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不合常理(求收推呀)

    任谁抬起头来就看到眼前出现如此一张脸庞,都会被吓到的,不要怀疑,刘元亲测,他被吓的后退了一步。

    “你是谁?”这位捕快的语气不算太好,可能因为悲痛,可能因为突然被不相干的人闯入。

    “我是”刘元有些尴尬,又有些窘迫,急中生智的说道:“我是林捕头的朋友,上来看看情况。”

    “哦?”听说是林捕头,他的神色稍稍缓和下来一点。

    听到谈话声,或蹲或坐的捕快,都回过神来,巧了,其中有两位刘元还见过,正是先前在青楼前将他拦下的那两位。

    想来也是认出了他,知道他先前与一位道长曾协助他们捕头破案,两人对着他点了点头说道:“是林捕头的朋友。”算是认可了刘元的身份。

    话语说完,刘元走上前几步,站到死者的身边,深深的鞠了一躬,这些人帮老百姓缉拿凶手,是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的,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于情于理他当如此。

    “可曾见到那位凶手的面容?”刘元站直了身子,回头看着先前拦他的那位捕快问道。

    后者摇了摇头,紧跟着又有另外一位捕快答道:“我与吉成是一同来的,只恨自己晚了一步,上楼的时候,只看见那厮破开屋顶逃出去的身影,不曾看到面容,紧接着林大人就跑了进来。”

    吉成便是躺在地上的死者,小捕快说着双拳捏紧,青筋暴起,骨节发出咔咔的响声。

    如此说来,唯一看到凶手的只有地上的死者,刘元皱眉,心里想着也不知林捕头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未请教,朋友尊姓大名?”先前那位大圆脸上前一步,看着刘元抱拳问道。

    “哦,在下刘元,在图运街开了一家客栈。”刘元同样回礼说道。

    “邓飞。”大圆脸简洁的回答完自己姓名又说道:“之后衙门要处理一些事情,可能不太方便,还请刘掌柜的你先行离开。”

    “这个,也好,那我先告辞了,你们辛苦。”刘元本想在此等着林捕头回来,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说完就向楼梯走去,三两步下了楼去。

    一楼的百姓少了不少,出了院落的大门,被街上的冷风一吹,刘元纷乱的思绪理清了不少。

    那个凶手要抓,鸡鸣山的事情也要查,还不知县令大人请示上峰的调令何时能够下来。

    对了,还有客栈内的异常情况,想想刘元就觉得头疼。

    不知不觉间,刘元便又走到了先前那家杂货铺的门前,却是意外发现这家杂货铺的大门竟然是关上的。

    站在门槛前,刘元摇头笑笑,自言自语道:“看来那掌柜的也是个胆小的人啊,一听说外面杀人了,赶紧收拾东西回家了。”

    话说到这儿,刘元突然顿住了,双目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怔怔出神:“不对啊。”他没忘记先前那掌柜的心虚的表情。

    越想,刘元神情越是疑惑,他总觉得自己可能是遗漏了什么。

    在大门前徘徊着,一点点的回忆起之前的画面。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刘元站在原地一拍自己大腿啊的一声,他想到之前那掌柜的说那二层的夹板空间很久没用了,可在林捕头猛的拉开挡板的时候,竟然连一点灰尘都没扬起。

    这不符合常理啊,那掌柜的说谎,他最近一定用过这个小二层空间,而且还不止一次。

    可又让刘元疑惑的是,那掌柜的为什么要在这件事上隐瞒,而林捕头拉开挡板的时候,应该也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只可惜那冲突发生的不是时候啊,或者说是太巧了,恰好就是那个时候凶手动手,如果有时间让林捕头再瞧仔细一点,定然能有所发现。

    绕着眼前的杂货铺,刘元前后转了一圈,发现是个全封闭的小屋子,连个后门也没有,除了从正面破门而入没有别的办法进去。

    只能从旁入手了,刘元望了望左右,看见一个梳着桃心形头发的男娃娃,正是自己先前进入常宁街的时候,还对自己笑笑的那位。

    刘元走了过去,蹲下身来,男娃娃又歪着头,喊着手指对他笑笑,还真是不怕生呢。

    “你是不是经常来这家杂货铺呀,知道这家杂货铺开了多久了吗?”刘元拿出柔和的笑容看着男娃娃问道。

    “有,很久了”男娃娃取出含在嘴里的手指,双手夸张的比了比,还未说完,身后出现一个女子,一把将其抱了起来,也是先前见过的那位。

    只见姑娘警惕的看着刘元,同时对男孩儿说道:“娘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和陌生人说话。”

    “哥哥,哥哥他不是坏人。”小娃娃含着手指,含混不清的说道。

    “那个,姑娘我向你打听个事儿。”刘元毫不在意,笑笑又将先前问过的问题说了一遍。

    “你问这个干嘛?”女子依旧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让刘元哭笑不得,自己有那么像坏人吗。

    估摸着说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姑娘并不会搭理自己。

    所以刘元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铜板,也不知是多少文钱,直接递了过去:“放心我是帮助衙门破案的,不是坏人。”说罢还露出一个自以为我是好人的笑容。

    要知道让刘元这种夜宵和早饭都能省就省的人,掏出这么多铜板可不容易。

    从女子和男娃娃的穿着上,刘元可以推测出这家庭可能生活的并不宽裕,所以刘元有信心。

    果然,女子心动了,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刘元点了点头。

    索杏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女子想了想开口回答道:“这店铺额外还卖点早点什么的,每年如一日的天不亮就开了,开了有三四年了吧。”说完将十来个铜板接了过来,紧紧的攥在手心。

    于此同时,那娃娃还小声说道:“我就说,哥哥不是坏人。”

    原来有三四年了,刘元紧跟着又描述了一番自己看见的那个掌柜的容貌,问道:“杂货铺的掌柜一直都是这个人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