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再出事端

    先是听见屋子里恩宁一声,陈图脸上一喜,正打算接着再问一句老爷走了吗,下一刻刺耳的尖叫声就入耳而来。

    声音之刺耳,连腔调都变了,陈图差点都没听出来这是杏儿姑娘的声音。

    一楼大堂内的所有龟公都抬起头来,神色疑惑的看着楼上的那见屋子,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清早的,谁啊!谁在吵吵个啥啊?”二楼一水的姑娘,身披轻纱推开自家的屋门走了出来,神色烦躁的说道,任谁忙碌了一晚上,大清早的被吵醒,都没个好脾气。

    “我听的好像是杏儿的房。”对面屋里一个姑娘站在门口说道。

    “嚯,杏儿,这屋里有人的姐姐就是不一样啊,一大早的这是在示威呢还是怎的,可怜呐,咱们这些独守空房的人。”

    一位脸面消瘦的姑娘,阴阳怪气的说着,还伸手摆弄了一下自己发髻上的簪子,搔首弄姿的模样也不知做给谁看。

    “陈图,进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啥?”一位长相秀丽的女子,面上严肃的说道。

    此人想来地位不会低于杏儿,也是一位红牌,只见陈图面上有些为难迟疑之色,指了指身前的屋门:“这个,我,这样进去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如姐让你进去,你就去。”之前那位搔首弄姿的女子眉头一挑又说道。

    听得莺莺燕燕在那儿叽叽喳喳的,陈图也是烦躁,皱了皱眉开口问道:“杏儿姑娘,屋里是什么情况,你说个话,不说话我可进来了啊。”

    停顿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屋里没有丝毫动静。陈图一咬牙,双手推门,却是被弹了回来,门从里面给反锁上了。

    过不多时,大堂内又响起一个声音:“给我把门撞开,陈图,我倒要看看这小蹄子在作的什么妖。”

    一位半老徐娘,披散着头发,站在堂内伸出一根食指指着陈图道,正是客栈老鸨许娘。

    听见许娘都这样说了,陈图如聆圣旨,抱着膀子往那门框上用力一撞,没开。

    又连撞了三四下,只听砰的一声,木门应声而开,门框都撞裂了,门内的插销被弹飞,陈图踉跄几步走进了屋内。

    先是闻到一股极淡的脂粉香气,下一刻就被腥甜的气味给冲淡了,陈图贼头贼脑的缩了缩脑袋,屋内一应摆设都原位不动,好像没什么状况啊。

    脑子里思量了两下,没有第一时间想到这腥甜的气味是啥,挪动脚步往里走着,嘴上说道:“杏儿姑娘,老爷走了吗?”

    说话间走到了朦胧的珠帘前,伸手一掀走了进去,眼前一张雕花大木床,床上铺着蚕丝锦被。

    一位脸颊略肥的中年男子躺在床边靠外,面庞毫无血色,被子耷拉到一边,露出的上半身裸露着,猩红的颜色夺目刺眼。

    中年男子心口破开一个大洞,中空,甚至能够透过肉体直接看到床垫。

    噗通一声,陈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微微颤抖,双脚在地上滑着倒退,嘴唇哆嗦着想说什么,一直没秃噜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本来准备着进来会看到一副香艳画面的,谁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差点儿没吓的屎尿横流。

    “不不是不是我我干的。”一位脸庞俏丽,身裹白色小衣的女子,抱着双膝窝在床里角落,双目无神,嘴里念叨着,脑袋还往左一抽一抽的,像是疯掉。

    “死人了啊!!!”陈图手脚并用的爬了半天,终于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整座红袖楼都沸腾了

    刘元一手拎着菜,推开厨房的木门之后,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昨夜放在小方桌上的木罐,依旧原位不动的立在那儿,心里顿时轻松不少。

    将手中的菜,搁在灶台的一边,刘元走到小方桌边,拿起桌上的木罐,发现封紧的盖子,没有打开过的痕迹,后怕的啵了一下木罐:“我的宝贝啊,真是吓死我了。”

    说罢抱着罐子走到了灶台边,也不出去了,直接就在这儿开始处理食材,待到正午的时候,就需要开始‘火’酿了。

    没过多久,当所有的食材都处理完了之后,已经接近了正午时分,刘元在木罐的外边包上了厚厚的一层红泥。

    又从厨房里找来了柴火,扔进了灶台下边的火堆里,带木材燃至灰烬之后,刘元将包好了的木罐扔进了火灰里面给埋了起来。

    虽然心里疑惑好奇,但那八果珍酒上描述的‘火’酿法就是这样,他也只得照做。

    拍了拍手,刘元从灶台下爬了出来,所有都处理完了后,刘元眼珠一动。

    将厨房内搜寻了一遍,发现没有丝毫异常之后,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将厨房的门关上还不够,又上了锁,可不能让木罐出丝毫的差池。

    走到大堂后,发现李兰心和郑东西坐在桌边,在嘀咕着什么,等他走近了之后,两人又好整以暇的分开坐好。

    “去,别玩了,东西去门口看看是不是要来客人了。”刘元伸手一指门口说道。

    闻言郑东西老老实实的走了过去,站在了门槛前。

    百无聊奈的张望着,却看今儿路上的老百姓们都行色匆匆的,脸上皆是慌张的情绪,同时眼神还警惕的看着四周,竟一个闲聊的人都没瞧见。

    等了约莫有小半个时辰了,门口依旧是什么客人也没有。

    “不对啊,今儿真是奇怪了,按理说往日这个时候,就算别的客人没有,王大善人也该来了啊,难不成是七香水煮鱼吃腻歪了?”刘元摸着下巴说道。

    “那可不,说不准你那七香水煮鱼闻着香,吃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呢。”其实李兰心倒是忘了,她第一天身着夜行衣来这客栈的时候,是吃过这道菜的。

    只是那时候刘元对这道菜的体会还不深,而李大小姐吃的又是加了黯然销魂散的,吃完就晕了,所以也没能留下多少印象。

    “嘿,今儿中午要是一个客人都没有,我就让你尝尝本掌柜的手艺!”刘元刚说到这,李兰心面上一喜,正要说话,只听门口的郑东西道:“客官您里边请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