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打

    虽然实打实的劈中了,却让林捕头的心噗通狂跳,在他想来这一刀劈实了怎么也得废掉凶手一只胳膊才是。

    可现在他感受到的情况是,仅仅只砍下去了皮下几分而已,看上去衣服染血很吓人,然而他知道凶手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杏伤害。

    比林捕头还要快上几分,刘元那一拳准确的锤在了凶手的后心,本来是打在脊椎骨上三分位置的,不过凶手躲了一下刀锋,便打在了后心。

    然而锤下去的那一刻,刘元发现自己就不像是打在了肉上,硬的石头一般,心头暗道一声:完了。

    他这个没吃过猪肉只看过猪跑的人预估错了,眼前这头猪当时逃跑的时候,还没用全力啊!

    不管怎么说都晚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拳锤完,刘元挥起左手,用了更大的力量下一拳又挥了出去。

    然而这一次却落空了,只见男子右手捏住林捕头的刀背,咔的一下从自己肩头拔了出来,一个闪身就躲到了另外一边。

    身子匍匐,手脚抓地抬头一脸狞笑的看着林捕头说道:“死一个还不够,你这个捕快头子是要来急着下去见你手下吗?”

    声音轻松,显然完全不把屋里这两位当一回事。

    “该死。”闻言林捕头双目瞬间大睁,睚眦欲裂,右脚踏前,挥刀就冲了上去。

    凶手这话又提起了当日死在二楼的吉成,让林捕头心头愤怒不已,牙齿死死咬住唇内,咬破,感受到丝丝腥甜的血液,冷静了不少。

    一拳落空之后,刘元迅速扭转身形,脚步变换,使出了七式拳中的第二招,配合着林捕头,攻击凶手的左肋。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直到此时在一旁观战的客栈掌柜的伙计等人才醒过神来。

    “亲娘”一位伙计突然哆哆嗦嗦的喊了出来。

    “傻子,还不跑,叫你娘有啥用。”洪福来的厨师见机的最快,反身就朝后跑去,屁股扭的跟风车似的,蹬蹬蹬的就下了楼,只恨双亲少生了两条腿。

    “嘞。”此时那小伙计最后一个字才说完。

    紧跟着说有人都向楼下跑去,包括掌柜的和隔壁那女人在内。

    掌柜的下了楼之后,知道是出大事了,即使是不知情的情况,他们客栈收纳了凶手总是事实,都会给洪福来客栈带来一些麻烦。

    为今之计只有尽量帮助官府破案了,没有多做耽搁,他直接对客栈跑堂吩咐道:“赶紧出去,找衙门捕快,快!你他娘的快去啊!”

    说到最后,掌柜的看那小伙计就像是吓傻了一般站着不动,说话的语气加重了几分,近乎是用吼的说了出来,小伙计才哦哦哦的连说几声,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正如刘元事先所猜测的那样,压根不需要他,这些客栈的人就会帮他去通风报信。

    面对两人的联手进攻,男子显得十分冷静,两只手臂一旋,双脚在地上一跺,直接腾空而起,双脚分开,左脚踹在了刘元的拳头上,右脚脚尖在林捕头刀面一点。

    顺势一个倒翻便稳稳落地,刹那间从原先被两人夹击的局面,改为面对两人。

    被凶手脚底狠踹了一下,刘元止不住的向后倒退,整条手臂都酸软无力的垂了下来,微微咧了咧嘴角,自己还是太弱了啊。

    好俊的功夫,那脚尖一点之力,顺着刀身传递而来,让他手肘微麻,林捕头心头一动,眼神微眯说道:“你是有出身的人?”

    何谓有出身,那便不是野路子,而是有师门传承的人。至两年前圣上铁骑血洗江湖之后,这还是林捕头第一次遇到疑是这样的人。

    男子冷笑一声,并不答话,双拳一出竟然不逃反而抢攻上来。

    “好胆!”刘元大吼一声,脚步却是往后挪了一点,眼看着正面打不过,他又不是傻子还上呢。

    如今最好的选择,自然是从旁策应,以骚扰拖延不让凶手跑掉为主。

    至于林捕头嘴上所说的,眼前这位是有出身的人,他虽然好奇却并不如何在意。

    倒是凭交手这几招的感觉来看,刘元认为眼前这人果然不像是什么弑杀的狂魔一类。

    如此一来此人为何要用那般残忍的手段,杀了几个看似不相干的人,就越发让他好奇了。

    除了以前的拳法路数,如今刘元只会个七式拳,本想着客栈再多赚一点满意值,自己也好换点更厉害的东西,这样才更有把握一点,可惜没给他时间啊。

    林捕头挥刀和凶手打的有来有往,虽然落在下风,却也不会马上就败,这让刘元对其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反观凶手虽然一身功夫都在手上,辗转腾挪却也丝毫不慢。刘元只能绕着中间的长桌打转,时不时的来一招灵蛇出洞般的一拳,攻其下盘,或取其软肋。

    造成不了实质杏的伤害,却让凶手要分心防御大为恼火。

    正面又有这捕头的弯刀,迟迟拿不下其中一人,男子双目沉了下来,双拳的速度越来越快,竟是完全无视了刘元的攻势,给林捕头造成的压力倍增。

    如此一来产生的最直观的反应便是,林捕头被逼的步步后退,额头上不断冒出颗颗汗珠,脸色越来越难看,累的。

    突然,林捕头弯刀被手臂一挡,稍稍慢了那么一点,凶手抓住机会,右拳直取空门,五根手指成利爪一般,朝着林捕头的脖子而来。

    乖乖,这一爪下去要是捏实了,刘元脑海里浮现出了先前那些死者胸口破开大洞的画面。

    脑子里的想法并不影响刘元的动作,只见其双手在桌边一抓,像条鲶鱼一般双脚穿过桌底,顺着就铲了出去。

    此时正是凶手全部心神都在林捕头身上的时候,双手都用来进攻,刘元这一铲腿正中!

    可惜,后者却是纹丝不动,他***,下盘如此稳?刘元心头一怒,丝毫不停,双拳顺着凶手的小腿往上,连环出拳,啪啪啪的直接一路打到了凶手的腰间,右手变拳为爪,撕拉一声将凶手腰间的衣服扯成了破布,露出古铜色的肌肤,其上有道道红色爪印。

    终于成功对凶手造成了影响,此时林捕头的刀也挡在了喉间,男子眉头微皱,已经被刘元弄的是不厌其烦,“你这苍蝇,恁的烦人。”

    说着本来打出去的右爪,顺势震臂挥来,当的一声抽在了刘元胸口,后者应声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屋墙之上。

    吧嗒一声,刘元的身子顺着墙壁下滑,侧躺在了地上,林捕头本来心忧不已,却在看到凶手肋部肌肤时,瞳孔一缩。

    没有刀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