。

    “都这会儿了呢。”刘元脸上一讶,没想到自己睡了这么久又问道:“昨夜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一直待在客栈里也没出去过。”小伙计摇头说道。

    “行吧,谢谢款待,告诉你们掌柜的我有事先回去了。”刘元随意挥了挥手,就往楼下走去,下楼的时候牵动伤口还有些微的疼痛。

    却意外看到客栈大堂内,竟然三三两两的来了好些客人,心里感叹不已,到底是晴川县数一数二的客栈啊,生意就是好。

    亦或是,昨晚的详细情况还没传出去,走过大堂的时候,依稀能听见这些人在毫不避讳的谈论昨晚的情况。

    没多听,跨步走出了客栈,径直朝自家客栈走去,一路上的行人不多,还能看见捕快的身影,大概猜到昨晚的情况并不乐观,那凶手又没搜到。

    站在自家客栈的大门口,刘元长出一口气,看见那个天下第一的招牌心里就高兴,还是家里舒服啊。

    大吼一声:“快出来迎接了!你们掌柜的回来了!”用力过猛,疼的刘元嘶了一声,然而屋内却没丝毫回应,心头一跳:乖乖,不是出事了吧

    就在刘元走了之后没多久,洪福来客栈的门口来了个不速之客。

    “洪掌柜的,老朋友来了,还不出来招待着啊?”吴二走进大门,一边嬉皮笑脸的和别的客人打着招呼,一边说道。

    旁人看见是这位,纷纷躲避,连招呼都不打一脸嫌弃。

    刚从后面忙活完了走出来的洪掌柜,却看见一个极其不想看到的人,不情不愿的迎了上去说道:“最近这么多事,吴二你也出来吃饭呢。”

    “哈哈这么多腰缠万贯的爷都在这儿呢,我吴二一个穷胚子,死了就死了,怕的什么。”吴二毫不在意的说道。

    依旧嘻嘻哈哈的又道:“不过你有句话倒是说的对,最近是事不少,上点好酒再炒个一荤一素来给我压压惊吧。”

    “吴二你上次欠的”洪掌柜脸色难看还没说完就被吴二打断了道:“都是街里街坊的,你看看你,我吴二是那欠钱不还的人吗?”

    “唉,算了算了,我是真的饿了,你这有啥现成的,我自己去你后厨看看吧。”吴二嘴里说着,已经迈步往后厨的方向去了,就当洪福来是他自己家一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