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靠你了

    “诶,是我,是我啊,那啥,之前在仓澜赌坊的时候,我还见过你呢,你不记得了,不对,是你,你见过我。”刘元在那又说又跳的,还在自己脸上比划道:“你再看看,看仔细了,我,你不认识了?”

    这话倒不是刘元编的,先前被林捕头带着去仓澜赌坊的时候,他还真见过左边守门的这个捕快。

    只可惜,那位捕快一脸严肃摇了摇头道:“不认识。”刘元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不认识,怎么能不认识,我还记得你姓李是不是,赵钱孙李的李。”刘元一脸笃定的说道。

    “我姓赵,赵钱孙李的赵。”捕快小哥面无表情,眼神里却已经明显的透出几分不耐。

    话语说完,刘元有些尴尬的笑笑;“没事,姓啥不重要,你让我进去好不好,你先让我进去,我和你们林捕头很熟。”说着刘元跨步又要往里进,被两个捕快一挡给弹了回来。

    “再妨碍官府办案,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那捕快说着,锵然一声将腰刀拔出了一般说道,寒光闪闪。

    “吓唬谁呢。”刘元嘴唇喃喃,以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眼看从这里是进不去了,刘元慢慢悠悠的转过身去,绕到了红袖楼的另外一边,打算另辟蹊径,看看能不能找个墙角翻进去,或者有没有狗洞什么的。

    几乎每隔一段距离都有几个捕快在守着,那些人都防贼似的把自己看着,让刘元没有找到丝毫空隙。

    装作路人的样子又绕了半圈,刘元却看见一个人,一个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的人。

    “你小子不听劝,出来干嘛,还跑到这儿来了。”三叔手提白帆,走上前来皱着眉头训斥道,今儿左手没有挎着他的小桌凳了。

    “呵呵,这不是好奇嘛,青天白日的应该出不了啥事。”刘元摸了摸后脑勺,笑笑说道想要应付过去。

    “你小子。”三叔说着就来气一拳锤在了刘元的胸口,又说道:“仓澜赌坊死的那位,还有今儿红袖楼里那个,可都是白天死的。”

    “哎呀,对了三叔你怎么也走到这来了。”眼看着是混不过去了,刘元赶紧岔开话题问道。

    一说到这个,三叔才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似的,一拍额头提上白帆就往前走,边走边道:“你三叔我可是别人请来的。”说着话,步伐豪迈昂首挺胸。

    一身道袍飘飘,手提白帆的样子,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话语听在刘元的耳朵里却是眼睛一亮,扭身屁颠屁颠的跟在三叔身后。

    “三叔,你看你侄儿来都来了,你也带带我呗,见见世面。”

    “哼哼。”三叔走在前边,嘴里哼哼两声没言语。

    说话间,两人再次走到了红袖楼的正门口,三叔伸手抖了抖身上的道袍,一脸严肃的往里走去。

    “官府办案,闲佑人等后退。”还是那两位捕快,再次将三叔也拦在了外面。

    刘元在身后偷笑,小声说道:“三叔,看来你也不行啊。”

    “去通知你们林捕头,莫误了大事。”虽然被拒,但三叔仍旧是一脸淡定的开口说道,双目古井无波。

    眼前这道士如此笃定,那捕快有些吃不准,又打量了三叔一眼说道:“等着。”说罢往里走去。

    刘元在身后看的一脸佩服,他最服三叔的一点便是总能一本正经的装腔作势,而且还特别唬人。

    就在那位捕快走了之后,余下这位还对三叔笑笑说道:“道长您稍候。”一看就是位向道之人啊。

    过不多时,刚离开的捕快回来,还带着林捕头一起来到了门前,林捕头神色凝重,直接对着三叔说道:“之前忙忘了,没有通知他们,进来再说。”

    说着领着三叔就往里进,刘元快步跟上,那两捕快刚要拦,刘元抢着说道:“我,一起的,那是我三叔,林捕头林捕头。”

    “刘元?”林捕头此时才注意到,三叔回头说道:“让他一起进来吧。”林捕头挥了挥手,两个捕快这才放行。

    三人一同进了红袖楼的大门,只见往日热闹的地方,此时显得有些萧条和压抑。

    姑娘们穿戴的整整齐齐,与龟公老鸨站在一侧,皆垂首而立,不敢搔首弄姿。

    “嚯,连道士都找来了呢,林捕头你们衙门几日能够破案啊,我这还要做生意呢。”能开青楼的背后都有几分背景,许娘叉腰走上前来,声音有些尖酸的说道。

    往日三叔来青楼的时候,那都是换了一身打扮,此时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气质较之先前相去甚远,许娘自是认不出来。

    “站一边去,别吵吵。”林捕头转脸双目一瞪,许娘顿时话语一滞,闭上嘴巴站到了一旁。

    接着林捕头领着三叔去往二楼,刘元跟在身后,只听林捕头说道:“死者是咱们晴川县内有名的富商罗飞阳,年四十一岁,做的是食油买卖,死在红牌杏儿的房里。”

    说着,已经走到了二楼靠里的屋内,伸手一推道:“就是这间屋子。”说完三人跨步入内。

    “死在床上,没有发出任何动静,也可能是凶手事先将杏儿弄晕了,杀人的动静,没有惊醒她。”

    “第二日清晨的时候,一位叫陈图的龟公来叫门的时候,惊醒了杏儿,之后才发现了罗飞阳的尸体。”说话间三人掀开珠帘,来到了床边。

    罗飞阳的尸身依旧躺在床上,床被上的血液已经干枯,依旧散发着腥味。

    入目就是罗飞阳与那日张牙儿一模一样的死状,心口破开一个大洞,看上去渗人可怖。

    “屋子的大门是反锁的,凶手应该是杀人之后,从窗户离开。”林捕头说着又指了下侧面的窗户,走过去看着窗台又道:“没有发现丝毫的痕迹,窗户下正对着的就是街道,我们的人在第一时间内封锁此楼,也问了清晨离开的嫖客还有路人,暂时还没有收获。”

    “清晨人烟稀少,不像上次赌坊内热闹混乱的情况,也许有人看见了凶手的行踪。”刘元轻声说道。

    “是的,我也是这个想法。”林捕头冲刘元微微颔首,之后双目看着三叔说道:“接下来要麻烦你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