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什么人呐

    “什么消息?”三叔紧跟着问道。

    对于三叔,林捕头没有隐瞒的直说道:“那位龟公是整个红袖楼内起的最早的一位,他说自己凌晨时分,天色还黑蒙蒙的,起来倒夜香的时候,依稀看见楼下走过一个男子,朝着常宁街的方向去的。”

    “起初没有注意,还以为是他没睡醒看花了眼,后来楼里发生了这个事,他突的反应过来,那男子出现时的身影正对着杏儿姑娘房间的窗下。”

    “多半是凶手了,果然是有用的消息。”三叔嘴上说道。

    “恩,不多说了,我要带人封锁常宁街了,若是找不到的话,之后可能会全程戒严。”林捕头匆匆撂下一句话后,就大步朝前离去。

    “那凶手手段非凡,你小心着些。”三叔没忘了在后面提醒一句,林捕头没有转过身来,只是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话语说罢,林捕头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转角,刘元心里还在想着事,只见一只手突然伸到了眼前,“一两银子。”刘元抬起头来,正对上三叔那张笑眯眯的脸庞。

    顿时一阵无言,他突然发现自己简直太亏了,三叔毫不费力就问到了消息,而且林捕头也没有避讳自己的意思,自己这一两银子去的太冤枉了。

    忍痛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两银子递了过去,仿佛在割肉一般,这一两银子就是一道水煮鱼啊。

    换了那些在刘元店里吃过水煮鱼的食客听到这句话,可能打人的心都有了。这句话反过来说,一道水煮鱼就是一两银子啊,肉疼的就是那些食客了。

    “哈哈,一两银子又能吃好多天的酒了。”三叔手里抓着银子掂量了两下。

    “吃酒?”刘元说着又道:“走,三叔去我店里吃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刘元笑嘻嘻的看着三叔说道。

    “嘿嘿,去你店里啊?”

    “对啊。”刘元点了点头。

    “不去。”三叔果断拒绝又道:“我可是听说了,你客栈里一道水煮鱼就要一两银子,让你三叔我去你店里挨宰呢。”

    说罢三叔提起手里的白帆,作势就打算离开了,同时嘴里再次提醒道:“你小子听话,赶紧回客栈,别在外边溜达了。”

    “知道了。”刘元说着又小声嘀咕道:“总有三叔你求着想喝我客栈酒的时候。”他对自己将要酿出的那个八果珍酒有极强的信心。

    不过这会儿他是不打算回客栈的,此时日头还早,他想去常宁街看看,为了那个试炼任务,也为了他客栈的生意,这事都尽早解决了的好。

    心里估摸着时间,刘元走的速度不快,大概林捕头走了有一刻钟的时间之后,他才走出了红袖楼所在的街道。

    稍稍加快了一点脚步,往常宁街的方向走去。

    又是一刻多的时间过后,刘元站在了常宁街的街头。

    常宁街道的两边少有商铺,多的是一进一出的小院子住户,街头上连个摆摊的小贩都看不着,少有的几个行人,脸上都露出警惕的神色把刘元看着,跟他就是那个凶手似的。

    别说,刘元看他们照样是审视的目光,说不定就这么几个人里边儿就有凶手。

    距离刘元最近的左边绸缎铺的门口,站着一个小孩,身穿一件天蓝色的小布衣,刘元看过去的时候,小孩还对刘元笑笑,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不怕生。

    很快走出来一个女子,梳着妇人发髻,布衣荆钗,弯腰将孩子抱了起来,眼神排斥的看着不远处的刘元。

    再前方还有一个身穿文士长衫的男子,嘴里念叨着什么东南西北的,也听不太清楚。

    刘元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他突然抢上前两步,看着刘元一脸认真的问道:“少年人,我向你打听个路?”

    “不好意思,你问别人吧,我还有点事。”刘元没功夫理会,直接说道。正找凶手呢,哪有那个闲心给别人指路,说罢就向前走去。

    “诶你等等。”此人却是很有继续聊下去的兴致,刘元走他也跟着走,并且问道:“你在这街上住了多久了?”

    “抱歉我不住这里。”刘元摇了摇头,有些不耐,眼神在四周逡巡,又看见了两个男子,一个面容普通,一个穿着朴素,都不像是凶手。

    当然他也没有期望说,在这常宁街上随便走走,就能碰见那人,这常宁街也只是一个方向,说不准那人早就离开了。

    不过既然是往常宁街而来的,在这附近的几率的是很大的,因为出了常宁街之后,没多远就出城了。

    那凶手显然也不可能,没头没尾的杀了两个人之后就离去了。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几个身穿衙役服的捕快,站在街头巷尾的地方,每走过一个人都要让其掀开衣服看看肋骨,重点检查的还是外地人。

    看来是三叔说的话,让林捕头真的相信了,不过却是没有看见林捕头的身影。

    “你也是外地人?”那男子声音提高了几分,一脸的讶异。

    刘元心想这人是谁啊,烦不烦啊,突然听的男子这样问了一句,转过脸来一脸疑惑的看着男子道:“你是外地人?”

    “对啊,不过话说你们这的捕快很奇怪啊,怎么逢人就要别人把衣服撩起来看看肋骨,我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我刚来,你能带我在这街上转转吗”

    眼看男子自说自话,大有停不下来的架势,一阵头大。

    刘元没有给他继续下去的机会,开口说道:“好了,兄台,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改日要是有兴趣,来我客栈喝酒,我客栈叫天下第一。”

    说完快步跑开,他真是怕了这个人了,没想通这人咋就拉着自己说个没完了呢。

    “诶,少年人,你别走啊,我刚还有两句诗想问问你。”果然那人在身后说道,上前两步侧着脸道:“你说是‘清风就我随他去’好,还是‘我就清风随他去’比较好。”

    乖乖,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刘元摇了摇头,走的越快了几分,接着小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是遇上疯子了,都多嘴说自家客栈名字。

    眼见追不上,赵长镜也便放弃了,站在原地看着刘元离去的背影,嘴里呢喃道:“天下第一客栈吗?”

    没了那烦人的男子,刘元思绪转的飞快,突然神情一动。

    他突然想到,如果那凶手真的在这常宁街内的话,几个捕快如此大张名目的检查过往路人,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顿住脚步站在长街中央,刘元眼神怔怔,嘴里喃喃道:“如果我是凶手,看见眼前景象,大概率的举动是蛰伏不出,小概率会冒险逃离,不好。”

    啪的一声轻响,背后一只手掌落在了刘元的肩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