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想起来了

    “小的该死啊小的也是被逼的啊,我也不想的啊,本来好好的捕头大人您饶了小的一命吧我只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掌柜的跪在地上,硬是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张嘴叭叭的,也不知说了些什么玩意儿,听的林捕头眉头大皱:“舌头捋直了给我,这些东西怎么来的,从头说。”

    声音提高了几分,几乎是用吼的,一下便将掌柜的震住了,后者神情一滞,这才将个中迎委缓缓道来。

    此事说来也是简单,正如刘元那日问那小妇人得到的答案一样,掌柜的的确是晴川县人氏,这家杂货铺开了有三年多了。

    因为生意算不得好,老百姓对这些杂货的需求又不高,所有没多久掌柜的又在小街上卖起了早点,后来日子也算过的不错。

    事情的变故就发生在今天早上!掌柜的与往常一样,天不亮就来了店铺打算卖他的早点,刚把家伙事准备妥当,雾蒙蒙的街头就窜出来一个黑影。

    来人一身黑衣,黑布遮着半张脸,右手五指上还戴着铁指,隐约可见其上有些斑驳的红色,掌柜的心头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一颗心砰砰狂跳,悄咪咪的就想要往店里溜。

    却突然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捏住了肩膀,掌柜的当时就和此时差不多,哭着喊凶手爷爷,求他饶自己一命。

    双腿一个劲儿的颤抖,若不是凶手捏着他的右肩,掌柜的早就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正在我硬气的与歹徒对峙的时候,他突的就往我嘴里塞了一个药丸,说是没他的解药活不过三天”掌柜的嘴里如是对林捕头说道。

    “继续。”

    本还想在这个时候,多说几句表现一下自己的被逼无奈,如何如何与凶手斗智,林捕头两个字就给他打断了。

    “诶,诶。”掌柜的期期艾艾的又道:“然后他就将自己的武器还有血衣都交给我了,让我帮他藏起来,等他来给我解药的时候,再把这些东西还给他。”

    “有没有看见凶手长什么模样?”林捕头赶紧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那哪能啊。”掌柜的苦着脸又道:“当时那歹徒从背后抓着我右肩,刚扭头过去,他就卡住了我的脖子,说我还想活命的话就不要乱动,之后才把东西交给我的。”

    “当我感到右肩的手离开之后,立即转身回望,便连个人影都看不着了。”掌柜的说完最后一句,才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捕头,听候发落。

    其实当时的情况是,右肩的手离开之后,掌柜的立即冲进了屋里,吓的躲在角落瑟瑟发抖,几个呼吸之后缓过来了。

    为了活命他又出门把家伙事都般了回来,并且把门板从里面关上了,然后收拾出了二层的空间,用于藏匿这些东西。

    “真的没有看见?!”林捕头大失所望,接着又怒声说道:“包庇如此凶徒,兼且意图杀死当朝捕快,你若是说不出半点有用的消息,你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啊,容我想想,容我想想。”掌柜的双手高举,跪着前行了两步求饶道。

    接着抱着脑袋闭上眼睛,脑袋里开始一幕幕的浮现今早的情况。

    突的,掌柜的抬起头来,因为急切嘴唇有些哆嗦着说道:“我想起了,我当时扭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点,我看到了凶手的眼睛!”

    一只眼睛?一只眼睛有什么用,难道眼前这位还能栩栩如生的画出凶手的眼睛不成,正当林捕头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只听掌柜的又道:“他眼角下长了一个黑痣。”

    语罢,林捕头眼睛瞬间大睁,一步踏到掌柜的身前,弯腰伸手把掌柜的从地上提了起来,拖拽到了柜台前,伸手扯过笔墨说道:“快,给我画出来,那颗黑痣的位置。”

    手哆嗦着从林捕头的手中接过笔来,沾了沾墨,一想到此事关乎杏命,便谨慎的画了起来。

    待到掌柜的画完之后,林捕头拿起一看,别说,这眼睛真还画的是像模像样的。

    眼下黑痣,肋骨刀疤,齐了!凭这两点,我不信还抓不住凶手,吉成,你的林捕头终于可以为你报仇雪恨了。

    林捕头左手用力握拳,心里想道。

    “嘿嘿,那个林捕头,你看看我能够将功折罪吗?”掌柜的腆着脸,笑的跟个肉包子似的说道。

    “待抓到凶手再说。”林捕头面对掌柜的依旧十分冷漠。

    将手中纸张对折后贴胸放好,转身快步离开了杂货铺,他得尽快将这纸做成缉拿令,贴到图云街。

    林捕头一点也不担心那位掌柜的会逃跑,除非他不想活了,如今只有寄希望于官府能缉拿凶手,这样才有希望帮他拿到解药。

    刚走出没多远,林捕头就听见身后传来那位掌柜的声音,“林捕头,你们可要尽快缉拿凶手啊,求求你们无论如何帮我要到解药,只要把解药给我,即使是牢底坐穿小的也愿意啊。”

    没有理会,林捕头速度极快的朝着图运街的方向跑去,如果刘元听了他的吩咐,此时衙门应该已经行动了,所以他只需要去图运街就好。

    同时林捕头的心中还有一个疑惑没有解开,那便是以那凶手当日在赌坊轻松逃离,还从容的处理好了心脏凶器夜行衣等物的实力,怎么在杀了罗飞阳富商之后,仓皇逃窜到了这里,并且要借他人之手,急切的改换了一身的行头。

    就像,就像是,身后有什么人在追他一般!

    如果有,那又是谁呢,林捕头脚下不停,仰头看了看昏暗的天空,长出一口浊气,晴川县很久没有接连发生这么多的事了啊。

    当再次回到刘元那个天下第一客栈门前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刘元先林捕头一会儿抵达客栈,此时正坐在大堂喝茶,抬眼就看见林捕头走了进来。

    没有丝毫废话,林捕头从怀里掏出那张纸,在桌上摊开对着刘元道:“小刘你来看,速度将这画像多作几份,我要分发给手底下的弟兄。”

    “这是?”刘元拿起画像,疑惑问道,李兰心与郑东西两人都围了上来。

    “凶手的眼睛。”

    “凶手的眼睛?”刘元嘴里又喃喃了一遍,觉得手里的画像有些眼熟,看着眼下的那颗黑痣他突然就想起来了。

    下午跑去衙门禀报情况的时候,路上险些撞上的那人,眼下可不正有这么一颗黑痣!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