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臭不要脸

    虽然刘元描述的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该有的身形特征都有了,姑娘还是听的明白,点了点头道:“的确,是他。”

    “好吧,谢谢你。”一连两个猜想都落空,刘元显得有些失望。

    那凶手肯定不是本地人,本来以为这店或许是新开的,亦或是换了掌柜的,那么他就有理由怀疑掌柜的是凶手的同伙。

    现在既然得知掌柜的一直在这里,都开了三年多店了,那管他之前为什么撒谎还是心虚什么,都与刘元无关了。

    只待下次林捕头来客栈的时候,稍稍提一下就好了,当然,下次得让林捕头把普洱钱给补上了。

    与那娘儿两分别之后,刘元朝着客栈所在的图运街走去。

    出来的时间也蛮久了,此时已然是下午时分,也不知郑东西和李兰心二人在店里怎么样了。

    刚看过衙门捕快的死状,一路上刘元心里都担忧着林捕头的安危,不过极有可能的是林捕头遇不上那凶手,毕竟速度上比后者慢了太多。

    只是不知道这番动静,能不能引得那些住在县衙的京城高手出手,那样一来事情便简单的多了。

    当刘元站在客栈门前的时候,却发现李兰心与郑东西两人正坐在桌前,桌上摆着一盘烧鸡,二人毫无形象的手撕鸡腿,大口大口的吃的格外香,连自家掌柜的回来了都没注意到。

    这真是出乎刘元的意料了,走进门内咳嗽了两声。

    两人寻声偏头看了过来,手里还拿着鸡腿,吃的满嘴油光,眨了眨眼,李兰心喃喃说道:“掌柜的,你回来了。”吧嗒,嘴角的一块鸡肉掉在了桌上,一抹红晕飘上了兰心的双颊。

    “掌柜的,吃鸡。”郑东西说话就十分的直接了。

    “噢哟,想不到啊,东西你敢杀鸡了?”刘元走到专属自己的罗圈椅边坐了下来,笑眯眯的问道。

    他可没忘记那日郑东西刚来,连鸡都不敢杀还要做宫保鸡丁的搞笑画面。

    “掌柜的,你还说呢,你一出去这么久不回来,还把厨房的门给锁了,没得吃我们都快饿死了,这鸡是东西他出去买的。”李兰心一拍桌子说道。

    她是想起就来气,她李兰心好歹也是一个大小姐。

    自来了这客栈当杂役,一天到晚的干活不说,竟连顿饱饭都吃不上了,越想她还越有些心酸。鼓着腮帮子恶狠狠的嚼着嘴里的鸡肉,一张小圆脸鼓鼓的,倒显得比平日可爱了几分。

    “呵呵,是的。”郑东西倒是没发泄自己的不满,点了点头说道。

    “怪我,怪我,我给忘了。”刘元一拍额头说道,那厨房里放着他正在‘火’酿法的八果珍酒,主要是为了防客栈里的异常情况,没想到自己这一趟出去了这么久。

    “哼。”李兰心鼻音哼哼一声,主要是嘴里包着鸡肉,说不出话来。

    心里正想着该怎么补偿一下自己这两个伙计,突然刘元想起一件事来,笑呵呵的看着郑东西再次问道:“东西,你当日来我店里当伙计的时候,不是说自己身无分文吗,钱哪里来的呀?”

    哪里来的?刘元用膝盖想都能知道,除了当初偷的自己的银票,还能是哪儿来的。

    掌柜的此时脸上的笑容,落在郑东西的眼里,直叫他心里发毛。

    放缓了啃鸡腿的速度,嘴上却是支支吾吾的。

    “恩?”刘元眼神一凝,直视着郑东西一拍桌子,吓的郑东西手里鸡腿一抖,看的刘元心里暗爽,自己总算是找到了当掌柜的感觉,有了几分威严。

    反之郑东西却是心下暗想:完了完了,掌柜的一定是想起了什么,察觉了当初银票丢失是我偷的了。

    不过暂时刘元还不想处理当初自己丢了银票的事情,他已经帮郑东西找好了借口,又说道:“平日里叫你买菜,剩下的银钱都落你包里了吧。”刘元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郑东西的心头暗松一口气,还好,不是发现了银票是我偷的。心里这般想着,郑东西面上有几分尴尬的不说话,算是把这个黑锅默认了下来。

    人就是这样,如果一个更大的罪过可以侥幸逃过的话,那么很小的罪过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刘元心里都盘算好了。

    “啧,你那点小把戏,如何瞒得过我这个英明神武的掌柜。”刘元颇有几分自得的说着又道:“没事,你这只烧鸡的钱,就从你工钱里扣好了。”

    说着刘元双手在桌上一推,椅子滑到了柜台前,手向后一伸拿起了算盘,伸腿一勾桌腿,又拉了回来,连身也不起的就开始叭叭的拨动起算盘来。

    “我看看啊,一只烧鸡是二十文钱,然后在店里吃外面的食物,多加收三文钱的使用费”

    刘元嘴上说着,手指动的飞快,最后加上郑东西上次做饭弄坏的黑锅等东西,他这个月的工钱只剩下二百二十八文钱了。

    听完了掌柜的话,郑东西一只鸡吃的目瞪口呆,愣是没想明白自己一个月的工钱怎么就只有这么点儿了。

    心里哭笑不得的想着,掌柜的锁了厨房,自己饿的不行花钱去买了只烧鸡,最后还要倒给掌柜的拿钱,妈呀,这叫什么事啊。

    反观刘元脸上露出了美滋滋的笑容,小样,跟我斗,让你把当初欠的连本带利的都还回来,嘎嘎嘎。

    刘元心里又想到,照这样下去,很有可能让东西欠我钱,最后一直给客栈打工啊。

    绑了一个神偷门的弟子,在客栈里一直给我当跑堂的,这么一想好像是自己赚了啊,刘元搓了搓手。

    “黑心奸商。”李兰心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刘元,嘴里轻声说道。

    刘元就当没听见,在李大小姐的面前树立起掌柜威严的事,还任重而道远,没事一步一步来。

    心里想着,站起身来伸手从碗里的烧鸡上扯下一只翅膀,叼在嘴里撕下一块肉来,嚼着嚼着说道:“唔,那个肉质还行,就是缺点盐和香料,味道一般吧。”

    咽下嘴里的肉后又补了一句:“勉勉强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