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止步

    “出大事了。”雷小小一脸凝重的说道,说着就往里走去,在长桌边坐下。

    “出什么事了,你向县令大人请求的调兵,可应允了?”刘元坐下后看着雷小小,有些急切的问道,毕竟鸡鸣山这几个字,可是关系到他的试炼任务。

    “本来是应允了”

    雷小小话说到这儿,刘元就知道必定有转折,只听雷小小继续道:“可后来又出事了。”

    “前几日在仓澜赌坊内杀死那位男子的凶手,在红袖楼里又出现了。”雷小小叹息一声。

    “你怎么知道就是那位凶手?”郑东西疑惑问道。

    “捕快来禀报的时候,我就坐在一旁,亲耳听到他说,死者心口破开一个大洞,鲜血淋漓肠子血管什么的纤毫毕现,如此粗鲁凶残的手段,必定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雷小小嘴里这样说着,难掩神色上的惊慌情绪。

    话语说到最后,整个大堂内呼吸可闻,他们都没有想到那人如此凶残,连环作案,毫不手软。

    如此穷凶极恶的手段,除了之前还没禁武时,有一些邪魔妖道以外,都罕见。

    “然后呢,我爹呢,他怎么说。”李兰心神情凝重,义愤填膺的说道,她本就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此时已是恨不得手刃此僚。

    “县令大人他最后调兵的请令还是发出去了,不过最后去鸡鸣山附近查看的可能只有一部分兵马,余下的需要满城戒严,搜寻此人的踪迹。”

    雷小小说着端起桌上的茶碗润了润嗓子,才继续说道:“万安镖局此次也是大事,我让县令大人在信中向郡城请兵了。”

    “还有之前为了那逃跑的七星洞高手一事,晴川县内本来就藏的有不少京中来的高手,只是迟迟不见那人踪迹,血洞一案影响又太过恶劣,可能那些人也要出手了。”雷小小从进门之后,一双眉头就深深的蹙着,她在思考这几起事件中有没有什么联系。

    像这种一看就非一般人所为的事情,可能也的确是需要那些人出手才行了。

    “难怪我看街上的人都行色匆匆的,想来是红袖楼的事情已经传开了。”郑东西此时说道。

    “真真是畜生!”李兰心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心头还有一句想说而不敢说的话,那便是若换做几年前,像这种恶魔早就被各路江湖大侠给收拾了。

    侠以武犯禁,可犯禁的最终结果,都是解决了官府解决不了的问题。

    那个人才与高手辈出的时代,虽然乱是乱了一点,可江湖自有他自己的规矩,如今这人不知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完全摸不着头脑。

    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便是神消失了,世间的鬼还在游荡,大小姐的心头愤慨不已。

    魏武帝马踏天下一事,是错是对,唯有时间能够评判。

    “嘶”李大小姐突然甩了甩右手。

    “你怎么了?”郑东西问道。

    “呵呵,刚才那个拍了下桌子,手痛。”李兰心脸蛋儿红红的说道。

    “就你这样,还想着手刃凶手呢。”刘元一脸好笑的又道:“其心可嘉。”

    “要你管。”李兰心翻了个白眼,又看着雷小小道:“那个雷姑娘,这红袖楼是什么地方?在哪儿呢?官府的人现在都过去了吗?”

    闻言雷小小却是一脸古怪的看着李兰心,心想这大小姐还真是养在深闺,这种地方都不知道的吗,开口刚要说话却是被刘元抢先说道:“我说我的大小姐哟,你打听这个地方干嘛,这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一听李兰心说话,刘元就知道她是想干嘛。

    准是大小姐的正义感又发了,想去红袖楼看看,这还了得,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他刘元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因此赶紧打住。

    “有什么地方,是本大小姐不能去的?”李兰心不服气的说道,一张小圆脸气鼓鼓的,显得愈发娇憨了些,完全没有杀伤力啊。

    “那是一座青楼。”雷小小直言道。

    “青楼?”

    “对,青楼,就是男人去的那种地方,你明白了吧?”郑东西补充说道。

    李兰心总算是听明白了,轻呸一声,不再多问。

    然而刘元却是把这事听在了心里,当日在赌坊内,看见那具死尸的时候,吊坠才震动了一下,提示自己接受了试炼任务。

    所以试炼任务,必定与此事有关,他不得不上心。

    待雷小小去后院看她哥和七叔的时候,刘元站起身来说道:“后厨的门我锁了,你们谁也不要去,客栈就交给你们两个看着呢,本掌柜的要出去一趟。好在今儿没客人来,你两也应付的来。”

    “掌柜的,你要去哪,该不会是要去那青楼吧。”李兰心好奇问道。

    “这你不用知道,留在客栈别捣乱。”说罢转脸又看着郑东西道:“李大小姐我就交给你了,你可得给我看严点。”

    “嘁,谁稀罕知道你想去哪似的,还不是担心你最近脑子有点问题,出去别被人骗了。”李兰心小声嘀咕道,依旧清晰的传进了刘元的耳朵里,他怀疑这妮子是故意的,也只得当做没听见出门而去。

    离开客栈之后,刘元站在长街当中,左右看了看,凭借着一点小时候跟着三叔混的记忆,他依稀还能记得红袖楼在哪个方向。

    要说别的地方,这么多年没回来了,刘元可能不知道,但这红袖楼他还是清楚的,开了这么多年了,依旧屹立不倒。

    可能别人都想不到,三叔那个老流氓会在他七岁的时候,就带着去了红袖楼,刘元心头想着摇了摇头往东南方走去。

    一路上的确看见不少的行人,都如郑东西说的那般,脸色难看,就连平时热闹的红鹰街上的小摊贩都少了不少。

    连着死了两个人,还都是如此凶残的死法,影响太过恶劣,城就这么大一点,老百姓们如此表现也是可以想见的。

    没过多久,转过一条街道之后,刘元就站到了红袖楼的门前,此时却已经被捕快给围了起来,刘元刚要上前就被拦了下来。

    “官府办案,闲佑人等止步。”两个捕快伸手一挡,双臂交叉起来,将刘元给拦在了外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