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惨痛

    杂货铺掌柜的如此表现,让刘元与林捕头两人同时一愣,他在故意隐瞒什么?林捕头心中想着嘴上极其严肃的说道:“拿梯子来。”

    被这一吼,掌柜的脸上迟疑,最后还是没有办法,从柜子下摸出一把折叠的木梯子来,递了出去。

    林捕头将梯子搭好,双手扶住踩了上去,先是在隔层空间外的挡板上敲了两下,听见沉闷的回响。

    像是正如那位掌柜的所言,里面装满了东西。

    接着林捕头伸手将挡板一点一点的推开,门板后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暴露在林捕头的眼前,刘元注意着那位掌柜的面色焦急的站在梯子旁,仰头望着上面,他在心虚!

    不管此人到底与凶手有没有关,都必定隐瞒了什么,刘元心头笃定的想到。

    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否则掌柜的这会应该已经想着逃跑了,而不是紧张的把林捕头看着。

    随着咔的一声,林捕头用力将挡板全部拉了开来,于此同时,屋门外响起极其大声的喊叫:“杀人了,杀人了啊,救命啊!”

    “怎么回事!”林捕头匆匆扫了一眼挡板后,只见全部都是杂物,来不及细看和关上挡板,直接一跃从木梯子上跳了下来。

    右手握住腰刀的刀柄随时准备出刀,双脚迈动快步跑出了杂货铺的大门,刘元稍稍往里躲了一点,心头暗呼侥幸。

    还好林捕头全部的心神都在外面,没有注意到躲在角落里的他,不然这个突发情况他就暴露了。

    看着林捕头出去了,掌柜的爬上梯子打算去关挡板的时候,刘元一个闪身也从角落箱子后溜了出去,身手敏捷没有触动货物。

    辨认了一下方向,声音是来自长街对面,正是那几个捕快搜寻的范围,刘元追着林捕头的方向立刻跟上。

    然而还没等他跑到地方,就听砰的一声巨响。

    那间平屋的屋顶上黑色的瓦片与红泥砖头乱飞,一个黑影从屋顶上破开一个大洞,犹如一只大鸟般迅疾离去,在房顶上几个跳跃起落就跑出了好远。

    刘元的脚步没停,一边往那边跑着,一边仰头观察黑衣人的落点,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紧接着一身蓝色官袍,腰佩暗金色弯刀的林捕头从洞口跃出,追了上去,速度同样不慢。

    让刘元惊讶不已,他没有想到一个小县城的捕头,竟然武功也是不错,他曼以为林捕头与凶手照面毫无招架之力呢。

    然而即使如此,林捕头终究是慢了几个瞬间,被凶手越甩越远,很快凶手于一片房屋中落地,大约是晴川县城的西南角方向,让刘元心头咯噔一下,自家客栈貌似也在那附近啊。

    屋顶上没了林捕头和那凶手的踪影,留下长街上的百姓指指点点,还在议论着什么。

    也不知林捕头能不能追上那凶手,心里这般想着,刘元已经跑到了一处小院中,眼前便是那被破开一个大洞的屋子。

    屋门大开,刘元轻呼一口气走进屋内,屋内大堂里站着几个人,男男女女都有,也不知是来看热闹的,还是小院原本的住户。

    或许二者兼有,看到身穿红袍的刘元走进屋内,他们也不好奇,依旧自说自的。

    如今那个连杀几人,还在死者胸口开了一个大洞的凶手已经跑了,未知的才是可怕的,起初他们不知此僚在哪儿,现在他们反倒是没那么害怕了。

    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看着楼上的情况。

    对于那些人嘴里谈论的事情刘元也是好奇的,说是那凶手又伤人了,刘元踩着楼梯往上走去。

    站在楼梯口的地方,往里望去,几个捕快或蹲在地上或跪坐着,在无声痛哭,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刘元的到来。

    都是几尺来高的男儿,这一刻却那么悲伤。

    唯一一个距离楼梯口最近的捕快,是背对着刘元的,双手捂脸,嘴里呜呜的叫着。

    轻脚走上前去,刘元往几人围住的中间望去,眼前画面令其瞳孔顿时一缩,下意识的长大了嘴巴,土黄色的捕快服上浸染了鲜红的血迹。

    只见其心口位置赫然一个深可见背的大洞,血淋淋的心脏就被扔在地板上。

    杀人掏心,这必是一种极其歹毒的武功,先前也曾在赌坊和青楼的角落位置,找到过死者的心脏。

    破碎的捕快服成了一片片的破布被血液粘在了胸口上,躺在地上的男子满脸苍白,眼神中还残留着死前的惊惧遗憾和愤恨。

    神情太过复杂,这些情绪都是刘元所看出的。

    此时,整个二楼都显得格外的沉寂,除了极细微的呜咽声,余下者都是在无声痛哭,刘元便亲眼看着跪坐在地上的那位,睁眼看着死者的伤口,两行泪水从眼珠下滑落,在下颌汇聚成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

    无声的悲痛,沉寂的氛围,惊怖的死状,让待在二楼的刘元感同身受,似整个身体都被无形的东西束缚包裹住了一般,令人窒息。

    他没有想到,林捕头手下的这些捕快,相互之间感情竟然这般深厚。

    深吸一口气,从氛围中脱身而出,刘元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虽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何事,但他猜测,应该是两三个捕快搜查到此处的时候,因为发现了破绽,或者凶手狗急跳墙骤然偷袭,才发生了这惨剧。

    从打斗的痕迹与死者的伤口来看,死者在歹徒的手底下可能没有走过两招,或许连喊叫都没有做到,撕声叫喊着杀人了的那人可能是住户,也可能是在楼下搜寻的捕快同僚。

    对于此僚,刘元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愤怒,恨不得亲自诛杀之,奈何实力不济。

    学会了七式拳的他,虽不是之前的三脚猫了,但比之凶手也还差了不少。

    那凶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刘元捏了捏眉心,埋头在楼板上缓缓踱步,他这样做导致的最终结果是什么,又有什么好处呢。

    可以想见,今日捕快之死的事情传出,必定闹的满城风雨,搞的晴川县老百姓们人心惶惶足不出户。

    难道这就是他的目的?刘元突然神情一动,豁然抬起头来,双目如电看着前方,却正对上一位捕快的大饼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