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跑了

    痛,痛极了,一个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什么伤的人,突然遭遇如此一击,刘元上牙咬住下嘴唇,仍旧难以抑制的发出了呜咽声。

    身子躺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浑身的筋骨血肉都在颤抖,尤其是胸腔的位置,感觉就要裂开了一般。

    即使眼前男子内力浅薄,比起刘元这个体内没有丝毫内力的人,也要厉害太多,凶手一旦认真重视起来,刘元完全招架不住。

    没有刀疤,竟然没有刀疤,林捕头的心里悚然一惊,他对老刘的本事一直是信的,信一半也是信啊。

    然而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更顾不上小刘的情况,眼前凶手的攻击便又到了,林捕头连忙举刀招架。

    震臂挥了那么一击之后,凶手便不再去看刘元一眼,真就像是挥手打掉了一只苍蝇一样。

    重新调整了状态之后,林捕头改换了打法,不再去和凶手硬碰,躲闪着抽冷子给上一刀,双方就这样僵持了起来。

    整个洪福来客栈二楼,都听的这乒乒乓乓的对撞声,屋内桌椅柜子砍了一地,掌柜的在楼下焦急的来回踱步,嘴上不断喃喃着:“怎么还不来,那小子咋还没回来。”

    最后能抓住凶手便罢,如果没能抓住凶手,反倒是还让衙门的人在他店里死了,那他罪过可就大了,所以掌柜的一边念叨着一边祈祷。

    说起来三人在上面打的是你来我往,其实也就几炷香的时间,那小伙计刚跑出去没一会。

    渐渐的打的烦了,凶手也知道自己长时间和眼前这个捕头耗在这可不行,只可惜自己的武器还藏在一家铺子里,如果此时铁指还在,必定解决了这捕头。

    心里这般想着,凶手双拳成爪,同时攻击而来,运起了全身九成的内力,指头与林捕头的刀锋相撞发出铿锵之声。

    弹指间将林捕头的弯刀嘣开,右爪迅疾如风,撕拉一声,挖掉了林捕头肩上一块血肉。

    肩上鲜血淋漓,林捕头不过眉头微皱,弯刀去势不减在凶手的右臂上又划了一道口子,彻底激起了凶手戾气,只见其双爪越来越凌厉。

    缓到现在,刘元感觉疼痛可以忍受了,双眼看着林捕头在凶手的攻势下已经捉襟见肘,右手使力在地板上一撑,想要站起来,好不容易支起一点身子,又倒了下去,一脸痛苦之色。

    此时最好的办法其实是静养,可惜如此情景下不允许刘元这样,如果这凶手不解决,不仅林捕头要死,自己也活不成。

    眼看着如今林捕头的情况,刘元心里那个气啊,气自己天生绝脉修不出内力,也气自己准备不够充分,明明有吊坠这样的东西,却还是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

    其实哪里怪的了他,事出突然,没有给他时间。

    而且刘元事先已经对凶手做过实力预估了,也是因为附近都是衙门的人,晴川县还隐藏着京中高手,这才放心的来了。

    世事无常,世间万事万般变化,不可能每件事都有十成的把握。

    就在刘元心思急转的时刻,情况突然就有了变化。

    打到现在林捕头一脸疲态,眼前凶手却突然就像是发了疯一样的进攻而来,让其连抽冷子给一刀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这是怎么了?就在林捕头这样想的时候,耳朵一动听到了附近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衙门的人来了,他这是要跑!

    林捕头瞬间反应过来,丝毫不躲反之还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拿自己胸膛硬抗了凶手一拳,顺势一刀劈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反击,超出凶手的预料之外,情急之下只来得及拿右手小臂一挡,只听咔的一声,顿时皮开肉绽,深可见骨。

    蹬蹬蹬后退两步,一脸阴狠的瞪了林捕头一眼,却是顺势转身就跑,身子一缩就从房子窗户窜了出去,犹如一条鱼儿一般。

    “休跑!”林捕头嘴上大吼一声,抢上前几步又顿住脚步,一阵阵的眩晕感袭来,拿刀杵地才站稳了,知道是刚才硬抗那一拳的后遗症来了。

    摇头晃脑的勉强提起精神,跑到窗前往外一瞅,正看见那男子窜进一条小巷子里消失的背影。

    气的一拳砸在了窗台上,自己受伤再追必然是追不上了,转过身来才想起小刘还躺在地上的,赶紧脚步踉跄的跑了过去,蹲下身子慢慢将刘元扶了起来,靠墙坐好后问道:“小刘你怎么样了?”

    “我”刘元刚张了下口就停住了,脸色痛苦的深吸了一口气,胸腔太痛了,那种撕裂的感觉令其难以说话。

    这就是没有内力,如果有内力,此时伤势应该已经稳定了下来,而刘元就只能靠体质硬抗和自身的恢复能力。

    没有淤多问,林捕头开始检查起刘元的伤势。

    “人呢,在哪儿?”客栈的大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从外进来一溜捕快,各个手持刀兵,为首之人看着掌柜的厉声问道。

    “快快,楼上。”掌柜的伸手往上一指,众人不再多说,蹬蹬蹬的踩上楼梯,站在了门口,入目而来就是屋子里的满地狼藉。

    “大人。”几人喊了一声。

    “速速把住各个出口,凶手从葫芦巷离开的,身上带伤应该会留下血迹,不用管我,快去追。”林捕头依旧检查着刘元的伤势,嘴上冷静的交待着。

    众人看到林捕头没事,当下也不矫情,又迅速离开了客栈,按照林捕头说的吩咐下去。

    今夜晴川,注定难眠。

    一阵风一样的来,又一阵风一样的离开,洪福来客栈内再次陷入了安静,此时掌柜的和一个伙计才敢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站在林捕头身后看着说道:“不知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长祈,干术,黄脉,荷叶莲这几种药材凿成药饼给我拿来,快。”林捕头头也不回的说道。

    洪福来如此大个客栈,这些简单的药材应该是有的,可以止血治疗外伤。

    “有的有的。”掌柜的说着转头看着小伙计道:“还不快去拿,算了我也去吧。”

    经此一事,凶手知道自己的样貌暴露了,必定会蛰伏起来,可能再难抓住他了,功亏一篑啊!

    刘元咬了咬嘴唇,他不甘心自己受伤如此,还让那凶手跑了。

    不能说话不代表不能思考,他脑子里疯狂的转着思索着,突然眼神一亮张了张嘴对林捕头勉强说了三个字:“杂货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