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消息

    三人站在一楼的大堂内,刘元与三叔两人停止了小声的交流,刘元心里还在琢磨着事情。

    就听一声高呼,林捕头满面严肃的对着许娘说道。

    自被林捕头瞪了一眼之后,许娘老实了不少,再不敢造次,闻言老老实实的挪步上前嗫嚅道:“杏儿她自屋子里出来之后,那个神智就不太清醒,恐怕捕头大人您也问不出来什么,再扰了您的心情。”

    “不必多言,去叫来。”林捕头没理会,挥了挥手再次说道。

    既然林捕头坚持,许娘也没有办法,叫上两个龟公转身去找杏儿去了。

    没过多长时间,就听堂里传来一阵吵闹声,伴随着咿咿呀呀的声音。

    就见两个男子,瘦瘦矮矮的,连同许娘一起,连拖带拽的把一位面色苍白的姑娘拉了出来。

    女子眼神躲闪,一脸的惊恐,身子不住的往后缩着,嘴里喃喃低语:“不去,不去,不要”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清楚了,咿咿呀呀的只能听见几个清晰的字眼。

    身穿白色的小衣,外面又随便披了一件衣服,被拖的脚在地上滑着前进。

    “把她放开。”林捕头走上前去几步,凝视着许娘说道。

    “这个,大人,咱们一放开,这小蹄子就跑了。”左边那个龟公,脸上陪着笑说道。

    说到最后看着林捕头严厉的眼神,两人下意识的就松开了双手。

    没了束缚,杏儿并没有像说的那样往后跑,而是怯懦的站在原地,身子间歇杏的抖动着,微微低头眼睛看着地面,整个人像是一只受惊的鹌鹑。

    “别怕,来坐下。”林捕头换了语气,温和的说道,声音略带磁杏。

    然而杏儿却像是没听见一般,能看见她的嘴唇在颤动,好像是说着什么,却难以听清。

    林捕头伸手示意许娘扶着杏儿坐下,许娘上前扶住了杏儿的胳膊,一点一点的往前,在一张小圆桌前坐了下来。

    “别怕,抬起头来。”林捕头继续说道,让刘元以为林捕头只会这一句来安抚情绪失常的姑娘。

    奇了怪了的是,这话貌似十分管用,在林捕头缓慢的语速下,杏儿姑娘果真抬起了头来,眼神从怔怔惊恐,变的有些专注的认真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

    这大概就是声音好听的优势吧,刘元心里感叹道,像他自己的声音就比较普通。

    见成功了之后,林捕头挥手让许娘等人全部离开,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避免这些人刺激到眼前的姑娘。

    许娘是巴不得林捕头早点弄清楚事情,早些离开,转身就带着龟公,一群莺莺燕燕的走到了堂后去。

    虽然是晴川县内最红火的青楼,其实许娘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出了如此凶残的人命案子,想来一段时间以内都会门可罗雀。

    在他们走了之后,林捕头转头看见刘元和三叔还一脸不知趣的站在身后,轻轻咳嗽一声:“老刘,你带着小刘也暂时去外面等着吧。”

    离开?刘元心里是拒绝的,这个案子刚刚展开,极有可能得到线索的关键时刻,自己要被赶走?

    要不是与那个试炼任务有联系,他才不想留在这个地方,此时嘴上赶紧说道:“那个,林捕头我。”

    正打算找一个合适的借口留下来,却被三叔推推嚷嚷的带了出去,嘴上还说道:“行了,咱两快出去吧,你留在这又起不到丝毫作用,别碍事。”

    站在客栈的大门前,迎面吹来一股凉风,刘元扭头双目深深的看着三叔,心里那个气啊。

    “别看我了,你小子赶紧回去,这么凶残的人,杀人挖心的,你就不怕?”三叔说道。

    “不走,出了这么大的事,那凶手不抓住,我心不安,我客栈都没什么客人来了,回去也没用。”刘元摇了摇头。

    “说的你小子,留在这儿就有用了似的。”三叔一脸不屑的说道。

    “叔,你和林捕头的关系这么好,一会儿林捕头出来了,你帮我问问他都得到了些什么消息。”刘元装作没听见三叔的嘲讽,一脸讨好的说道。

    “哼哼。”三叔哼哼两声,空着的右手手指捏了捏。

    “好好好,一两。”刘元说道。

    “成交。”

    两人正说着话呢,背后的客栈大门处,走出两个捕快抬着死者的尸身,身上覆着白布迅速离去,想来会与上次的张牙儿一样暂时放在义庄。

    前后死的两个人,一个是米铺掌柜的儿子,一个是城内富商,二者从表面上看,没有丝毫的联系。

    让刘元很难推测出凶手的动机是啥,而且又不像是一般的杀人狂,为了杀人而杀人。

    不然凶手何必如此麻烦,街上巷子里有太多更方便他动手的地方,真是杀人狂的话,不可能只杀了富商而不对杏儿姑娘下手,所以这一点说不通。

    这也是官府迟迟没能破案的原因之一,搞不清楚凶手的目的。

    如果林捕头等人再没有什么进展,估计很快那些来自京城的高手就要出手了吧。

    想来这也是逼着林捕头病急乱投医,连他三叔的鬼把戏都找来了的原因之一,是的,他依旧信不过三叔说的那什么溯流光。

    张牙儿,富商罗飞阳,两人有什么联系呢,刘元蹲下身子,捏着眉心,心头计较着。

    二人一个好赌,在赌坊被杀,一个喜嫖,在青楼死去,赌场青楼刘元心头不断咀嚼着这两个词,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鸡鸣山几个字又跳进了他的脑海里。

    赶紧摇了摇头驱散了这个想法,好笑的想着自己怎么也被三叔影响了。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之后,身后响起脚步声,刘元与三叔同时转过头来,只见林捕头带着凝重的神色,从客栈内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三叔走上前去,直接问道。

    林捕头也毫不避讳的回答道:“情况不太好,那位杏儿姑娘神智不清,得到的内容太少,只是大概的推测出了一个死亡时间。”

    正在刘元失望的时候,却听林捕头继续说道:“但从红袖楼一位龟公的嘴里,倒是意外得知了一个有用的消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