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 没人来

    闻言李兰心苦着脸,一摔抹布,转过身来,她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开眼,敢在这个时候来吃饭。

    才看见门口站着的是一位生面孔,倒也不能全然算是生面孔,依稀记得此人之前来吃过一次饭,貌似是没有吃到七香水煮鱼还有些郁郁。

    李大小姐的记忆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来人唤作肖让,正是前几日刘元当着客人的面,立下一天只卖三份水煮鱼的规矩时来过的。

    “刘掌柜的好啊,不知可还记得在下。”肖让嘴里说道,走上前来面上是笑模样。

    可不管怎么看,刘元都觉得眼前这位食客的笑,让他有些不舒服。

    “记得,自然记得,今儿您是第一位来的,可是要吃七香水煮鱼吗?”刘元在长桌一侧站定说道。

    “正是。”肖让摇头晃脑的用力说道。

    “有的,您稍候。”刘元说完就走去了后厨,心里有几分忐忑和担忧,生意不能越来越差啊,那样不仅没有银子不说,连满意值也收获不了。

    大堂内留下李兰心和郑东西两人,今儿只有这一位客人,两人轮番伺候,端茶递水热毛巾,就差没问问要不要捏捏肩拿拿腿了。

    肖让抿了一口茶水,与李兰心闲聊起来,状若随意的问了一句:“你们掌柜的听说是练过的啊?”

    “练过?”李兰心疑惑的皱眉,这年头谁敢说自己是练过的,犯朝廷的忌讳。

    “哦,不是,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他看起来好像是”说着肖让还举起手臂,比划了两下笑笑。

    李兰心啊的一声,瞬间明白了肖让的意思说道:“嗨,那你看错了,我们掌柜的是个三脚猫,上次店里来了个小毛贼都应付不来,还让跑了,说不准还没本姑娘厉害呢。”

    说罢还颇有几分得意洋洋的抬起了手臂,别说,李兰心其实真把自己之前在宅院里习的那套武功当一回事了,一直以为自己多厉害来着。

    “呵呵,这样吗。”肖让随口说道,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隐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

    却说刘元来到了后厨,发现大门上的铁锁依旧是完好,还好那人没发了疯把锁给我撬了。

    心里这般想着,开锁把门推开,又在池子里勾起一条大肥鱼,开始忙活起来。

    一边做着饭,刘元心里一边想着那道滑蛋豆腐得多好吃啊,可惜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去将食谱看完。

    现在做这七香水煮鱼,刘元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三两下的杀了鱼炒了料,然后下锅,随着一阵沁人心脾的香气飘出,起锅盛碗。

    呼喊一声,让郑东西端菜出去,自己出了厨房之后又再次将木门给锁了起来。

    大堂内,只有肖让一人吃饭,余下三个人都把他看着,他倒是也吃的开心,丝毫不觉得尴尬,一边吃嘴里还不忘了夸奖。

    这七香水煮鱼的味道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抵挡的,李兰心咕咚咽了下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碗说道:“你吃的完吗?”

    若不是这人来了,现在这份水煮鱼应该摆在她的面前。

    “那肯定是吃的完啊。”肖让一边说着,又端起碗囫囵一下喝了口汤。

    “你要是吃不完,那啥”李兰心就像是没听到一般,然而话没说完就被刘元拉走了:“行了,别给我丢人了。”

    令刘元苦笑不得,这好端端的一个大小姐,怎么就被七香水煮鱼折磨成这般模样了。

    过不多时,肖让吃饱喝足揉着肚子就出去了,李兰心眼睁睁的看着,那碗里是一点都不剩了,一脸嫌弃的说道:“什么人呐这是,多少年没吃过好东西了。”郑东西露出一脸古怪的表情。

    眼看着午时就快过了,今儿中午就来了这么一个人,刘元有些郁闷。

    如今整个大堂内就只有他们三个人,赵大夫先前也出门了,说是回家准备点药有备无患。

    那位肖让离开了客栈之后,没走出多远,就被拐角处巷子口里伸出的一只手给拉了进去。

    “我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吴二躲在巷子里的阴影下,双目看着肖让说道。

    “放心吧,嗝,老大,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我去了两次,他们绝对不会疑心。”肖让打着嗝,嬉笑着说道。

    吴二可算是晴川县内的混混头子,手底下自然有几个虾兵蟹将。

    “行了那就好,去吧。”吴二挥挥手自己也打算离开,刚说完又想起了一件事说道:“对了,花了多少钱?”

    “一两银子,嗝。”肖让竖起一根手指。

    “什么一两银子,我他娘的是让你去打听消息的,你给老子花了这么多钱,这么多钱,这么多钱!”吴二每说一句话,就劈手打肖让脑袋一下。

    肖让一边缩头缩脑的躲,嘴里一边说道:“不是大哥,你听我说,那家客栈的水煮鱼,是真他娘的好吃啊,真的香啊。”

    “我让你香,让你香,让你香”

    这两人在这巷子里你来我往,天下第一客栈内,刘元三人你看我我看看你,相顾无言。

    “你说今儿这是怎么了,咱们想想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没客人来了。”刘元轻声说道。

    “我看街上的行人也不多,脸上的神色也不对,一个两个的这样也就算了,我看见的十个八个皆是如此,莫不是今天又出什么事了?”郑东西走过来在刘元对面坐下说道。

    “恩,有可能,难道是那血腥杀手的原因,导致老百姓都不敢出门了?”刘元想想说道,血腥杀手自然指的是那位杀了张牙儿的凶手。

    自从张员外看见了自己儿子的尸体之后,隔壁米铺的门就再也没有开过,刘元也不知张员外去了哪里。

    三人正说着话呢,刘元眼神一亮,看见雷小小从大门正对着的长街走来,想是有了结果了,刘元站起身来就迎了上去,希望听到一个好消息。

    然而当刘元看清雷小小脸色的时候,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果不其然下一刻雷小小开口就道:“出大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